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影帝的娇妻每天都在想离婚
字:
关灯 护眼

第56章:你是我的爱欲、贪欲、思欲,是我唯一的选择。

        此刻。

        不夜星馆。

        崇北山颤抖着双手将他所调查到的资料递到傅南深的面前。

        不论大小姐和哪个男人有接触这会儿都已经不重要的,就大小姐敢私自和别人结婚这一条就足以触怒主子。

        他这会儿甚至都不敢想象主子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傅南深接过崇北山调查的资料,在看完之后,一股暴虐阴冷的气息陡然在画室中弥漫,那仿佛要撕裂世间万物般的疯狂,让原本早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崇北山都忍不住心中骇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陆明修……你本就该死,现在你居然还敢和她结婚?”

        傅南深微眯起眼,抿唇轻笑,笑容清雅绝伦,眸中却沉淀着深不见底的暗芒,冷冷地吩咐了一声:

        “计划提前,明日就走。”

        崇北山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错觉,哆嗦着声音应了一声:“属下明白。”

        *

        *

        帝景庄园内。

        苏浅起床后太过无聊了一点,开始在帝景庄园里面闲逛。

        陆明修也没给她下过禁令,说哪个地方能去,哪个地方不能去,她随手推了一个门,发现里面是一个书房。

        有文史类,经济类各种类别的作品,几乎摆满整个书房。

        不仅有中文的,英文的,还有其他语言体系。

        差不多同一本书有六套语言体系的书。

        她抽出来随手翻了一本,有点看不出来陆明修居然还有收集的癖好。

        其中不乏还有一些收藏品和孤本。

        这个时候,她无意看见封面已经泛黄的笔记本,这本破旧的笔记本在这些精装品的书籍当中显得格格不入。

        若是从前她定然对陆明修的秘密没什么兴趣,说不定直接就忽略了过去。

        在今日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这本笔记本给抽了出来。

        笔记本已经很破败了,在她抽出来之时,有两张照片从笔记本中掉落。

        她弯腰捡了起来。

        照片里的人,很美,即使在照片里,她都能感觉到四周像是有轻烟袅袅笼罩着,美的不像是凡尘中的人,可是这个美却又不会有攻击性,同样的看着就很温柔,大概里就是陆明修口中那种他所喜欢的一开口就是江南烟雨的吴侬软语,婉约型的美女。

        不过照片里的人和陆明修大概像了七七八八,她估摸着照片里的人是陆明修的妈妈。

        至于第二张照片里的人……

        分明就是她!

        这张照片可不是她出道以来拍的杂志和写真,而是过去曾经的她。

        照片里的场景是她还在帝国理工上学的时候。

        若是她没记错的话,当时在帝国理工的时候,温家的小少爷,买了一千架无人机拼成“我爱苏浅”这四个字在教学楼前轮番滚动播放。

        当时她可是被这位小少爷烦的不行,拿出电脑直接入侵了控制程序,修改了运行,把这几个字改成一个字“滚”。

        小少爷哪里知道是她修改了程序,还以为自己操作失误,当即就发了很大的脾气。

        而她做完这一切之后,拂衣而去,只留下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

        她还以为当时什么人都没看见,居然被陆明修给看见了吗?

        她突然间很想打个电话给陆明修,问问他是不是很早就认识自己了。

        转念一想,他都失忆了,压根就不记得她了,问也是白问。

        她坐在地上,继续翻着这本笔记本,笔记本上的每一页都画了一个人。

        很显然画像上的人依然是她。

        每一页都是不同表情的她,不同动作的她。

        在最后一页,写着一句英文——

        I  choose  you  in  all  my  choices.

        他是这么翻译的——

        你是我的爱欲、贪欲、思欲,是我唯一的选择。

        突然间她特别想给陆明修打个电话。

        她是个行动派,心里想着要给陆明修打电话就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找到陆明修的手机号给拨打了过去。

        也不知道电话铃声响了多久,冷不丁地一道磁性性感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喂——”

        突然间听见陆明修的声音,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难不成要说她想他了吗?

        这种台词貌似不太适合她的身份。

        见她久久不开口,陆明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微微皱了皱眉:

        “突然找我,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他也是有点意外,没想到苏浅突然间会给他打电话。

        她定了定心神,轻咳了一声,才开口:

        “我在帝景庄园有点无聊,进了你的书房,有什么是我的不能看的吗?”

        “没有,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这个时候她听见了一段机械播音——

        各位旅客,即将到达斯卡维拉,请大家做好准备。

        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是在飞机上?”

        “对。”

        她想也没想就问了一句:“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明修低低地笑了一下,就像是点点水滴在湖面上落下阵阵涟漪:“你这是想我了吗?”

        她愣了一下,半晌才憋出一句:“没有……”

        说完之后仿佛又觉得好像没什么说服力,悻悻地在地在柔软的地毯上画着圈圈。

        她忽然觉得陆明修才真的是有毒。

        竟然勾引起了她的欲望。

        没有爱欲和贪欲,那也有着思欲。

        即使苏浅否认了,他这会儿心情依然很不错,向她解释着:

        “办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她简单的“哦”了一声,没有再吱声。

        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最后还是陆明修打破了沉默:

        “我会给你带纪念品的。”

        苏浅嘟囔了一句:“谁稀罕你的纪念品。”

        话虽如此,唇角还是不自觉地翘了上去。

        挂断电话后,封檀九意外发现陆明修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那层冰冻着的寒霜似乎有融化的迹象,很是好奇地问了句:

        “明修,谁的电话?”

        陆明修淡淡回了一句:

        “苏浅。”

        原本他是想若即若离试探一下苏浅究竟对他什么想法,可是在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瞬间就心软了。

        “早点处理完早点回去。”

        封檀九:“……”

        方才是谁和他说一定要在斯卡维拉多待几天的?

        现在是连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他有点无奈地扶额,陆明修真的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