有声小说

首页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字:
关灯 护眼

第 204 章 握手

        说着,司雷抓着赫斯塔的手,把她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而后司雷从另一侧上车,向窗外两人看去。

        “雨这么大,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辛苦了。”

        “好吧……这是我们的电话,如果你过程中需要帮助,  或者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请联系我们。”

        司雷接过名片,而后踩下油门,很快扬长而去。

        车驶过两个街口,司雷往旁边看了一眼,优莱卡湿漉漉地蜷在位置上,  像一个失去了意识的酒鬼。

        “优莱卡,把安全带系好。”

        过了好几秒,赫斯塔开始抬手拉安全带。

        “我在来的路上认出了水银针工作站的车,  我一下就想到,这个天气、这个时间,她们还在出勤,那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于是我就跟过来了——你说巧不巧?”

        赫斯塔没有应声。

        “你现在住在哪里?”

        车内寂静一片。

        趁着一个红灯,司雷从后视镜里观察赫斯塔的反应——这个前天还好端端的姑娘现在看起来死气沉沉,她的眼睛就像此刻谭伊的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点光亮。

        “你还好吗,这两天?”司雷问。

        赫斯塔依然沉默。

        “我今天早上听维克多利娅讲了一点牧羊人那边的情况,他也和你一样,很不好。我猜应该是在为维尔福的事感到自责吧,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公爵,  才导致了阿尔薇拉的死。

        “……你也是吗,优莱卡?”

        司雷望着前路。

        “维克多利娅说现在牧羊人已经被送进了医院,也被严格控制了——就因为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不稳定。虽然我知道这是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量,但说真的,你们水银针内部的规矩有时候实在有点不近人情……”

        司雷又往旁边看了一眼——赫斯塔已经闭上了眼睛。

        ……睡着了吗。

        绿灯亮起,汽车发动,司雷叹了口气,将车开向自己的公寓。

        ……

        半小时后。

        “往……这边。”司雷扶着赫斯塔的腰,晃晃悠悠地带着她往电梯方向走,“天哪你这两天到底都干了什么……”

        电梯平稳上升,司雷暂时松了口气,她忽然意识到,单独把优莱卡带回自己家休息可能是个错误,正如那两个水银针工作站的安防所说,优莱卡的状态很不好——比起找个地方睡一觉,她现在可能更需要一个医生。

        司雷拿出手机,翻出维克多利娅的号码。

        她的指尖几乎已经要按下拨号,但司雷仍然犹豫了——她知道水银针内部有一套近乎严苛的规则,尽管她并不清楚详情,但从早上维克多利娅的口吻和反应来看,接下来,牧羊人可能会面临一些麻烦。

        电停叮了一声,  她的楼层到了。

        司雷再次把手机放回口袋,  专心把赫斯塔扛回家。就在她推开家门,低头换鞋的空档,一直站也站不稳的优莱卡突然直起腰,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

        “优、优莱——”

        司雷抓起一旁的鞋套,试图阻止优莱卡的行动,但已经迟了——优莱卡穿着湿呼呼的鞋踩过客厅的浅驼色地毯,每一脚,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清晰的鞋印。

        “你等等!”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优莱卡坐在了客厅中央的米白色沙发上。雨水从她的头发、衣摆、裤脚滴滴答答地落下,司雷的手还悬在半空中。

        不远处,赫斯塔茫然地向司雷抬头。

        “算了……没事。”

        司雷换了双拖鞋——她突然想起来这也不是她自己的公寓,保洁也轮不到她来搞。

        “你先把湿衣服脱了吧……吃饭了吗?”

        “……有水吗?”

        “有,有的。”

        司雷点头,她去了趟厨房,从保温壶里倒了杯热水。

        赫斯塔接过杯子,她的手掌紧紧贴着暖和的杯壁。

        热水落进胃里,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困倦——这个地方温暖,安静,像一处可以暂憩巢穴。

        司雷又去厨房待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两盘刚从微波炉里出来的速食千层面。

        “过来吃点东西。”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在方桌两侧坐下,司雷吃了两口,发现对面的赫斯塔并没有动叉子,于是她也放下了手里的餐具,轻声道:“这种事是会发生的,我知道,碰上了会很难受……”

        司雷讲起自己的过去,企图用自己类似的经历体会来安慰眼前的姑娘,但优莱卡的眼睛始终看着餐盘前方,直到司雷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优莱卡的神情才有了一点短暂的变化。

        于是司雷住了口——她又一次意识到,在安慰人这件事上,她确实没什么天赋。

        赫斯塔慢慢推开了面前的餐盘,“您可以……过来一下吗。”

        司雷站起身,“怎么了?”

        赫斯塔向着司雷伸出了左手,而后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掌。

        “……我,太累了。”赫斯塔低声开口,她俯下身,将额头贴在司雷的手背上,“你能不能,一直握着我的手……”

        司雷眉头一皱,她摸着优莱卡的额头——也许是因为雨水的关系,她此前并没有觉察到赫斯塔异常的体温。

        “你在发烧?”

        赫斯塔只是摇着头,“我想……睡一觉。”

        “好好,我们别在这儿睡,好吗,也别穿着湿衣服睡,你起来,至少到卧室去——”

        司雷连哄带拽地把优莱卡从椅子上捞起来,等进了卧室,她又费了好半天劲,才勉强脱下了优莱卡右手的袖子。

        司雷累得一身是汗,她停下来,在床头坐了一会儿。就这么片刻的功夫,优莱卡已经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沉入了睡眠——但即便如此,她依然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每当司雷试图将手暂时抽开,优莱卡总是会攥得更紧。

        “你这也睡得太快了……”司雷艰难地把赫斯塔的另一只胳膊抬起来,“澡不洗就算了,穿脏衣服睡觉……绝对不行,优莱卡,你稍微抬下脖子——”

        随着她的动作,一团海藻似的东西从床上滚落,掉在司雷的脚边。

        司雷一怔,俯身拾捡——是顶假发。

        她的目光慢慢从地面移向床头。

        睡梦中的优莱卡表情依然痛苦,同样刺眼的,还有她标志性的发色。

        ——独属于赫斯塔人的,火焰般的红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