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这一世我是阿飘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章 第N次重生

        “七杀”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黑水队员杀死之后,继续向前冲去,却见到有一个黑水队员,正迎着自己冲了过来。

        他身形一闪,就从这家伙的身边掠过,并且顺手一巴掌,将这家伙的脑袋给拍得粉碎。

        这个黑水队员的脑瓜就好像西瓜一样,“砰”的一下四分五裂,红白相间的液体迸射而出,然后尸体倒在地上,以一个古怪而又丑陋的姿势抽搐着,双脚将地面蹬出两个大坑。

        “七杀”在黑水队员之中所向披靡,犹如浴血杀神一般。

        已经退到远处的金发中年,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由得微微点头,:“果然不愧为排名第一的“七杀”,可惜……毁灭吧!”

        在万米高空之上,一架客机正经过这里,驾驶舱内的机长,却突然间一脸惊恐的发现,面前的仪表盘迅速的旋转起来,然后整个飞机不受控制,一头向下栽去。

        “七杀”一拳将一名黑水队员的心脏处,从前胸到后背打了一个对穿,却突然间停止了对于黑水队员的杀戮,抬头望向天空。

        “念力!”

        一架客机正以全速朝着这里俯冲过来。

        “七杀”的眼睛眯了眯,目中绿芒一闪,将自己的右腿高高抬起,一直抬到了胸口的位置,然后猛然向下用力一剁。

        “轰!”

        在“七杀”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深坑,并且以此为中心,大地向四周蜘蛛网一般的龟裂开。

        “玄天升龙霸!”

        “七杀”高举右拳,整个身体螺旋形旋转着,朝着天空升起。

        在七杀的身体周围,空气被摩擦得发出尖锐的啸声,并且燃出火焰。

        在他的身后,一个龙形虚影若隐若现。

        在“七杀”拳头的前方,一股强大的气流迸射而出,居然硬生生的将客机给顶住。

        然后客机不降反升,被气流给顶了回去,一直顶上了万米高空。

        “天哪!这是什么?是超人吗?  ”

        机长看着机舱外的那个男人,仅仅举着一只拳头,隔着千米开外,就将急速俯冲下去的客机,给硬生生的顶了回来,大脑一片凌乱。

        而他身边的副机师,则是瞪大着眼睛,大张着嘴巴,早已经震惊得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七杀”在将客机顶上万米高空之后,身形一闪,出现客机的机身旁边,扶着机翼向前送了一程,把这客机又重新送回了正常的飞行状态。

        看着“七杀”将客机送走,然后又俯冲下来,金发中年眼中厉芒一闪,眼神中有赞赏,也有嫉恨。

        “真的很不错,只不过你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金发中年的眼神突然间变得茫然,然后他摇了摇头,似乎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摸着自己脑袋。

        “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咦!怎么已经打起来了?”

        就在这里,天空中突然传来尖历的声音。

        金发中年抬头一看,面上立刻露出惊恐绝望的表情,:“导弹!”

        一颗导弹划过天空,直直的向着他们交战的地方落下。

        刚刚回到地面,将一名黑水队员一拳砸得稀烂的“七杀”,望了一眼那导弹,猛然抬脚,然后向下一跺地面。

        “轰”的一声,地面被剁出一个大坑,而“七杀”就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再次冲上天空,一拳击在那导弹的前端。

        导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空中逐寸碎裂,化为飞灰,消失在空中。

        尖历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是三颗导弹并排着袭来,在后面还有更多,一批又一批的导弹飞向这里,五颗、七颗……

        “七杀”迎着那些导弹飞过去,一拳一个,将这些导弹全都轰成飞灰。

        地面的那些黑水成员,全都大张着嘴巴,惊骇万状的仰望着天空,看着那个如同魔神降世一般的男人,轻松摧毁那一颗颗导弹。

        突然间,那金发中年发出竭斯底里的绝望大叫。

        “不……核弹!”

        “七杀”抬头望向天空,眼睛里没有惊恐绝望,居然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千百次的轮回,每一次当我记起上一世的事情之后,企图再记起上上一世、上上上一世……的时候,死亡就会降临。这一世我已经距离最初一世轮回的记忆很近了,死亡果然再次来临。”

        “这一次,我一定要破解其中的秘密……来吧!让我看看死亡之后,究竟有什么?”

        “让我看看这千百世轮回的最开始,究竟是怎发生了什么?”

        从天空中俯视,无数的黑衣蒙面人扔掉自己的枪械,惊慌失措的四处逃窜,在他们的头顶,那个男人向着天空,高昂着头颅,极力张开自己的双臂,似乎在拥抱着什么。

        强光闪过,这一整块区域全都在爆炸中化为乌有,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

        黑水为了消灭这个“七杀”,居然直接使用小型战术核弾,进行定点精确打击,将整个“格斗岛”都给抺平了。

        ………………

        回头望了望身后腾起的蘑菇云,皮特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居然已经全都湿透了。如果不是临时接到命令撤退的话,继续待在那里,恐怕现在自己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心中饱含着对于首领的敬畏与佩服,皮特冲着手下做出一个手势。

        “我们走!”

        ………………

        埃文看着电脑屏幕,目光复杂:“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使用这样的手段,不过……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该上天堂的上天堂,来自地狱的回归地狱……”

        墙上的挂钟时间,此时是二零三四年五月十八日,下午十二点三十一分十三秒。

        ………………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上午九点三十分

        大夏国江海省赤阳市赤阳中学实验部

        初三(九)班

        两鬓斑白的历史老师,正指着黑板上的诗词,满脸陶醉表情的在朗诵。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竟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个少年正趴在课桌上瞌睡,架起来的课本正好对他进行了一个遮挡。

        “杨伟,你来讲一下这句诗的意思。”

        一个声音传入耳中。

        少年抬起头,双眸灿若星辰。

        “杨伟……”

        这是在叫我吗?

        少年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茫,感觉到有人在身后轻扯他的衣服,便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夏日的早晨,阳光正好,一缕微风从窗外悄悄钻入,明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亮宽敞的教室里,一张张少男少女的脸上,流露着神色各异的表情,正在看着杨伟。

        讲台上,鬓发斑白的历史老师,正指着黑板上龙飞凤舞的一行粉笔字。

        “杨伟!你来说说,这句诗是什么意思啊?”

        少年茫然的目光缓缓聚焦,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周围,看了看老师,眼神终于凝聚,看向黑板。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口中将那句诗词,低声重复了一遍。

        “好!”

        少年猛然以右拳击左掌。

        “这世界终将是我们的!”

        ……

        教室内骤然为之一静,很明显看得到,许多人正憋着笑,难受得紧。

        一语出口,少年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本来应该做什么的,不由得艾艾的看向历史老师,清澈的双目露出讨饶地神色。

        无数瞪大眼睛,张着嘴巴的少男少女视线中心,一个身穿白色衬衣校服的少年,一脸猥琐笑容,正用一只手猛抓自己乱糟糟鸡窝一般的头发,仰望着讲台之上那鬓发斑白,手里举着半截粉笔的老师。

        这一刹那仿若时间静止,整间教室竟如一幅油画,只不过画中的少年却是如此的滑稽。

        “不错!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底终究是你们的!”

        历史老师微微张合了一下嘴巴,然后出人意料之外的露出笑容,非常温和的说道。

        “杨伟同学表述得很好,请坐下。”

        老师拿着粉笔的手轻轻下压,示意少年坐下。

        望着历史老师那被细风拂动的斑白鬓发,少年突然间感到心里有被阳光照耀到的感觉。

        “噗嗤!”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嘲讽至极的笑声传出。

        “哈哈!杨伟这家伙睡糊涂了,老师你也跟着糊涂了?”

        气宇轩昂,面容俊朗的金俊奎,是赤阳市副市长的儿子,他此刻正一脸不屑,对着讲台上的历史老师说道。

        “就是,杨伟这家伙明明在上课偷睡,回答问题也不正确,老师你还包庇他!”

        “是啊!老师你跟他有什么私人关系吧?”

        “…………”

        见到金大公子开口,马上就有一些帮闲的,在旁边跟着起哄。

        瞬间,原本安静的课堂,立刻乱成一锅粥,那些平时调皮捣蛋的同学,趁机各种搞怪,反正历史老师又不是班主任,没多少人怕他。

        杨伟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面色木然,一副仿佛事不关己的模样,似乎刚才金俊奎他们的嘲笑,根本就没能够打击到他。

        不过他这个样子,看在一些人的眼中,却显得呆呆的。

        坐在前排中间位置,身着校服白衬衫,马尾辫颇有小心机的扎得略高,气质出众的班花苏妍雪,看着少年的样子,嘴角一撇。

        “哼!这种货色,怎么配得上我?”

        “虽然他家世不错,但是听说他父亲这一房在家族里地位不行,看这个表现,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跟俊奎哥比起来,还真是差得太远了!”

        “还好这个蠢货,没有把我和他的关系说给别人听,不然的话简直就是太丢脸了!”

        “也不知道老爸当年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拿我和他定下娃娃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