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明败家子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百四十章:你爹死了

    “大师啊,我不理解啊!”

    “为什么我……朋友如此深情,却遭到拒绝。”

    “为什么他对自己的儿子如此深爱,却依旧遭到了背叛。”

    “那可是他至亲至爱的人啊,他们这么做难道良心不会痛吗?”

    唐金元越说越激动,此刻就差灌两口老酒开始骂娘了。

    “咦,等一下,这个故事怎么有点熟悉?”

    “焯,我似乎吃了个了不得大瓜!”

    九戒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唐鼎绿了他爹?”

    “怪不得唐金元这老小子好好的侯爷不当,跑山上来每天唉声叹气的,原来是被绿了啊!”

    “大师啊,你评评理,他们这样做是不是很过分,是不是很没良心,是不是丧心病狂。”

    唐金元拉着九戒的手情绪激动:“最重要的是,面对自己的至亲至爱,我能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我无法接受,也无法面对啊!”

    “唐施主,你怎么这么激动啊?”

    “咳咳,不好意思,我代入我朋友的情绪了。”

    “哦,我懂!”

    九戒摸了摸鼻子,思考如何开导。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皮一黑。

    “我焯,不对啊,唐鼎绿了唐金元,岂不是说,唐鼎也绿了……大公主?”

    九戒瞬间脸色就沉了下来。

    大公主对他来说就像女儿一样,在他看来,唐鼎能够取大公主为妻,简直就是八辈子修不来的福气。

    这小子不懂珍惜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沾化捏草?

    “唐鼎这小子就是个欠揍的崽种。”

    “对,他就是欠揍。”

    唐金元气呼呼骂了一句,瞬间愣住。

    “不对啊,你凭什么骂我儿子?”

    “难道我骂的不对吗?”

    “对……不对,当然不对!”

    虽然但是,那可是自己亲儿子,自己骂可以,你骂当然不行。

    更重要的是,你骂唐鼎崽种,岂不是连自己这个当爹的一起骂了。

    唐金元瞬间就不乐意了。

    “我儿子又没惹你,平白无故的,你为啥骂他?”

    “我……”

    九戒嘴角抽了抽:“贫僧看他不瞬间,我不光要骂他,还想他的呢,咋地。”

    “我焯,你还想打我儿子,给你脸了?”

    唐金元脖子一样,犹如急眼的公鸡。

    “我要你给我儿道歉。”

    “什么?你让我给唐鼎道歉?笑死我了?”

    九戒同样有点上头。

    “唐金元,你被自己儿子绿了,我帮你骂他,你不感激也就算了,还要我道歉,你是不是有病?”

    “你说谁被绿了?”

    “你才被绿了,你全家都被绿了。”

    老唐瞬间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般,直接暴走。

    “死秃驴,你给我住菊!”

    “焯,你个死胖子,整天在我这白吃白住不给钱,还敢骂我秃驴,给你脸!”

    “我就骂你,你咬我啊?”

    “别以为我身上有伤,就不敢打你。”

    “那你来啊,打啊!”

    “打就打,谁怕谁啊!”

    九戒被点起火气,抬手直接给了唐金元一巴掌。

    啪的一声。

    整个寺庙静寂一片,唯有明月高悬。

    四目相对,唐金元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还真敢打我啊?”

    “我焯,你怎么不躲?”

    “啊……死秃驴,我跟你拼了!”

    唐金元怪叫一声,张牙舞爪直接将九戒扑倒在地。

    “死胖子,你疯了,你在发疯我还手了。”

    “哎呀,我的手,你他嘛还咬人。”

    九戒忍无可忍,当即还击。

    可惜两个人一个重伤未愈,一个身体虚浮,半斤八两。

    两人当即抱在一起,好似两只竹鼠一般,拳脚相加打的热火朝天。

    ……

    清晨。

    唐鼎扶着老腰,颤颤巍巍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夫君,你没事吧,奴家帮你揉揉!”

    “哦,轻点,轻点,疼!”

    感受着大玉那温柔的小手,唐鼎眯眼躺在床上。

    回忆起昨天那场大战,唐鼎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别误会,不是因为唐鼎昨夜用力过猛,而是因为福寿楼一战的后遗症。

    福寿楼之战,唐鼎剑法初成,接着愤怒和醉意,他爆发出了平时不可触及的速度力量和技巧。

    同样超强度的爆发之后,带来的自然是肌肉疼痛,全身酸麻。

    即便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唐鼎此刻依旧有种筋疲力竭的感觉。

    “果然,身体还是太虚弱啊,丹剑虽然厉害,以我的身体条件根本没办法长时间维持那种战斗状态。”

    唐鼎摇摇头。

    经过大玉一番按摩之后,唐鼎这才感觉肌肉酸麻稍稍舒缓。

    他旋即起身将五禽戏和丹剑重新演练一番。

    片刻之后,郑奎匆匆走来。

    “拜见少爷!”

    “起来吧!”

    唐鼎摆摆手。

    “老郑,查的怎么样了?”

    “少爷,赵集那小子自从昨日之后,就溜得无影无踪,完全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小子恐怕是害怕您报复,直接提桶跑路了。”

    “麻蛋,这小子真够激灵的啊!”

    唐鼎翻了翻白眼。

    昨日之事,他依旧心中极其不爽。

    只不过凭借经国公府的权势,即便唐鼎再不乐意,也不可能上门兴师问罪,更何况陈贺已经被自己废了。

    现在搞不好已经成了太监,再去找他也没有意义。

    既然不能去报复陈贺,唐鼎自然要去找个软柿子捏了。

    他倒是没想到,赵集这个柿子不光软,还滑,竟然就这么直接跑了。

    “哼,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给我盯着他家,我就不信他连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要不要我现在就召集人手,把他家给围了。”

    “不用,先盯着就成,少爷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唐鼎摆摆手。

    赵集当然要去报复,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去山上看看老爹的情况如何了。

    毕竟唐金元堂堂侯爷,总不能一直住在山上吧,现在唐家树敌无数,万一有什么亡命之徒想不开,老爹岂不是危险了。

    早饭之后,唐鼎带着郑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祥云寺。

    这一路上鲜衣怒马,引得众人连连侧目。

    倒不是唐鼎喜欢出风头,而是自己树敌太多,害怕报复。

    所以安全起见,出门必须得多带人手。

    好在这一路上倒是没有碰到什么意外,半个时辰之后,众人顺利来到了祥云寺。

    “老爹,我来看你来了,快开门啊!”

    唐鼎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大门打开,九戒探出脑袋。

    “咦,大师,你这是……”

    看到九戒那鼻青脸肿的模样,唐鼎一愣。

    “不过,这不重要。”

    “我爹呢?”

    “你爹死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败家子更新,第六百四十章:你爹死了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