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当无限降临
字:
关灯 护眼

第372章 我的更新全靠抄

        于是乎,苏唯之前在艾丽丝眼中建立起来的极佳的印象,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迅速崩离解析。

        甚至于……

        迅速开始变的面目可憎起来。

        没办法,之前聊了半个多小时,既要地,又要钱,还要资源和补助等等等等。

        虽然是多了些,但为了加里亚后续的发展,付出多些,引进一批极为强大的力量。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想来教宗也必然会愿意为了中亚帝国而牺牲,他不想牺牲也没法,不引入斗气宗门,对方显然是不可能为他们救治伤员。

        若这些伤员们真个全部都死绝了。

        对教会的影响反而不会太大,但他们如今这半死不活,若再失去生的希望,必然会破釜沉舟……

        那对教会而言,几乎是致命的伤害。

        再大的损失他也得背负,这也是艾丽丝答应的这么爽利的原因所在。

        可谁知道聊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

        竟然全部都是引进的代价,而非是赔偿的资金,还要另算?

        艾丽丝一瞬间头晕脑眩。

        于是乎……

        大量的资金、资源、异宝,甚至于连带着那强化淬体药剂的配方,也都被苏唯给挤兑了出来,连带着额外讨要了三千份。

        对修炼斗气者有奇效?

        这种好东西,不仅要授之以鱼,更要授之以渔才行啊。

        给玩家服用倒是不至于,但拿来收买那些NPC的人心是再好不过,尤其随着斗气在《无限》OL里占的成分越来越深,云韵她们也来的越发的重要,适当的笼络一下人心,关怀一下她们的私人生活也是有必要做的事情。

        这大概也可算是真实度的限制了吧。

        也就是苏唯一直以来都很用心的关心这些人的私人需求,不然的话,似那些本来野心勃勃的枭雄,怎么可能甘心老老实实的臣服于苏唯的麾下?

        又是一番狠狠的大出血。

        艾丽丝到最后已经是面色苍白,双目无神,俨然经受了世间最为残忍的折磨,到最后,只能无助的看着苏唯在那里意气风发,她除了老老实实的承受他对她带来的压力,再没有半点儿反驳乃至于辩口的能耐。

        “看来,我们这还是很顺利的达成了共识的。”

        最后,苏唯微笑与艾丽丝握手。

        艾丽丝已经茫然的只知道跟随苏唯的行动而动。

        苏唯微笑道:“我提出的那些关于资金方面的赔偿以及后续开设宗门的补助,记得尽快到位。”

        艾丽丝慢慢回过神来,看着苏唯的眼神里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些微哀怨。

        她轻叹道:“苏掌门,你这次,是生生的要了我半条命啊。”

        “但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之后加里亚未尝不能迎来一片全新的坦途。”

        苏唯看了玄振一眼,说道:“最起码,斗气宗门绝对中立,而且并不干涉弟子们于现实中的所作所为。”

        “我明白了,那合作愉快。”

        艾丽丝起身,两人相视一笑……

        损失很大?

        是很大。

        苏唯这次索要的现金补偿,后续的补助辅助等等……加起来,总价格怕是已经超过了两百亿。

        就这还没有算上土地的价,不然的话,怕是千亿也刹不住,那是有钱也买不来的东西。

        若是平时,一国之君掏出这笔钱来其实还真不算什么。

        但如今正处于战时,几乎全国的力量都集中在与危险种在作战之中,眼下艾丽丝还真拿不出这笔钱。

        到时候,也只能让教宗多多费心了。

        目送这会儿还有些恍惚的艾丽丝登上了回往自国的船舰。

        “恭喜你啊,你小子,这回真是挣的让我都有点儿羡慕了。”

        石炎虽是一国之君,但这次却全程都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看着苏唯发挥。

        哪怕苏唯要在加里亚合众国建立分服务器,他也没有半点儿意见……

        他看的很分明,苏唯如今的根已经扎在了中亚帝国。

        而且无论是他的生活习惯,还是他平日里的说话谈吐,都清楚的昭示着在当年蓝星之时,苏唯必然是与中亚帝国同源同宗。

        同一个血脉,同一个亲祖。

        《无限》OL锋芒如此之盛,已非中亚帝国一国之力所能桎梏,走向整个陆星是早晚的事情。

        再一个,反正他也即将退位了,这事儿也轮不到他操心。

        苏唯谦虚笑道:“时运如此。”

        如果神主知道,他这一次大肆的对整个三大帝国同时动手,结果却反而成全了苏唯,让他踏足他国的脚步变的轻易无比,恐怕他会悔恨的连哭都哭不出来的。

        “就是有一件事情我想提前问清楚。”

        石炎问道:“你小子打算架设新的服务器,在另外一国,那是打算新开一区,还是延续旧区呢?”

        苏唯说道:“陛下您问的是加里亚合众国的玩家与中亚帝国的玩家是否相通,对吧?”

        “没错。”

        这一刻,石炎已经不是站在中亚帝国国主的位置,而是站在了一位热衷沉迷的玩家的位置上。

        可以想见,如果游戏再开全新宗门,必然会有全新的活动以及内容……如果是全新的服务器,并且两区不互通的话,到时候他们恐怕就没法儿享受这些全新内容了。

        “陛下,你以为我打下觉醒国度之后,会放任这么大一片土地就此荒芜吗?”

        苏唯摇头笑道:“这次可以玩一把大的了,等回去之后,我立即起草更新文案,就等艾丽丝陛下这边回信,然后就可以开测更新了。”

        “尽快,尽快吧。”

        石炎叹道:“这段时间里前线战事吃紧的很,中亚帝国伤亡很重,我现在也就只能睡觉的时候进入游戏,稍稍放松一下了。”

        “怎么,前线战事很不利吗?”

        “不能说不利,毕竟对手只是一些危险种而已,最终的胜利必然是我们的这点无疑。”

        石炎叹道:“但这次危险种的出袭很离奇,而且甚至还有不少二级危险种出动……你知道当初我们人类为什么没有彻底霸占陆星,而是仅仅只占据了六成的土地吗?”

        “为什么?”

        “因为当初这一战,其实严格说起来,人类是屈居于下风的。”

        石炎说道:“那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已经很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人类当时还未开发出殖装和异术,只凭借古武和科技的力量,其实还无法匹敌那些强大的危险种,所以我们只能将势弱的危险种驱逐,至于那些真正实力强大的1级危险种,我们没有招惹,甚至始终不曾跨过他们的地界,这也是人类文明再度分为三大帝国的原因所在,因为越不开那些危险种的领地。”

        他摇头道:“对当时的我们而言,一级危险种和二级危险种差距不大,都是我们无法抗衡的强大,除非打到星球破碎,否则,我们并不具备斩杀这些强大危险种的实力,所以也算是乱中取了一个平衡,将那些弱小的危险种们屠戮,运气好的逃进了高级危险种的地界,就此沦为了食物储备,可能高级危险种也乐见此景,所以当时没有出手。”

        苏唯点头。

        他明白石炎的意思了。

        也就是说当年的危险种实力其实是一直凌驾于人类之上。

        哪怕如今异术和殖装的开发已经胜过了古武,而且科技力量也有了极为长足的进步。

        但……危险种的可怕,也绝不可小觑。

        它们绝对拥有着威胁整个人类世界的实力。

        “这次的浪潮与以往的任何一次浪潮都完全截然不同,而且出现了这么多二级危险种,我担心这次背后,会不会有一级危险种的影子,不然二级危险种实力强悍,无论在哪里都能生活的悠然从容,它们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冲击人类的世界?”

        石炎皱眉道:“就算如此,我也不认为我们人类的力量不足以与其一战,我们已经在陆星安稳下来了,不再是当初那支疲惫之军,但付出多少代价……就不能肯定了。”

        苏唯点头。

        心头却莫名的想起了那句,要让人类文明折损七成。

        难道说,这就是那个神主的底气?

        他其实是一只一级危险种?

        苏唯没多说什么,他能听出石炎话里的自信,而他跟他说这些,也并非是求助,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

        他也没指望苏唯能帮什么忙。

        两人聊了一阵,也离开了这处荒岛,上船离开……有石炎在,苏唯也只能由他亲自护送他回去太平岛上。

        “什么,你答应他了?”

        终端对面,教宗眼睛都红了,愤怒咆哮道:“他怎么不去抢?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这是想空手套白狼啊。”

        “他就是在抢,而且他抢的合情合理,之前教宗您偷了他的功法,他现在要连本带利的抢回来,这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艾丽丝此刻被苏唯压榨的大出血的不适感已经彻底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快乐。

        她压下心头快意,轻声唏嘘道:“而我们没有半点儿拒绝的理由,总不能坐视那些无辜的人惨死吧?”

        “可……可答应的地界,还有……钱……”

        “欸,教宗您何必那么狭隘,不妨想的宽一些。”

        艾丽丝说道:“你不妨想一想,我们之前为了获得斗气,可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派遣交流玩家前往中亚帝国,可现在的话,因祸得福,斗气能够直接在咱们加里亚之内流传……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能壮大我加里亚难得的机会,而这一切,仅仅只需要教宗您付出些微的牺牲,教宗,我想您一定会不吝小小的牺牲,为了壮大我加里亚而努力的对吧?”

        “这……”

        在教宗眼中,艾丽丝的话就是在放屁。

        但有一句话却极为有理。

        总不能坐视那些无辜的人惨死吧?

        那些人此刻还活着,但当他们得知自己再无生机之时……

        他们会爆发出怎样的混乱,会给教会带来多么大的伤害,恐怕无人能够知晓。

        从这点来看,代价看来必然是要付出的了,说不定对面这个女人就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若他真敢拒绝,她再添油加醋一番,到时候教会传承不成问题,但他必然下台。

        可没有他的原神教会,存在与否还有价值么?

        那么,与其牺牲我自己,倒不如去牺牲教会的部分利益……

        只是牺牲归牺牲,他又能否从中获得利益呢?

        挂断通讯之后。

        教宗迅速沉思起来,这事儿如果运作的好,能提前给他们打上一剂预防针,让他们以为这一切都是他在牺牲奉献的话,未尝不能将教会的损失转化为他的声望……

        就在这时。

        有教众第一时间奔了过来,叫道:“冕下,云兰特家主前来造访。”

        “云兰特?!”

        教宗闻言一顿,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

        丹顿·云兰特,24岁成为C级异术师,而且其异术乃是极为强悍的空间系,乃是云兰特家族下任家主的有力竞争人选,而他为了提升自己的竞争底蕴,特地修炼斗气,与教会合作。

        如今正躺在急救维生仓之内。

        因为此事,云兰特家主几次三番造访教会。

        言谈之间极不客气……

        而教宗却不得不以礼相待。

        想想都是憋屈的很。

        他皱眉道:“请他进来吧。”

        “是。”

        片刻之后,一名身材雄壮的中年男子大步奔了进来。

        教宗微笑道:“云兰特先生,前几天里我不是说过,我正在积极找寻救治的方法,您这样急切的逼迫,让我不得不接待于您,反而会耽搁了最紧急的救治。”

        “我这次过来是有正事。”

        云兰特摆了摆手,说道:“我听陛下那边传回的讯息,说她已经与斗气正统的无限之主协调好了一切,他们会第一时间派遣实力高深的长老前来我们加里亚,为那些修炼斗气导致重伤的伤员们救治伤势,只是这事儿目前就只差教会的配合,所以导致迟迟无法进行,我就是过来问问,你们教会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怎么眼下陛下好不容易协调好了一切,你们还要从中作梗,卡着不给办吗?”

        教宗闻言眼前一黑。

        好险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他噎了一下,问道:“你说什么?陛下……是这么说的?”

        “难道不是吗?陛下此时正在海上,她特地联络我等,告知我等,只要教会配合,至多数日,云岚宗便会派来实力高深,且对斗气都是无比了解的长老前来,而有他们在,所有的伤员乃至于那些有隐患在身,但却还没有爆发的斗气修炼者们都会彻底解决掉这个隐患。”

        教宗急声问道:“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那当然,你以为我这次是自己来的吗?并不是,我是代表着所有的受害者来的,就是想问问教宗冕下,您到底打算卡到什么时候?”

        教宗低低苦笑了起来。

        这娘们好阴损……

        他这边才想着既然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怎么也得为自己捞上一笔声望才行,可艾丽丝竟然直接把这条路给掐死。

        把这事儿捅了出去。

        这回教会配合才是理所应当,若是不做,反而会引起众怒。

        至于损失……那根本就不在众人的眼中。

        “陛下虽然年幼,如今看来,心思倒也睿智深沉啊,还是说背后有高人指点?不然何至于这么快就将这么大的危机化消于无形。”

        他咬牙,一字一顿的赞叹了起来。

        话中含泪,心碎憔悴。

        “确实,陛下到底是陛下,虽然年幼,当事来了她真给你办好喽,看来之前我们都太小看陛下了。”

        云兰特同样赞叹了一声。

        显然,艾丽丝此举狠狠的刷了一把自己的声望。

        这一波……

        她真正是赢了太多太多。

        而此时,海面之上。

        战舰一路劈波斩浪。

        艾丽丝一袭浅粉长裙,红色夹克外套,波浪般的长发用偌大的蝴蝶结系住,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俏丽少女一般。

        她静静的立于船头,看着前方那一片汪洋浩波,任凭海风将秀发吹的随之飘扬,只感觉心神无比顺畅。

        尤其是联想到最后她给教宗使的绊子,更是让她心情愉悦无比。

        “姜还是老的辣啊,这一次得了这苏掌门的指点,算是将这次的功劳全部都弄到了我自己的身上了,化不利为优势,苏掌门虽然年轻,果然神人。”

        但想起他索求时几乎无度的模样。

        艾丽丝又忍不住轻轻啐了一口,说道:“就是太贪婪了点儿。”

        “毕竟送上门的秋风,不要白不要。”

        身后,恭敬侍立的玄振说道:“我倒觉得苏掌门要的都还算正常,他只是想不花一分钱,就在加里亚建设一个分服务器点而已,这样也好,到时候大家都可以进入游戏了,连带着之前的交流玩家也都可以回来,省了来回奔波之苦,到时候,陛下一定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付出肯定是值得的,但可不是我的付出,毕竟我这也是在为教会擦屁~股啊。”

        说完,艾丽丝忍不住轻笑道:“如果是梓在这里,肯定又要责怪我说粗话了吧……唉……好不容易她不在了,我竟然只能在船上窝着,都没法放松一下。”

        “陛下想要轻松,可以进入游戏,在里面绝对可以获得真正的自由,最起码,我曾经不止一次见过中亚帝国君主在游戏里的样子。”

        “哦?中亚国主也在游戏里?”

        艾丽丝闻言眼睛一亮,圆圆的大眼睛顿时笑成了月牙,“那就算梓问起来我也有合理的搪塞借口了,嗯嗯,我毕竟还只是个很稚嫩的国主,需要向前辈学习,前辈既然在玩这个游戏,肯定是这个游戏有能帮助我成为更成熟的国主的地方,到时候在游戏里,也许我能迅速成长也说不定。”

        玄振恭敬点头道:“肯定的。”

        艾丽丝看了玄振一眼,有心询问玄振为什么会突然站在她这一边……明明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对自己意见极大,俨然不认可自己。

        可现在,若非是他的提前传讯。

        她也没法抓住这么好的机会,狠狠的给了教宗致命一击,虽然无法彻底消灭教会,但也能大幅度降低教会的影响力,到时候等到斗气入场,还能再进一步削弱。

        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仔细想想,他已经以行为证明了他的忠诚。

        他并非忠于她亦或者教宗,而是忠于加里亚。

        这就足够了。

        “真期待《无限》OL在加里亚开测啊。”

        艾丽丝轻声道:“早就听说这个游戏大火,甚至已经被游戏热度排行榜给排斥在外不给它排名,肯定很厉害。”

        “是啊。”

        玄振也忍不住轻声唏嘘。

        而此时。

        苏唯并没有直接回返太平岛,而是与石炎一起,去往了中亚都城。

        然后在都城之内与石炎分别,去了林族。

        地契文书已经拿到。

        但林冰可是还承诺了他周边设施……

        如今他已经打算开启全新内容,而且实现了对林冰的承诺,那么这方面的进度必须要督促一下才行。

        看到苏唯到来。

        林冰并没有意外,而是拿出了建设图纸,告知他如今的进度……只是周边建设完工很快,毕竟她下的人力物力很足。

        家中耄老大多都不支持,可惜林冰与兄长并非是传闻中的不和,倒不如说两人其实颇有几分兄妹同心的感觉。

        主家如此团结,他们分支如何反抗?

        尤其是林冰许下豪言壮志,三年之内,让众人看到她的付出的回报。

        众人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只是周边建设很快,中心位置,却是一片荒芜荒凉。

        “这个没问题,交给我就行,你该不会不知道少室山和武当山是如何出现的吧。”

        “我就等着用这个来狠狠的震撼一下那些家族中的老古板呢。”

        林冰很合作。

        苏唯提出什么问题她都极为配合……

        很快两人便达成了共识。

        苏唯这边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头一块大石便坠了地。

        拒绝了林冰共进午餐的邀请。

        苏唯径自回到了太平岛,然后就毫不犹豫的一头钻进了官方论坛之内。

        既然打算要更新全新内容。

        苏唯到底独力难支,一个人难以满足所有人的野望。

        论坛上的内容……

        不狠狠的抄一把,苏唯自己都感觉对不起自己。

        毕竟对待自己韭菜的诉求,还是需要认真关注一番的。

        ------题外话------

        感谢黑洞书的1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