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明败家子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章:馥香斋

        “合作?”

        “对!”

        “见我们老板?”

        “是!”

        “出门右拐,慢走不送!”

        伙计伸手指了指,那是一间茅房。

        唐鼎:“???”

        “阿福,不得无礼!”

        一道女声自内堂响起,悦耳,轻盈,犹如风铃。

        来人一袭鹅黄色长裙,头戴珠花,面若凝脂,眉似春黛,一行一止,美的端庄,美的大气。

        就连唐鼎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唐公子,我叫沈月,馥香斋的老板!”

        女子嫣然一笑,如桃花灼灼。

        “女老板?”

        唐鼎目露诧异。

        明朝相对宋元,虽然社会风气开放了不少,但女子从商还是凤毛麟角。

        “沈老板认识我?”

        “唐公子忘了,这馥香斋本来是伯爵府的产业,只不过经营不善,被我沈家盘下!”

        “我家的……”

        唐鼎脸皮一黑。

        怪不得这店铺看起来有些熟悉。

        “咳咳,既然是熟人更好!”

        “沈老板,我今天来……”

        “唐公子请回吧!”

        沈月抬手打断了唐鼎。

        “我还没说要干什么呢?”

        “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相信你,另外我跟你并不熟!”

        “懂了!”

        唐鼎苦笑一声。

        自己扬言月赚白银万两的事,恐怕早已经传遍南京城。

        一个连自己产业都守不住的人,却要月赚万两,在普通人看来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唐公子,请!”

        “嗯!”

        “不送!”

        “好!”

        沈月:“→_→”

        唐鼎:“←_←”

        沈月:“←_←”

        唐鼎:“→_→”

        沈月:“……你倒是走啊?”

        “咳咳,我来买东西!”

        唐鼎拿起一只小盒子:“这水粉不错!”

        “那是胭脂!”

        沈月翻了翻白眼:“唐公子请便吧!”

        唐鼎笑了笑,在店里转了起来。

        得知这家店原来是自家的,他心中多了些想法。

        沈月懒得理会于他。

        倒是几个伙计防贼一般一直盯着唐鼎。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搞得我好像欠你钱一样!”

        “你就是欠我钱!”

        唐鼎:“……”

        “不光是我,整个馥香斋三十多号工人,被你们拖了半年的工钱,要不是沈东家大恩大德盘下店铺,我们早就饿死了!”

        “就是,你休想坑骗我们东家,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

        几个伙计义愤填膺。

        唐鼎脸皮黝黑,他算是明白为啥几人是这个态度了。

        “骗子,骗子,馥香斋售卖假货,大家来评评理啊……”

        就在此时,喧闹之声自门口响起。

        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扯着嗓子大叫不止。

        周围不少行人顾客被吸引而来。

        沈月秀眉微蹙走了过来。

        “这位小姐,我们馥香斋的东西都经过我亲自检查,绝对不可能有假货,请您不要危言耸听!”

        “不可能有假的,哼,那我的脸怎么解释!”

        女子愤怒的扯开了面纱。

        “嘶……”

        “她的脸好可怕!”

        原本清秀的脸此刻却布满红斑,好似一只只狼蛛一般。

        几个胆小的姑娘直接吓的惊叫起来。

        “大家看见了吧,我的脸昨天还好好的,就是买了她家上新的丁香水粉,就成了这样了!”

        “我的脸弄成这样,以后让我怎么嫁人啊……呜呜呜……”

        女子说着抽泣起来。

        “怎么会这样?”

        沈月眉头紧皱。

        女子手里拿着的的确是自家的水粉。

        但所有的产品和配料都经过自己亲自检查,绝对不可能出现问题的。

        “难道馥香斋真的卖假货不成?”

        “这也太可怕了吧!”

        “退货,退货……”

        “以后我再也不来馥香斋买东西了……”

        不少顾客赶紧扔下手中货物,周围众人更是指指点点。

        沈月蹙眉。

        “这位小姐,您放心,这件事我馥香斋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我脸都这样了,我不活了,不活了……呜呜呜……”

        “这是……过敏?”

        看到女子的情况,唐鼎眼睛微眯。

        “这位小姐,您的一切损失,我们馥香斋全权负责,要不您先跟我去看郎中吧!”

        “哼,我不走,今天我要让大家都看清你们馥香斋的真面目!”

        女子声音更是大了几分。

        “大家都来看看啊,馥香斋卖假货了,伤天害理了……”

        “黑店,黑店!”

        “报官,封了这黑店……”

        “这……”

        眼看周围人越来越多,沈月脸色难看。

        在这样闹下去,馥香斋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馥香斋的东西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你!”

        就在此时,一道略显肾虚的声音响起。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看去。。

        “唐鼎……他要干什么?”

        沈月美目微晗。

        “你说什么?你是说我诬陷你们了?”

        女子瞬间就怒了:“我脸都成这样了,你竟然说我诬陷你们,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冷静,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有病!”

        “什么?你还骂我?”

        “奸商,奸商,我跟你们拼了……”

        女子气的头冒青烟,张牙舞爪便要扑向唐鼎。

        “卧槽!”

        唐鼎脖子一缩。

        “停,我能治好你的脸!”

        吧唧!

        女子挠向唐鼎小脸的手,瞬间止住。

        “你……你真能治好我?”

        “七成把握吧!”

        唐鼎后退两步。

        “唐公子莫要开玩笑了!”

        沈月眉头紧皱。

        “治病不是儿戏,姑娘,还是随我去看郎中吧!”

        “若是郎中看的好,你以为她还会在这里闹吗?”

        唐鼎笑着摇摇头。

        古代根本没有过敏的概念,普通郎中连病因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看的好。

        女子闻言贝齿轻咬。

        她已经看了三四个郎中,都毫无作用。

        若非如此,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何至于当街闹成这样。

        “你真能治好她!”

        唐鼎看了一眼女子的脸,摊手。

        “至少不会更坏吧!”

        女子:“……”

        沈月:“……”

        很快,唐鼎将自己的香皂取了出来。

        “这是何物?”

        “看起来好像蜜蜡!”

        “是吃的吗……”

        “此物名叫香皂,作用同香腻子类似,却又不同!”

        唐鼎淡淡一笑。

        明朝自然是有香皂的,名叫香腻子,这馥香斋中就有卖的。

        只不过此时的香腻子还很原始,无论是造型还是功效,跟后世的香皂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语。

        “这东西……怎么用?”

        女子好奇。

        “洗脸会吗?”

        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