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字:
关灯 护眼

第 205 章 倒戈

        司雷还没来得及联想,就发现假发的底网上还带着新鲜的血迹,她立刻循着痕迹找到了赫斯塔脑后的伤口。那里的血已经止住了,但伤口肿得很高,明显是被人用重物击打过。

        几条血线顺着优莱卡的后颈一路往下走,刚才穿着外套看不出来,一种可怕的担忧突然闯进司雷脑海——优莱卡的嗜睡到底是因为她累了,还是因为有脑出血……

        “优莱卡,别睡……先告诉我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赫斯塔并没有睁开眼睛,但眉头皱得更深了。

        司雷忽然有些慌神——看来那两个工作站水银针说得没错,优莱卡现在这种状况,不立刻送医根本不行。如果就因为自己临时起意,让优莱卡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

        司雷不敢再想,只是才一起身,她就再次被优莱卡紧紧拉住。

        “别走……”

        “不走,我就打个电话。”

        “……有虫子,在咬我。”

        “虫子?”司雷一怔,“什么虫子?”

        “很多……一直在咬我……不要走。”

        优莱卡的声音断断续续,起初还能听清几个词,到后面就完全成了无意义的呢喃,司雷一边安抚着,一边拨通了维克多利娅的号码。

        窗外雨声嘈嘈,电话里杂音很多,单调的嘟声连续响了好几声,依然无人接听。

        司雷看了眼屏幕的信号格——这间卧室平时信号就不好,这会儿也一样,还是得到客厅去打。

        司雷俯身,轻声道,“优莱卡,你把我的手抓疼了,稍微松一下好吗?”

        刚才还像铁箍似的的手指这会稍稍松开了一些,恰好就在这时,手机里传来维克多利娅的声音,“喂。”

        “喂,维克多利娅,我是司雷,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我刚在路上碰到了水银针工作站的两个安防和优莱卡……”

        “喂?”电话另一头,维克多利娅的声音时断时连,“是司雷吗?”

        “对——”司雷再次起身往外走,“能听到吗?”

        在跨过卧室门的瞬间,电话里的杂音忽然消失。

        “能听到了,你找我什么事,我刚才一句都没听清。”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

        司雷话音未落,身后便传来一声“咚”的闷响,她回过头,就看见优莱卡翻身摔下了床。

        便就在这一刻,司雷愣住了——她清楚地看见趴在地上的优莱卡左背的位置渗出了血,大概就在肩胛骨下方。

        “喂?怎么又没声音了,”维克多利娅的声音传来,“是什么重要的事?司雷?”

        司雷没有说话。

        她缓缓走到优莱卡身旁,拿起床头柜上的剪刀,沿着血痕的边沿剪开了她的衣服。

        一时间,司雷的心跳几乎凝固。

        窗外一道闪电划过,冷白色的光掠过狭窄的屋舍,将她的脸映成阴阳两色。

        “司雷,能听到吗?”

        “……能。”

        维克多利娅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语气中显然满怀期待:“怎么了,你那边信号好像不太好啊?又找到什么新线索了吗?”

        “呃……我,我发现……”司雷低下头,另一只手撑住了前额,“我发现我报销代码的那张说明书好像弄丢了,你那儿有电子版的吗?”

        “你怎么了?”维克多利娅有些怀疑,“说明书当然有,我现在就可以转到你邮箱……但这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吧?”

        司雷睁开眼睛,“抱歉,我是说……我这边的案件报告,可能没法按预期时间给你了。”

        “为什么?”

        “我……我家里出了一点事,我需要把截止时间往后移两天。”

        电话另一头传来维克多利娅的一声轻笑,“那没什么,延迟两天完全没问题,你需要其他帮助吗?”

        “不了,应该不需要,如果……如果我碰上了什么难题,我会让你知道的。”

        “好。”

        放下电话,司雷忽然感到一阵虚脱般的疲惫。

        她在离赫斯塔大约三四步的位置坐着——以往那些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忽然间都有了答案,那些时而矛盾时而串联的细枝末节,也终于在此刻全部有了恰如其分的位置。

        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复杂,司雷说不清是挫败更多还是恍悟更多,在这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实在发生了太多事,也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些不可磨灭的印记。一些画面和声音如同遥远的伴奏,在她脑海中浮现——

        「抵抗一切不幸的通用之法,你知道是什么吗?你不必对旁人抱有什么同情,亦不必期待这世界有什么改变,相反,你只需要将犯错的人绳之以法,或者找个替罪羊来受罚……那么当正义得到了伸张之后,人们就会重新变得安全。」

        司雷揪着自己的头发,握紧了手。

        「在拷问是否遵循了某样原则之前,至少得先看看这个原则是由谁制定、由谁裁决、以及在实际操作中又是被怎样执行的……」

        斯黛拉那双总是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就在眼前,司雷闭上眼睛,又想起了阿蕾克托的故事与罗昂宫里的阴森角落。

        那些折断的白骨,密室里鲁米诺反应的强烈蓝光,在金乌宫外痛哭的女人,还有在黄昏中摆在废墟之外的金栀花海……

        斯黛拉微笑着,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转头看过来。

        「当人们相信一个故事,故事所描绘的秩序就会延续下去。」

        司雷喉咙微动。

        几分钟后,她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在几声等待音之后,千叶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响起。

        “喂?”

        “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不太方便,我两分钟以后要登机了——明天我在第十区还有任务,是出了什么事你长话短说吧,我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简·赫斯塔现在在我这儿,她的状况很不好,头部受了伤,最好马上送医检查。”

        电话另一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千叶带着怀疑的口吻再次开口。

        “……不好意思?你说谁在你那里?”

        “简·赫斯塔,你的被监护人,”司雷低声道,“还是说,你希望我继续喊她‘优莱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