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明败家子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百三十九章:我曾一气之下气了一整天

    夜色如水。

    唐金元独坐在寺院之外,静静的看着头顶明月。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哎!”

    “阿弥陀佛,唐施主,还没睡呢?”

    “九戒大师也没睡呢!”

    “很明显,我也没睡。”

    “哦!”

    唐金元说完,继续看着月亮发呆。

    九戒看到老唐不理自己,挠了挠头走了过去。

    “唐施主,你上山已经有三天了吧?”

    “哈?已经三天了吗?这么快的吗?真是时光如逝,南柯一梦中啊,哎!”

    “是啊,时间过的可真快,唐施主这几日在山上的生活可还满意?”

    “满意啊,这山上又凉快,风景又好,关键是你们的斋菜可太好吃了。”

    唐金元咂咂嘴。

    九戒瞬间白眼直翻。

    “白嫖的能不好吃嘛?”

    “丫的整个祥云寺都快被你这吃货给吃穷了。”

    自从上次锦衣卫在祥云寺清剿过逆党之后,整个祥云寺的香火一落千丈,大波儿和尚直接提桶跑路。

    现在的祥云寺可谓是清净至极,九戒本来是觉得这地方人少,所以躲在这养伤。

    结果唐金元一来竟然还赖着不走了,更关键的,尼玛堂堂侯爷白吃白住,你倒是给点钱啊。

    “唐施主,听说您最近都封侯了?”

    “身为朝廷重臣,您平日里的应该挺忙的吧。”

    “还行,什么侯爷不侯爷的,都是虚名。”

    唐金元目光哀婉。

    即便直接封了侯又如何,功成名就又如何,自己心仪的人依旧不喜欢自己。

    看到唐金元听不懂暗示,九戒干咳一声,取出一件僧衣揪出口袋。

    “唐施主,你看我新洗的僧衣干净不?”

    “哎呀,九戒大师,您真是太客气了,知道我这次上山没带衣服竟然还给我洗了一件,谢谢啊!”

    唐金元笑着接过僧衣披在身上。

    “这大晚上的确实有点冷。”

    九戒:“???”

    “唐施主啊,这僧衣是贫僧刚开过光的,很珍贵。”

    “我懂!”

    唐金元一愣,伸手从兜里摸出一沓银票。

    “我焯……”

    九戒眼睛一亮,激动的搓了搓小手:“终于上道了啊!”

    然而。

    老唐将那一沓银票翻了个遍,最后将三枚铜钱塞给了九戒。

    九戒:“???”

    唐金元:“ ̄︶ ̄”

    “不用客气!”

    “我客气你嘛啊?”

    九戒瞬间想打人了。

    你堂堂侯爷要不要这么扣啊,随身带着几千两银票,你好歹给一张啊,摸了半天就给三个大钱,大发叫花子呢?

    似乎感受到了九戒的不悦,唐金元赶紧解释起来。

    “大师,您千万别误会。”

    “其实这些钱财多少我根本不在意,这不过,这些钱太脏,我怕捐给寺庙会惹怒了神明。”

    唐金元长叹一声。

    “这三枚铜钱虽少,但却是我唐金元亲手帮人写字赚来的,这钱用的干净,我相信佛祖一定会感受到我的诚心的。”

    九戒:“……”

    你嫌脏,我不嫌脏啊。

    “咳咳,唐施主啊,我觉得佛祖佛法无边,度化终生,这份肮脏就让佛祖他老人家帮你度化了吧。”

    “不行,佛祖度化的了罪孽,但却度化不了我的执念!”

    唐金元厌恶的将那一沓钞票仍在地上。

    “这些钱都是那小兔崽子的,我一分都不会用。”

    “诶,不是,唐施主……”

    “大师不必多言。”

    唐金元大手一挥,打断了九戒。

    “这几日,我在这山上每日晨钟暮鼓,诵经念佛感到心情难得的平静,或许青灯古佛才真的适合我,大师,您觉得我慧根如何?”

    “啥玩意儿?”

    九戒惊了:“你想出家?”

    “正是,我觉得断绝世上尘缘,一盏青灯伴古佛,似乎也不错。”

    唐金元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九戒:“⊙▽⊙”

    他反应过来,嘴角猛烈的抽搐起来。

    我去你大爷的吧。

    你这老小子在这白吃白住还不满意,竟然还他想白嫖我一辈子,做梦吧。

    “唐施主,相信我,出家不适合你。”

    “为何,我觉得我挺有慧根啊,要不我给大师背一段心经吧,观自在菩萨行身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色皆空,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ŴŴŴ.81ŹŴ.ČŐM

    “停!”

    眼看唐金元侃侃而谈又要开始背书,九戒一脸头大赶紧拦住了他。

    “唐施主,所谓五色皆空,乃是斩断凡俗尘世一切缘法。”

    “依贫僧看,施主恐怕是尘缘未了啊!”

    “哎,果然,我唐金元注定要尝一尝这红尘之苦啊!”

    唐金元长叹一声,倒是暂时打消了出家的念头。

    眼看老唐有动摇的意思,九戒当即决定深挖一下,看看能不能尽快把这祸害送下山。

    “我看唐施主这几日心神不定,可是有什么心事。”

    “大师慧眼如炬,果然还是瞒不住大师啊。”

    九戒:“……”

    你丫就差把忧伤二字写在脸上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吧。

    “大师,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

    “哦。”

    听到这熟悉的开头,九戒条件反射搬出一只小凳子,嗑起了瓜子。

    “我这位朋友啊人品端正,才华横溢,热爱家人,更重要的是深情,简直就是男人中的典范,女人中的梦想。”

    “咳咳咳,那你这位朋友挺优秀的啊!”

    “哎,即便是如此优秀的男人,依旧逃不过这俗世的爱恨情仇啊!”

    唐金元长叹一声。

    “我这位朋友虽然受万千少女追逐,但却唯独喜欢一人。”

    “他本以为自己跟这女子两情相悦,甚至为了配得上女子,不惜冒险出征求得功名利禄。”

    “那一日,他凯旋而归,功成名就,终于以为自己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之时,却遭到了背叛。”

    “并且,你肯定无法相信背叛他的竟然是他最亲最爱之人,他的亲生儿子。”

    “我焯,好狗血,好刺激,我喜欢!”

    九戒听的津津有味。

    唐金元说的双目冒火。

    “我这位朋友本打算迎娶这位女子,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亲儿子竟然跟她有一腿,并且两人早已私定终身。”

    “然后呢?”

    “然后我这位朋友一气之下……就气了一整天。”

    九戒:“⊙▽⊙”

    “牛批!”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败家子更新,第六百三十九章:我曾一气之下气了一整天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