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字:
关灯 护眼

第 206 章 诊断

        一周以后,艾娃在她的病房里再次听日蚀讲述了这一切。

        病床上的艾娃平静地聆听,尽管她的身体正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消瘦下去,但她的精神却好像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这件事是我判断失误,我必须要承担主要责任……在中央车站没有见到赫斯塔的那天晚上,我就该主动留在谭伊把事情搞清楚,而不是按照原先的计划来见你。

        “赫斯塔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她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躯体化症状,目前被收治在谭伊的预备役基地的地下医院,可能很快会向核心城转移。

        “这件事的主要风险在赫斯塔左肩的伤。如果维克多利娅小队的任何一个成员去探望了她,或是从任何地方,任何渠道听说了这一点,那么她们势必会起疑。

        “我想,接下来我可能需要——”

        “确实很惊险,”艾娃轻声打断了她的话,“接下来的事你不用再管,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你完成得,很好。”

        “……你确定吗?”

        “确定,都交给千叶吧,让她去善后……她知道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

        “好的,”日蚀顿了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艾娃。”

        “当然。”

        “为什么你完全不惊讶?你确实没有感到惊讶,对吗。”日蚀望着艾娃的表情,“你早就猜到会有这样一天?”

        艾娃低低地笑了一声,“那倒没有。”

        “那是因为?”

        “因为这样的事……根本不新鲜,”老人轻声道,“你听过阿蕾克托的故事吗?”

        日蚀不解,“我听过,但……”

        “年轻的阿蕾克托机智、骁勇,在与厄拜的……数度交锋中,几乎没有败绩。即便对手强大、数量众多,她也总是能……找到克敌之法,直到,厄拜换上她母亲与姐姐的衣服……阿蕾克托立刻就被捉住了……”

        讲到这里,艾娃停了下咳了几声,日蚀坐在旁边等了一会儿,但艾娃的讲述似乎已经结束了。

        “我没有听懂,艾娃。”

        “回去让安娜解释给你听……她喜欢研究这些东西,能讲得比我更清楚……”

        “你累了吗?”

        “有一点。”

        “那我们来讲今天的第二件事吧,关于接下来的手术。”

        “……有什么新消息?”

        “没有新消息,但一切都已经按计划安排好了,”日蚀道,“对外,这次手术是肺叶切除,实际上我们会摘下你的大脑,并对外宣布手术失败,你当场死亡。

        “如果一切顺利,手术结束后的第六个小时,我们会降落在十五区,而你会在那里开始意识上传。”

        “手术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

        “安娜说你来定,但日期最好不要超出这个十二月。”

        “好。”艾娃轻轻舒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安娜让我提醒你,这应该是我们在宜居地里的最后一次谈话,你还有什么事需要让我去做吗?”

        “没有了,”艾娃闭上眼睛,“替我向她问好。”

        ……

        基地的医院里,千叶坐在赫斯塔的病房外,一行一行地细读她的病例和体检数据。瓦伦蒂站在千叶身旁,有些不安地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千叶随手把病例丢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就是,赫斯塔现在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

        “什么叫没有大问题……”千叶抬起头,“她现在每天都不吃不喝不动,谁来了都不说话,像块木头一样在床上一躺躺一天——这叫没有大问题!?”

        “你冷静一下,真崎……‘没什么大问题’是检查的结果,它是一个客观判断,因为赫斯塔身上有一些外伤,但现在看起来那些伤口都在愈合——她很年轻,伤口恢复得很快。

        “我没有参与这次针对赫斯塔的治疗,但我找医生问了详情。”

        瓦伦蒂在千叶旁边坐了下来,她将病例翻回了前两页。

        “除了一些利器留下的创口,我们在赫斯塔身上发现了大量挠痕,结合主诉,病人一直觉得有虫子在咬她,她的指甲里也全是自己的血和皮肤组织。但是,赫斯塔没有皮肤病,在检查后也没有发现神经系统的病变——这种疼痛应该是心因性的。

        “不吃不喝不动是从前天开始的。因为赫斯塔过去没有抑郁症病史,我们推测是心因性木僵,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严重的应激反应。不过,她的表现也不典型,因为,她虽然对外界的一般刺激没有反应,但只要耐心询问,她还是给出一些简短的回答。此外,她也没有出现无法吞咽唾液或大小便潴留的情况——这说明她的意识仍然是清楚的。

        “目前,医生倾向于给出的诊断是‘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个诊断也参考了迦尔文那边的情况,他有类似问题,但症状比赫斯塔轻一些。从发作时间来看,两人应该都是受到了阿尔薇拉自杀的刺激……

        “往好的方面想,短暂性精神障碍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的,只要远离刺激源好好静养,当然我们也会视情况给予一些药物治疗——”

        “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吗?短时间是多久?”

        “……没有人能做这种保证,真崎。”

        “那如果她一直这样下去呢?”

        “如果症状一直持续下去……”瓦伦蒂皱紧眉头,“我不知道,真崎,病程随时可能变化,如果这些症状始终没有好转,持续超过了六个月……那诊断可能会往精神分裂或者其他相关疾病上靠。”

        “好治吗?”

        “……要看情况,有些疾病预后很好,有些只能终身以药物控制,”瓦伦蒂目光微垂,“拿精神分裂来说,如果一直坚持服药,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可以恢复到正常生活水平,剩下的会间歇性复发或陷入持续的功能障碍。”

        “什么算‘正常生活水平’?还能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吗?”

        “当然不可能完全恢复,但……生活上可以自理。你不要太紧张,这些事情可能根本不会发生,我们现在还需要观察……”

        “观察什么?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干坐着——”

        “千叶,”瓦伦蒂认真望着她,“不是什么都不做,你首先需要保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