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大时代之1993
字:
关灯 护眼

第692章,从来没这么近过(求订阅!)

    四目相视,米见眼里浮现笑意:“好看吗?”

    张宣下意识说:“好看。”

    哎哟,老男人轻拍一下自己嘴唇,“我对你从不撒谎,真的好看。”

    说完,他两眼望天,好久才低下头,眨巴眼:“走吧,我们去睡觉吧。”

    “我们吗?”

    “嗯。”

    “一间房?”

    “嗯。”

    米见小幅度偏头,面带笑意看他:“你是做决定了?我和双伶之间选我了?”

    闻言,张宣面色一垮,一脸苦相地凝视着她,“我是说,你睡床上,我打地铺。”

    米见问:“你知道古时候的试婚格格吗?”

    张宣立马闭嘴,装死不接话了。

    试婚格格,知道啊!

    不就是为公主试婚的嘛,公主没嫁过来之前,她充当公主在床上调教驸马。

    但当公主嫁过来后,试婚格格就靠边站了。

    见他装死鱼,米见莞尔,坐起身子道:“确实很晚了,你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早去看升国旗。”

    “好,晚安。”

    “晚安。”

    回到房间,老男人扑床上就睡着了。

    只是这个晚上他睡得不太好,梦里总是被“试婚格格”这四个字折腾。

    …

    “张宣,起床了,该出发了。”

    迷糊了大半夜,就在张宣睡得正沉时,米见弯腰在床头喊他。

    张宣睁开眼睛:“几点了?”

    米见看看表:“5:20,今天是10月1号,早上6:11升国旗。”

    升国旗时间是根据日出时间而定,基本上每个月每天的时间都在变化。

    但好在这么多年下来,京城本地人都掌握规律了,一问李文栋就知道该什么时候赶过去,倒也不用担心错过时间。

    5:20了么...

    张宣双手抻床,一咕噜爬了气来。

    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阿姨叔叔他们起来了吗?”

    米见回答:“正在洗漱。”

    张宣细细打量一番身前人,发现头发都搭理好了,看来为了让父母和舅舅舅妈能准时赶到天x门广场也是用了心思的。

    见他哈欠连体,米见关心问:“昨晚没睡好?”

    张宣挤牙膏,含口水吐出来,“做了一晚上的梦,脑子里都是试婚格格。

    你知道你的话威力有多大了吧,一言让我生,一言让我死。

    以后啊,这话要慎用,不然我被吓死了就没人跟你白头偕老了。”

    闻言,米见站立在门棱处静静地注视着他侧脸,抿笑不语。

    刷牙、洗脸、洗头发一气呵成。

    出门前,米见嘱咐:“10月份的早上有些冷,你穿件厚一点的衣服。”

    “好。”张宣麻利地跑回卧室,挑了一件秋季外套穿上。

    南锣鼓巷离天x门也不是特别远,十多分钟就到了。

    因为是国庆,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会有很多人,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升国旗。

    簇拥人潮里,其中不乏一些港澳台同胞,还有很多金发碧眼的老外。

    如果这还仅仅只是超过预期的话,那更大的意外就是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曾经日思夜想却注定无缘无分的人,周慧敏。

    见到他,周慧敏同样也很惊讶,随后打招呼:“张先生你好,也来看升国旗?”

    见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主动跟张宣套近乎,刘怡、米沛和舅舅舅妈都多看了周慧敏几眼。

    倒是米见好像认出了对面这人是谁?

    把刘怡等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张宣笑着说:“我陪叔叔阿姨过来看看。”

    作为在娱乐圈这个名利场混的人,有些话周慧敏一听就懂,不着痕迹地瞧了瞧米见,然后客气道:“张先生,我和朋友先过那边去了,下次来香江有机会聚聚。”

    “行,第一次来京城的话,记得去试试烤鸭,味道不错。”临分别前,张宣以朋友的身份关怀了一句。

    等到走了20来步后,同伴问周慧敏:“不是都传这位大作家对你感兴趣吗?

    怎么转眼就有女朋友了?

    旁边那位似乎还是他岳母娘,母女俩长得很像。”

    周慧敏露出洁白的虎牙:“那是李家欣她们谣传,上次酒会认识过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也没联系过,你觉得他对我感兴趣?”

    同伴悄悄问:“空穴不来风,你就没动过心?”

    周慧敏说:“张先生女朋友很漂亮。”

    听她这么一说,同伴顿时叹口气,知道这位密友应该是有过期待的,只是缘还没成行就落空了。

    目送周慧敏和友人离去,张宣简单说:“你应该认出她了吧,她叫周慧敏,是香江的明星。

    我一朋友的妻子也是香江明星,曾在朋友家里见过。”

    米见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知道他这话不是说给自己听得,而是说给家里人听的。

    张宣这话确实是说给刘怡他们听的,因为米见压根就不需要自己去解释什么,这是两人之间的信任和坦诚。

    是就是,非就非,两人之间从不弄虚作假。

    呼啸地北风刮着有点冷,身上的秋季外套起作用了。

    张宣缩了缩手,拢了拢外套,不由想起了后世在贴吧看过的一帖子:网友争论是北风冷?还是南方冷?

    有人说南方湿冷,北风的同胞到南方冻成狗。

    但南方的同胞到北风也扛不住,大冬天的泼水成冰,这玩意儿真的要人命!

    两方争论不休时,有一个同胞总结:南方湿冷是魔法攻击,北方的干冷叫物理攻击。

    北方同胞皮糙肉厚不怕物理攻击,但怕魔法攻击。同理,在魔法攻击中长大的南方同胞也怕物理攻击。

    时间一到,升国旗仪式开始了。

    米见先是对准国旗护卫队咔咔咔拍几张照片,然后示意张宣站旁边去,也拍了几张。

    接着把相机给米沛,自己站过去同张宣来了一张合照。

    这个清晨,老男人被拉着拍了差不多20张照片,同每个人的单照,同大家的合照。

    今生第一次,张宣感觉离米见是这么的近。

    离老刘家是这么的近。

    这种感觉久违了,这种感觉真好。

    上辈子,因为自己和米见不清不楚,刘怡一气之下有12年没跟他说过话,死也不见他。

    直到刘怡进入晚年时,才在亲朋好友的劝慰下,默认了张宣和米见的关系,不是夫妻,却胜似夫妻的关系。

    ps:求订阅!求月票!

    (还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