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明败家子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百三十八章:你可以搞他爹啊

        “拜见国公爷!”

        看到陈恭,几名大夫躬身行礼。

        “我儿情况如何了?”

        “这……”

        大夫对视一眼欲言又止。

        “国公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哦,请!”

        几人当即走到房间一旁。

        “大夫,我儿那里……还有救吗?”

        “国公爷,恕我等无能为力啊!”

        “公子那里恐怕是保不住了。”

        “你说什么?”

        虽然陈恭早有预料,但听到大夫的话,此刻依旧如遭雷击一般。

        他虽然不止陈贺这一个儿子,但却最疼陈贺。

        因为陈贺出生之时,自己老婆因为难产而亡。

        可以说陈恭将对发妻的思念全都寄托在这个幼子身上,因此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

        现在自己儿子突然就成了太监这让他如何接受。

        “大夫,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我求求你们救救贺儿,只要你们只治好贺儿,你们要多少钱都可以。”

        “这……”

        几个大夫一脸尴尬。

        这他嘛都碎了,这让他们怎么治。

        “国公爷,恕我等才疏学浅。”

        “小公爷如今流血不止,必须立刻处理伤口啊。”

        “是啊,保命要紧,还是切了吧!”

        “反正都碎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啊。”

        几个大夫纷纷开口。

        陈恭:“……”

        听着房间中陈贺那痛苦的哀嚎之声,他咬着牙纠结了片刻,旋即拳头一钻。

        “切!”

        做出决定之后,陈恭黑着脸带着几名医师从新走到窗前。

        “爹,你来了!”

        看到陈恭,陈贺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我好疼啊,我好疼啊!”

        “我那里不会有事吧?我好像感觉不到了,不会没了吧。”

        “儿呀,别担心,还在!”

        陈恭长叹一声。

        “不过……马上可能就没了。”

        陈贺:“???”

        苍啷!

        两人谈话之间,大夫抬手从药箱之中取出了一只寒芒毕露的小刀。

        感受到大夫看向的位置,陈贺虎躯一震。

        “爹啊,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想干什么?”

        “小公爷,别紧张,小的以前在净身房工作,刀法娴熟,一下就没了,不会很疼的,放轻松。”

        大夫说着将刀子在火上烤了烤。

        “净身房?”

        陈贺吓了的脸色惨白。

        “不……你不要过来啊!”

        “爹,救我啊,他们这些狗杂碎要谋害于我,你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哎,儿呀,你那里都碎了,切了吧!”

        陈恭长叹一声,扶住了儿子。

        “还愣着干嘛,动手啊!”

        “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不要切我,不要切我,我还有天下美女没有尝遍呢,我不能没有好兄弟啊,爹啊,求您救救我啊!”

        陈贺哭的声嘶力竭,拼命反抗。

        陈恭一脸苦涩。

        “儿呀,爹就是在救你的命啊。”

        “切!”

        “是!”

        得到陈恭的命令,医师不再犹豫,当即手起刀落。

        “噗嗤!”

        “啊……”

        顷刻之间,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整个泾国公府。

        陈贺白眼一番,直接昏厥了过去。

        “贺儿!”

        看着昏倒的儿子,陈恭胸中愤怒再也忍不住。

        “砰!”

        他抬手一拳直接砸碎了身边桌子。

        “儿子,你放心,这仇爹一定会帮你报的。”

        “来人,把保护少爷的护卫全给我绑过来。”

        “是!”

        很快那数十名护卫全被五花大绑,一排排跪在院子之中。

        陈恭阴沉着脸从房间之中缓缓走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谁将敢对我儿下此毒手!”

        “老爷……事情是这样的。”

        领头护卫沉吟一声,低着头将事情讲述了一遍。

        “唐鼎,唐鼎,我要杀了你!”

        陈恭嘶吼一声,双目冒火。

        “来人,召集兵马,跟我去定安侯府。”

        “是!”

        陈恭怒火中烧,抬手扔出一枚令牌。

        “泾国公,且慢!”

        朱高燧眯着眼,上前一步。

        “哼,你要拦我?”

        “不敢!”

        朱高燧笑了笑。

        “唐鼎此人的确该千刀万剐,只不过国公爷此刻调兵前往定安侯府,可是师出无名啊!”

        “这……”

        听到朱高燧的话,陈恭这才冷静下来。

        是啊,这件事是自己儿子有错在先。

        唐鼎打伤于他可以说是合理合法,即便是告到圣驾面前,恐怕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并且此时还有皇太孙作为目击证人,他若是现在调兵去拿人,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该死的,难道本都要眼睁睁看着这混账逍遥法外不成?”

        陈恭拳头紧攥。

        就这么放过唐鼎他不甘心。

        “呵呵,虽然但是……现在在这南京城中,国公爷您还真动不了唐鼎。”

        “无论是明,还是暗。”

        朱高燧淡笑一声。

        陈恭脸色阴寒。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理智告诉他,朱高燧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事关皇亲,这件事若是闹大了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甚至不光明面上自己动不了唐鼎,就是派刺客暗杀唐鼎都做不到,因为双方刚刚发生这种矛盾,一旦唐鼎出事,首先就会查到自己头上。

        “可恶,可恶,我儿的仇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国公爷息怒,您虽然现在收拾不了唐鼎,但是可以收拾他爹嘛!”

        “对啊,唐金元!”

        听到朱高燧的话,陈恭眼睛一亮。

        皇陵关系皇家颜面,一旦将罪责全部落实在唐金元身上,到时候凭他一个小小侯爵根本扛不住。

        整个唐家都会跟着遭殃。

        只要唐家完了,唐鼎还不是任凭自己宰割。

        “唐鼎,我会让你后悔的。”

        陈恭冷哼一声。

        “老爷,人马已经召集完毕,需要现在出发吗?”

        “不用了,让他们散了吧!”

        “是!”

        管家自然不敢多问,转身便要离开。

        “慢着!”

        “老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且问你,最近唐金元可有什么动向?”

        “他去太常寺报道了吗?”

        “启禀老爷,没有!”

        “什么?”

        陈恭脸色一沉。

        “那他在干什么?”

        “自从圣上认命他为太常寺少卿已经两三日了,他怎么还不出发前往皇陵。”

        “老爷,根据可靠消息……唐金元最近上山了。”

        “什么玩意儿?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