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丧失人性之时
字:
关灯 护眼

暴风前的宁静

        灾变开始的第一天早晨,一缕阳光照射进昏暗的寝室内,四人还浑浑噩噩的沉浸在噩梦之中。

        铛——铛——铛!一连敲击铁栅栏门的震荡声响起,在宿舍大楼里回荡着。浅眠着的杜诚被这突然间发出的响声惊醒,这响声里貌似还夹杂着细微的谈话声和争吵声......

        “石头!喂!石头!醒醒!。”杜诚轻轻地拍打着刘磊迟的脸,又朝着对面两个床铺上熟睡的二人轻声喊着。

        “老王!江齐!醒醒!外面有动静!”如果换作平日里,杜诚已经开始大喊着熟睡的二人,但此时,杜诚压低声音无比焦急,却又不敢大声叫醒二人,生怕一点声音,一点动静,也会引起那些怪物的注意。

        “唔....咋了老杜?”睡眼惺忪的刘磊迟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缓缓答道。

        “外面有动静!你听!”杜诚一脸不安的看着他,焦急的样子仿佛是在告诉他又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嗯...?”刘磊迟疑惑不已,突然他又像好像想起什么一样露出惊恐的神色,静静听着.....铛~!金属敲击的响声再次响起,刘磊迟慌乱地看着杜诚像是在寻求着“这一切都是假的。”这样的一句回答,可等来的只有杜诚茫然的表情回应着他的问题......

        此时,王申这时也被响声吵醒,转头看向坐起的杜诚和刘磊迟,眼睛里充满警惕的神色,王申压低声音问道“这是怎么了?楼下还有人没走吗?”杜诚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又把目光转向刘磊迟,刘磊迟也摇了摇头,一向听力异于常人的他也无法分辨出这声音出自谁手。“应该是人,或许昨天放学还有学生留在学校。”刘磊迟不假思索的回答着几人的目光。

        “你确定听清楚了?万一那个怪物死透来找我们了呢?”

        一声疑问传来,刘磊迟不解地转头看向对面,王申摇了摇头看向旁边床铺的江齐,他面对着墙,背对着刘磊迟。

        “我不会听错的!相信我啊!”刘磊迟坚定的回答着江齐的疑问。江齐叹了一口气坐起身来,便蹑手蹑脚的从爬梯上下来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一点动静。

        “怎么办?出去看看?”杜诚的提议让三人陷入沉思。“昨晚没看到吗?外面到处都是这种怪物!出去给它们当早饭?我他妈可不干!”压抑着不悦的江齐在此刻爆发出来,三人连忙看向他做出噤声的手势,江齐也回过身来捂住自己的嘴巴,轻声说了句“抱歉。”

        寝室里的空气如凝固住了一般,无一人出声。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王申似乎是在等他决定什么。

        “出去看看吧,昨晚回来的时候我把宿舍楼大门锁上了,估计是昨天还有没走的学生留在宿舍里。”王申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来。说完三人面面相觑,坐在床铺上的刘磊迟和杜诚慢慢爬下床梯,准备一起下楼去宿舍门口看看。“得,都去!行!我退出,你们自己去看!”

        江齐说着幽怨的话,看着三人朝着寝室的铁门走去,王申无奈的看了看面露怒色的江齐叹了口气,说了句“抱歉。”便转头握住门把手,转动着锁纽。吱的一声,一缕阳光透过门缝折射进来,他抬头向上看去,又举起一只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宿舍楼前的樟树林里枝头上还传来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外面一片祥和的样子和昨天傍晚几人看到的样子截然不同,眼睛余光里撇到高围栏外的马路上的狼藉又仿佛把他拉回现实一般。应为装修的原因,左侧高高的铁围栏那里堆摆着装修的木板之类的东西,遮住了外面的狼藉,只有在楼上才能看到围栏外的样子。王申接着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二人,他们什么话也没说,似乎用眼神交流着。

        “走吧!”王申踏出第一步走出寝室,正当身后的二人准备动身时,身后传来江齐的声音。“你们等等,把家伙拿上!老子可不会下去给你们收尸。”一把将那根伤痕累累的警棍扔了过去,杜诚举起手接住警棍握在手里,说了句“谢谢,我们一定尽快回来。”身旁的刘磊迟也点点头,两人便转身跟着王申一起离开。“走!都他妈走!三个蠢货!”三人离开后,江齐猛地将门关上在寝室里小声臭骂着三人。

        楼梯间三人放慢脚步,轻声下楼,静步朝着一楼的寝室管理员居住的小屋走去。

        “X的!谁他XXX的给门锁住了!”一个瘦长的青年用脚连踹着锁住的宿舍大门,一副凶狠的样子环视着四周。

        宿舍大门前,十几来个住宿的学生聚集在大门前,几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大门被人锁上的事情。

        “怎么回事啊?今天寝管阿姨怎么还不来啊,这门又怎么被锁上了?”一个短发满脸雀斑瘦弱的女生坐在大门前不远处旁靠墙边的长凳上哀怨道,身旁还坐着一位身材矮小长相清秀的女生和一位身材稍胖戴着圆框眼睛的女生。那位长相清秀的女生一手撑着脸照着镜子,另一位则趴在茶几上注视着踹门的青年。茶几对面坐着两个戴着眼镜的青年,方框眼镜的青年注视着手中的书籍一边慢条斯理地说着“寝管阿姨昨天出去了,应该是回家拿东西,今天中午之前应该就会回来开门。”他推了推眼镜翻着看手中的书本,显得格外优雅博学。身旁的那名青年取下眼镜正擦拭着镜片。那名踹着大门的青年喘着粗气,双手撑在膝盖上,满头大汗。

        “哈哈小德德怎么回事?咱们还等着你把门踹开好让咱们出去呢?”几个蹲在小屋门口抽着香烟的青年哄笑起来,说话的是那群人中一个尖嘴猴腮脸模样的青年打趣的嘲讽着踹门的学生。“你还在那里讲风凉话?也没见你来帮忙拆了这个破锁!”那踹门的青年怒道。“哎?你没听着人家说寝管一会儿就回来的?你这么着急咋不直接翻出去?”话音刚落又引来那群青年的一阵嘲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