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第59章 他得不到的机会,简怀玉也休想

        “你想多了。”

        锦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说刚才那几个人说的公盘竞标……是什么意思啊?今天白旭找我们,该不会也是跟这个有关吧?”

        她早就知道这世上没那么多的巧合,白旭的出现肯定是带着某种目的,听了荣昭廷他们的对话之后,多多少少也缕清了其中的关系。

        白旭欣赏她挑石头的能力,估计是想借着这次送礼邀请她一起去公盘。

        幸好她没上套,不然要真在荣家人面前露了脸,以后还有安生日子吗?

        余潇没接触过这些,家里也没这方面的生意,还真不清楚这些。

        不过她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白旭送礼有目的,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镯,她突然感觉有些烫手。

        “婳婳,如果白少真是带着目的接近你,我今天收了他的礼物,他会不会借着这个由头对你道德绑架吧?”

        “你别担心,他不是那种人。”锦婳脱口而出道。

        余潇疑惑的望着她,“听你这语气,怎么感觉好像很了解他一样?”

        锦婳一噎,继续咸鱼瘫。

        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才好?

        好在余潇自己帮她找到了答案,“对了,上次在解石场他就是特意奔着你来的,你们是不是已经认识很久啦?”

        “呃……算,也不算。”

        “我懂!”

        余潇自动理解成她们认识时间长,但是相处不多那一类。

        毕竟白旭可是汇锦轩少东家,平时肯定忙的不得了。

        锦婳呵呵干笑着,你懂个球球啊懂。

        不过也省的她解释了。

        余潇将玉镯取下来,小心的装进包包里,“我还是找个时间把这个还给他吧,我不想你因为我欠他人情。”

        “喜欢就留着呗,上次八千万把货让给他,本就是他捡便宜了,这手镯咱们收的心安理得。”

        “那你自己怎么不要?”余潇问。

        “我不都说了嘛,怕我男朋友吃醋,而且我戴个这么贵重的手镯,回去也不好跟我妈交代啊,她还不知道我赌石的事呢,换成钱多好,再多我也不嫌弃。”

        卡里的存款是她嘚瑟的资本啊,这才是让人最有安全感的东西。

        去不了原石市场了,就从白旭身上薅羊毛。

        房子看是看了,也挺满意的,但为了不再碰见荣昭廷,锦婳不打算搬过来。

        四合院多好,还能经常去跟简怀玉串门。

        想起男朋友,锦婳便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晚上的吻,摸了摸嘴唇,心里美得飘飘然。

        又是想念怀玉哥哥的一天。

        ……

        谢安乾带着一身的伤,揣着从亲戚那里借来的钱,到医院处理伤口。

        无意间看到蒲安曼提着保温桶从医院大堂走过,眸光微闪,陷入了沉思。

        她脸上有笑容了,整个人也不似之前的忧愁,脸上多了笑容,还带着吃的来医院……说明那老东西应该是醒了。

        如今他新工作还没找着,还被打成重伤,钱也没了,未来一段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生活呢。

        思及此,谢安乾拄着拐杖跟上了蒲安曼。

        自从蒲永和脱离生命危险后,就转到了普通病房,不过住的是单间。

        谢安乾没急着进去,而是躲在外面先看了下情况。

        蒲永和喝着蒲安曼带来的鸡汤,那张沧桑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我们曼曼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鸡汤的味道就是好,又醇又香。”

        “爸爸喜欢喝就多喝一点,快快养好身子,到时候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好,好。”

        蒲永和笑的开怀,这倒是让谢安乾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在这个关键时候受伤,意味着订单不能如期交货,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正想着,病房里再次传来蒲永和的声音:“曼曼,小简这两天怎么样了?工作进行的可还顺利?”

        说起这事,蒲安曼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这两天简怀玉一直在研究那樽玉雕前半部分的雕刻技巧和走线风格,到现在还没开始动手。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急得很,毕竟剩下的部分还那么多,时间却是过一天少一天,真怕不能如期交货。

        可她不想蒲永和心忧,所以很快就敛去了心里的愁绪,笑道:“爸爸,怀玉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你的图稿就摆在那儿呢,他就是照着刻有什么难的,你放心养伤,不用担心。”

        知女莫若父,蒲永和哪里看不出来蒲安曼这只是在宽慰他而已,隐隐叹息一声,却也没点破:“医院有护工照看我,你就别老往医院跑了,店里都好长时间没营业了,既然我已经没事了,你就好好看着店,把能促销的都促销了。”

        他已经做好了清点家产赔偿蔡琳的准备。

        蒲安曼也是一阵心酸,却强忍着没在蒲永和面前哭出来,点点头,收拾了床头柜上的保温桶。

        “那爸爸你好好休息,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蒲永和点点头,目送蒲安曼离开。

        然后拿出手机,联系了几家房产中介公司,准备把自己名下那几套房挂出去出售。

        病房外,谢安乾狠狠地抠着墙面,望着蒲安曼离去的背影眼底尽是阴霾。

        他们居然让一个刚入行才三年的简怀玉接手了那樽紫翡,明明他比简怀玉入行时间更长,雕刻能力也更优秀,为什么他们宁愿把这个扬名立万的机会给简怀玉,都不愿意给他?

        难不成真如他之前说的,蒲永和想让简怀玉做他女婿?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谢安乾在过道上站了许久,直到那条受伤的腿快撑不住了,才拄着拐杖慢慢朝外走去。

        若他身体还完好,或许还会想办法再争一争。

        可惜现在他这个样子,就算争得了这个机会又能怎样?他做得了吗?

        但他得不到的机会,简怀玉也休想!

        站在阳光下,看着脚下自己奇形怪状的影子,谢安乾心里的恨达到了顶点。

        明明该被打成残废的是简怀玉,而他才是那个能替蒲永和完成作品,从此飞黄腾达的人。

        是简怀玉,是锦婳破坏了他的计划,把他害成这个样子。

        这个仇,这辈子都没完。

        谢安乾拿出手机,播了个电话出去:“喂,蔡姐……”

        ------题外话------

        忙了好多天,终于能抽出时间多码字了,今天第二更送上,晚上还有一更哦。

        飞鱼努力的更新,宝宝们多多投票好不好,欢迎留言交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