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影帝的娇妻每天都在想离婚
字:
关灯 护眼

第57章:受到了一万吨的冲击

        挂断电话后,苏浅将笔记本放回原处,从前她进娱乐圈更多是玩玩的性质,并没有太当回事,爱她的人也好,骂她的人也好,她半点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过几日《凰途》的面试更有动力了一点。

        这个时候,她忽然接到苏慕的电话,说一个杂志邀请她去拍一个封面。

        拍一个封面而已,她怎么觉得苏慕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不太自然?

        她表情有点严肃:“苏姐,是这个杂志有问题吗?”

        苏慕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不是,这个杂志含金量还是挺高的,可是你知道和你一起拍的人是谁吗?是秦云霜。”

        苏浅:“……”

        她和秦云霜怎么都不是一个咖位的,让她和秦云霜一起拍杂志,这是在恶心谁呢?

        暗讽她身后有金主,都已经能够和她这位奥斯卡影后一起拍封面杂志了?

        “能拒绝吗?”

        苏慕犹豫了一下:“恐怕不行,秦云霜指明要和你一起拍,她的地位在娱乐圈挺高的,不仅是奥斯卡的影后,据说陆家少爷陆明修对她也挺特别的,杂志的人肯定不希望得罪她。”

        “你怎么就知道陆明修对她挺特别的。”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蕴含着巨大的不爽。

        不过苏慕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只当她不想和秦云霜一起拍杂志。

        “京城里的人都这么说,陆少爷痴心不改,三年没有交过任何女朋友,就是为了在等她,而且他们可是初中、高中的同学,还有青梅竹马之谊呢。”

        苏浅:“……”

        一瞬间她竟然有种想要立刻公开,妈的,谁说陆明修真的就这么洁身自好了,秦云霜一离开,就和她隐婚了好不好?

        苏慕见电话的另外一端久久没有回应,不免有点担心,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浅浅……”

        话音刚落,苏慕就听见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这个杂志我拍定了。”

        她不招惹秦云霜,秦云霜还真把她给记恨上了?

        当初不是她自己不告而别的?

        要是没有不告而别,还能有她什么事情?

        她还没这么怂,对方都挑衅上门了,还能缩在龟壳里面。

        见她答应拍摄了,苏慕又补充了一句:“除了合照封面,还会有单人封面,杂志社算各自的销量,浅浅你做好准备……”

        苏浅:“……”

        她现在粉丝量应该还可以,不至于输的太难看吧?

        也许,大概吧……

        她心里也没底。

        ……

        斯卡维拉城的国际机场。

        飞机缓缓降落,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从人群中缓缓走出。

        亚伦早就已经机场等着了,见到陆明修出现,他立即迎了上去,恭敬地说道:“主子,庄园已经备好,随时可以准备休息。”

        陆明修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袖:“不需要休息,直接去渡鸦。”

        “是。”

        在这斯卡维拉城共有四股势力,司家的势力为本土势力,被斯卡维拉城的人称之为教会,而新一任的司家少主被称之为教皇。

        奈何因为这一届的司家的少主司少衍并非司老爷子亲生的,导致一部分人不服气,便从教会里独立了出去,自立为王,即使已经自立,在斯卡维拉城的人眼中,这股势力也不过是教会的分支。

        渡鸦的人大部分都是外来者,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将本部设立在斯卡维拉城。

        还有一股神秘的势力,一直未曾现身。

        渡鸦本部。

        平日里陆明修和封檀九不在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亚伦主管渡鸦本部的事情,现在陆明修和封檀九来渡鸦了,亚伦就化身成了狗腿子。

        “明修大人,檀九大人,你们一路辛苦了,真的不需要先休息一下?”

        封檀九淡笑了一声,揶揄道:“行了,赶紧把事情处理好,某人还回去着急抱美人呢。”

        亚伦:“???”

        檀九大人是几个意思,他怎么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下封檀九:“檀九大人,那个美人是指?”

        封檀九挺意味深长地说着:“哦,没有和你们说过吗?这个美人自然是指他夫人了。”

        亚伦:“???”

        他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被原子弹给冲击得粉碎,都不成人样了。

        “檀九大人,这个明修大人什么时候结婚的,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带着哭腔的,枉费他还是情报部门呢,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他都觉得自己可以磕头以死谢罪了。

        封檀九淡淡地看了一眼像是遭到巨大冲击的亚伦,没怎么理会。

        很正常。

        在渡鸦的这些人眼中,陆明修那简直就是他们的神,一个神怎么可能会有七情六欲?

        不过要是让他们知道,自从失忆之后,陆明修对苏浅的执着那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或者说……

        车祸之后的他更加接近于本性,有时候那简直就是连演戏都懒得演了,或者说已经懒得伪装了。

        一副非她不可的样子,估计都会傻眼……

        陆明修见亚伦待在原地,一副彻底傻掉的样子,清淡的目光中涌现出一丝不悦:“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过来。”

        冷不丁被呵斥一声,亚伦瞬间回过神来,慌不忙迭的跟了上去。

        办公室内。

        陆明修坐下后刚把外套脱下,亚伦就非常狗腿的把衣服接过来。

        “明修大人,衣服交给我就行。”

        这腿还没迈出去呢,就感受到一道清冷的目光倾泻下来的铺天盖地的压迫感,语气也瞬间沉了下来:“把衣服放下。”

        亚伦感受着这巨大的压力,整个身体就像是被压了一座大山,血液几乎都要被冻结。

        他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封檀九。

        从前他也是这么做的,也没见发这么大脾气啊……

        封檀九很是无奈地将衣服从亚伦手中接过来,然后放在了陆明修的身旁。

        “知道这衣服是她买的,你宝贝的很,但是也不至于旁人连碰一下都不行吧?”

        亚伦愣了一下,他是觉得这次明修大人和从前几次有点不太一样了,明修大人甚少穿风衣的,而且还是带logo的风衣,要知道明修大人的衣服都是私人订制的,从来不会穿带logo的衣服。

        合着这衣服是夫人买的?

        可是主子也太爱吃醋了吧,他也就碰了一下衣服而已,就一副要把他吃了的样子。

        他腹诽归腹诽,那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陆明修见亚伦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眼神更深更沉了:

        “还不赶紧把需要过目的文件拿过来?”

        处理完这些事情他还要去挑纪念品。

        此时此刻亚伦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明修大人真的变得有点不太正常了。

        他挥着泪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