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七章 这人可是自己死掉的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夏青阳戴着鬼脸面具站在外围观望。

        就听他的血缌师姐压抑着暴怒道:“血尓,你对别的什么人下手都可以,但是唯独不能对小薇出手,她是专属于我一个人的!”

        血尓冷笑一声道:“这你就说错了,这里的每个奴仆都是属于师尊的,也是属于血池所有弟子的……你要这女奴专属于你一个人,有经过师尊同意,有经过我们其他师兄弟同意吗?”

        “莫要以为你晋升了化神,就能在这血池为所欲为,你现在可还差得远了!”

        夏青阳远远听着,大约是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了……

        血缌是受了他的影响,找到了自己的‘专属血瓶’,原本这没什么……可是这位血尓师兄可能是感受到了威胁,便故意来找茬。

        毕竟最近两次的考校,血缌的表现越来越好,已经对前面以为的血尓形成了巨大压力。

        虽然没有明说被血缌超过会有什么下场……反正血尓是不愿意去尝试的。

        夏青阳单手托着下巴琢磨了起来……这种情形也是他不愿在血池内有任何固定血奴的缘故……那是在害人!

        不过血缌会有此疏忽也情有可原,毕竟她还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要保护别人……孺子可教,说不定这其中会有些可操作余地?

        他正琢磨着怎么才能利用好这件事呢,血缌就已经眼睛一亮看到了他……

        这位姐姐二话不说,直接将手边一个我见犹怜的小侍女丢到了他的身边道:“小五帮我护住她,等姐姐和这混账血尓分出了胜负,会有你好处的!”

        夏青阳:“……”

        这他还没想好怎么利用血缌呢,结果自己就被这么安排了?

        那血尓眼睛微微一眯看了过来,以极其危险的语气道:“小五?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会听谁的……把这女奴带到你二师兄这里来,立刻。”

        夏青阳见状头皮都炸了,他可不想在这血池内变得这么显眼。

        无奈之下,他做出了一个出人预料的决定。

        竟然是猛地抱拳冲着血池深处喊了一声:“师尊,弟子这就外出去任务了,此女仆正好给弟子路上享用如何?”

        然后也不等里面回答,直接又喊了一声:“弟子告辞!”

        说着,就拽着那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一言不发的女仆小薇转身疾跑。

        那轻身功法施展起来,奔跑速度惊人。

        “好……好……”血尓瞬间暴怒,这表现可是和往日里接受玄阴夫人考校时的沉闷截然不同。

        他也同样施展了身法,如同暴怒的公牛,奔雷一般地向夏青阳那里追去。

        而血缌懵了一下连忙也追上,三方一逃二追,很快就冲出了血池范围又冲出了青魔门……自家师兄弟能闹成这样,还真是有够少见的。

        这个时候,双方体现真正修为差距的时候来了。

        夏青阳扛着一个人在前面狂奔,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那血尓看似声势浩大,可愣是一丁点距离都没有拉近……尤其是在山林中奔行了一阵之后,就隐隐有些后继乏力的感觉了。

        血缌在后面追着,速度不算快,反倒是能够坚持得住。

        ……这,其实就是根基方面的问题了。

        血尓与血缌同样是六层筑基,只是血尓在炼气期的前期必然是急功近利一味得追求速度,不断地饮血炼精以供自身修行……这就使得其修为驳杂了许多。

        而血缌一开始也是如此,后来在夏青阳无意点醒之后她就改变了路数,稳扎稳打地修行,反倒是根基打得更扎实,此时表现出来的后劲也更足。

        两人此时的修为……血缌是化神初期,而血尓是化神中期……与三年前相比几乎没动过!

        这就是遇到瓶颈了,也是前期急功近利的下场。

        三人又是这么追逃了一阵,夏青阳体内的寒毒已经冒出来了……不过他还算淡定,暂时压的住。

        可是大家都是血池弟子,他的寒毒起来了,那另外两人呢?

        当然是也起来了啊!

        血缌和血尓都哆嗦了起来。

        血缌因为根基更牢,倒是还能忍耐片刻……只是那血尓,几乎是立刻就被寒毒侵袭得狂躁了起来。

        他又是猛地加速想要追上夏青阳,此时在他眼里,夏青阳扛着的那个侍女就是能够解决他困局的良药。

        可是啊……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追上夏青阳。

        直至他已经步履蹒跚,直至他手脚都已经被寒毒侵袭失去了知觉困顿倒地,他与前面的距离似乎都没有变化过。

        他浑身哆嗦地靠着一棵大树坐下,看着夏青阳又扛着那侍女走过来……他哆哆嗦嗦地说:

        “救我……我是你……师兄……”

        只可惜,夏青阳看都没看他,那鬼面具之下也看不出究竟是个什么表情……就这么的扛着那侍女在他面前走过,来到了同样有些坚持不住的血缌面前。

        夏青阳说:“师姐,我想你现在就需要你的侍女。”

        说着,他抓住了那已经昏迷的侍女手臂,在上面划开了一道口子放在那嘴唇都已经冻紫了的血缌面前。

        血缌也是冷极了,干脆地抓过这条胳膊就吮吸了起来。

        夏青阳感受着身上这具躯体渐渐有些发凉,就准备强行动手压制血缌,让她适可而止……

        可没想到他还没动手呢,血缌就自己停了下来。

        她此时体内的寒毒尚未完全压制住,已经哆嗦地松开了这小侍女的手臂说道:“劳烦师弟给她包扎一下,我要打坐恢复一下。”

        话音落下,她便哆哆嗦嗦地打坐……入定是入不了的,只是咬牙硬抗这剩下的寒毒罢了。

        夏青阳伸手一抹,那侍女手腕上的伤口就已经凝结……《化血炼精法》的小运用而已。

        他看着血缌咬牙硬抗的样子若有所思……看起来这个小侍女还真的很得这位四师姐喜欢啊,而且这般硬抗寒毒的样子看起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咳咳咳……”

        旁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夏青阳转头看了一眼……他对上了那血尓哀求祈怜的眼神,然后就当没看见转过了头去。

        这种师兄死就死吧,若不是担心会被师尊追究,他还打算补个刀什么的……毕竟这般自己冻死的可算他的人头?

        好在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当这位师兄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夏青阳的功德就到账了。

        血尓,卒。

        人头算他的……而且还不少!

        这血尓修行至今害死的人怕是有好几百人了吧?

        绝对是罪大恶极。

        夏青阳收获的功德也是无比丰厚,比那白骨洞窟弟子给的功德还要多,直接让【衡天玄黄尺】的下一层进度条冲到了近半的程度。

        这个时候……他忽然超级想要去弄死大师兄血衣的……还有师……嗯,不想桃子,赶紧收心稳一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