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八零新婚夜:炮灰原配开挂了
字:
关灯 护眼

0052 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这次公社来人,村民们都很激动。

        逢人就问:“你听说了吗?公社来人了!说是要给宋宝珠评劳模呢!还给她照相了!”

        乔琳听到消息,连忙跑去看热闹。

        反正大家都去了,多她一个也不显眼。

        她挤在人群里,看着宋宝珠笑呵呵地站在那儿摆造型拍照,心里的酸水儿就冒个不停。

        ‘有什么好笑的?长成那副德行,拍出来肯定丑死了!’

        ‘真不知道宋宝珠怎么想的,都丑成那样了,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沈瑄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娶了宋宝珠这种女人,每天晚上他都得哭吧?’

        乔琳疯狂在心里腹诽,突然听见周围有人小声议论。

        “听说了吗?这照片居然要登报呢!”

        “什么?登报?那宋宝珠岂不是要上报纸?”

        “可不是吗?她的运气还真好,长成那样居然也能上报纸。”

        “上头到底怎么想的啊?宋宝珠怎么就成劳模了?村里挣满工分的那么多,又不是只有她一个。”

        “谁让她带病上工了呢。”

        “谁还没有带病上工过啊?最近农忙本来事情就多,她带病上工不是很正常吗?难不成躲在家里偷懒?”

        “那位冯知青不就躲在知青点里偷懒不出来吗?”

        “那怎么一样?冯知青人家可是城里来的娇小姐,宋宝珠哪能跟她比!”

        “怎么就不能比了?要我说,宋宝珠比她强多了。那个冯知青长得娇滴滴的,跟林黛玉似的,中看不中用!”

        “就是,她那样的,一看就不能干活。谁家要是娶了她,说不定还得当婆婆的伺候!”

        “她那屁股一看就不能生儿子!”

        ……

        乔琳听得一阵暗爽,不禁偷偷在心里幸灾乐祸,恨不得她们多说些才好。

        可惜很快大队长就走了过来,没好气道:“都站在这儿干什么?地里的庄稼收完了吗?就站在这儿偷懒!还不赶紧去干活!”

        众人被他说得好个没脸,很快一哄而散,乔琳也趁机溜了。

        她可不想被大队长抓典型。

        只是想到宋宝珠要被评为劳模,她心里就很不痛快。

        所以中午回去后,她就故意跟冯雨薇说了这事。

        乔琳一脸感慨:“薇薇,你说宋宝珠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她那样的,居然要评劳模!

        你是没看见,今天公社的人来给她拍照,她笑得那个得意!她也不照照镜子,长得那么丑,还敢对着镜头笑,也不怕吓死人!”

        冯雨薇气得攥紧了拳头,脑子里却飞快回想起了前世。

        前世宋宝珠嫁给了池长东,也没评为劳模。

        难道说她重生一回,反而便宜了宋宝珠?

        不对,宋宝珠很可能跟她一样重生了,所以这一切都是她的算计吧?什么带病上工,多半是假的!

        前世这个时候,宋宝珠可没生病,更没什么带病上工。

        冯雨薇眼神闪了闪,突然有了主意。

        她瞥了乔琳一眼,冷着脸没说什么。下午其他人都出去上工后,她却拿着一封匿名信,偷偷去了趟公社。

        宋宝珠不知道冯雨薇的小动作,她还在等公社的好消息。

        谁知道下午干完活后,她正要去接宋俊生的班,大队长突然急匆匆地跑来找她。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宋宝珠刚开始还挺好奇又出什么事了。

        直到大队长停在她面前,让她跟他走,她才意识到是自己出事了。

        宋宝珠心里挺诧异,面上倒是没露出什么异样,乖乖跟着大队长走了。

        到了没人的地方,大队长就停了下来,叹息着对她说:“宝珠,你那个劳模估计评不上了。”

        宋宝珠虽然有点小失望,但也没怎么伤心。

        对她来说,评上劳模纯粹就是个意外之喜,评不上也没什么。

        反正这东西就是个荣誉,也没多少实际的好处。

        若是往年,她评上劳模,或许能得到一个工农兵大学名额。

        可再过几个月就要恢复高考了,到时候她可以直接考大学,这个荣誉对她来说就是个鸡肋了。

        所以宋宝珠并不失落,只是有些好奇:“叔,知道为什么吗?”

        大队长皱着眉头说道:“有人举报你假装生病,之前公社打电话过来,问我有没有你的就医记录,我说没有,他们就说这事比较麻烦。没有就医记录的话,就不能证明你确实生病了。”

        “有人举报我?”宋宝珠关心的是这个,“谁举报的?”

        难道又是池长东?

        可沈瑄不是说,池长东自己说了要休战吗?

        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大队长摇了摇头,脸色不太好看:“是匿名的举报,不清楚到底是谁干的。

        不过你之前打野猪,浑身药味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上头的意思是,这件事到此为止。

        你这个劳模肯定是评不上了,不过上头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你以后小心些吧,要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看看,别再自己瞎折腾。”

        “叔,我知道了。”宋宝珠老实应下,又小心眼地说道,“叔,你说这次的举报信到底是谁写的?”

        大队长一脸为难:“这个……怕是不好说。”

        他心里其实也有一些猜测,只是不敢告诉宋宝珠,怕她一个冲动闹起来,到时候不好收场。

        宋宝珠也没指望他说出个怀疑对象来,她继续说道:“叔,你说会不会是冯雨薇和池长东啊?

        说起来,公社的人今天上午才来拍照,那这匿名信多半就是他们走了以后投的。今天有谁请假去过公社吗?

        你说我要是评上了劳模,对咱们生产队也是有好处的事,说不定到时候我们生产队还能评个先进。

        所以我觉得,这种缺德事多半不是咱队里的人干的。所以你说会不会是那帮知青?

        可我跟那些知青也没什么过节吧?只除了池长东和冯雨薇。要真是他们中的谁干的,那也太缺德了。

        这次让她举报成功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举报。

        依我看,还是得把这人找出来才行,不然对方躲在暗处,以后看谁不顺眼就举报,咱生产队还能有太平日子吗?”

        大队长的脸色越来越黑。

        是啊,这人要真是池长东或者冯雨薇,下回该不会举报他吧?

        不行,这事他必须得好好查查,把人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