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十三维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五章 混乱

        邢旭仅仅看了眼唐清露头顶的棋子就将它们的数量统计出来,好巧不巧黑色与白色棋子的数量加起来刚好为732471个。(巧合么?不对,不可能那么巧合,莫非这串数字里隐藏着另一条消息。)

        想到这邢旭就开始启动星辰进行破解,可当他刚破解时,唐清露就发话了。

        “这些石头怎么取消掉,它们真的很重。”

        “哦。”

        此时的唐清露后背已经湿透了,翠绿色的头发紧紧贴着脸蛋。粉嫩的嘴唇也是略有干瘪。

        邢旭只是随便敷衍了她一下,其实他并非有意敷衍唐清露,只是他现在正在疯狂运转星辰去破解732471这串数字。

        唐清露在一旁不停的申冤可邢旭却闻所未闻,终于邢旭满脸复杂地抬起头看着唐清露。

        唐清露本来以为终于头了,可看到邢旭表情的一瞬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邢旭的眼里仿佛有泪水一般,星辰的光芒在泪水的折射下显得美丽又凄凉。

        “你,你没事吧?”

        邢旭眨了眨眼睛略将星辰的光芒收了回去,他微咬住双塞低语,双手紧紧地抓着大腿说

        “你刚刚在时间流里见到的是我没?”

        他的声音很低并且还在颤抖,仿佛下一刻他就要哭出来一般。

        唐清露在规则的作用下反而是极为果断地说

        “对。”

        邢旭听到这个结果突然低着头狞笑起来,唐清露被下了一跳,就连棋子给她的压力都仿佛烟消云散。不,是真的没有了。邢旭散发出的压迫感已经化为实质将棋子给她的压力抵消了。

        邢旭用右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即便他极力阻挡可泪水还是无情的从他的指缝间落下。他慢慢抬起头边哭边笑地问道

        “在我的旁边至少有一位女子吧?”

        唐清露环抱着双手嚷道

        “什么叫至少一位?”

        “看来只有一位呢,哈哈哈,只有一位吗?只有一位吗?”

        他的音量在说话时越来越大,他的笑容也越来越浮夸,可他的语气却越来越悲伤。泪水也如一般涌出。

        还在唐清露疑惑时邢旭便仰起头捂着脸哽咽着说到

        “看来未来的我真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呢。哈哈哈,真的很正确。”

        虽然邢旭的语气颠三倒四,但唐清露还是感受到了一股针对自己的杀意。在杀意泳现的一瞬她仿佛看到一只血红色的左手就要罩在自己脸上。还在这杀意只存在了一瞬。唐清露咽了一口气抱着赴死的决心问道

        “什么决定?为什么你要这么哀伤。你不是王吗?你的架势呢?”

        “王,哈哈哈,可笑,可笑,可笑。哈哈哈。”

        边笑他的身体也便向后面倒去。他没有回答唐清露任何一个问题。因为现在的他更像一个疯子。

        “我说你不是说你是来游玩的吗?那有什么事情比这很重要?”

        “游玩?哈哈哈,人类,恶心的人类。”

        “居然你说人类很恶心,可你与人类相差的不也仅仅只是一条尾巴吗?世界怎么了,这就是世界吗?恶心的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邢旭一直在狂笑和擦拭泪水没有回答唐清露任何问题。唐清露刚才也是气话现在想起来甚至有些后怕,但刚才的问题也是让她坚信了未来的自己说的话。

        “你不是世界吗?有什么是你办不到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哈哈哈,好,那我就告诉你。你一定要听好了。”

        “好。”

        可唐清露等了一会也没见邢旭动一下口。反倒是邢旭竟直接恢复为原来的冷漠说

        “好险,差点被你套话了,居然你说棋子压力大,那么就让它们消失好了。”

        “玄阴石、花雕密、深空炖、秋冥水…”

        说到这时他停顿了下了,唐清露也是有点懵,邢旭念的这些都是唐清露合成出来的东西,可邢旭念这些东西的名字干嘛?就在她还在疑惑时邢旭开口了。

        邢旭深吸了一口气说

        “全部转移。”

        话音落下那些东西就都消失了,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半数黑色棋子。唐清露只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顿时减少了许多。可连串的泪水也从她的眼眶中泄出。

        “你不是说将这些都给我的吗?”

        “本王何时说过。”

        “骗子,骗子,你将它们还我,还我。”

        “它们好像本来就是本王合成或召唤出来的,本王收回它们不是应当的吗?”

        “呜呜呜,我不管,我不管。”

        邢旭并没有理她只是用手垫在脑后,他将双腿伸开平静的看着那层虚无缥缈的屏障。眼角残留的泪也水悄然蒸发掉了。

        “好烦,差点被套话了。好想杀了你呀未来的我,估计你也是这么想的吧!你真的释怀了吗?你真的没有去复活姐姐吗?还是。。。”

        想到这邢旭便停住了思考,并不是他想到了什么,只是唐清露在一旁哭哭啼啼让他很闹心。他冷声道

        “别哭了,只是转移罢了,它们并没有消失,我只是将它们放在容易保存的地方。”

        “骗人。”

        “唉。”

        邢旭念头一动一份绒晶豆就出现在唐清露面前。

        看着眼前自己半个头大小的红色绒晶豆唐清露哽咽着问道

        “这是什么?为什么被吃了一半。”

        。。。

        “这是你刚刚自己要的吃的。你问我?”

        唐清露仔细一想自己刚刚似乎确实是吃到了一个味道相对于其他食物来说很平凡的食物。

        “这个不好吃。我要吃另一个。”

        “不是不好吃,而是你不会吃,而且你已经味觉疲劳了,根本察觉不出它原本有的味道。”

        唐清露擦干眼泪后就一脸幽怨地抓起绒晶豆准备扔向邢旭。可抬起的手却又有些不舍,这毕竟是一份美食,就这样浪费掉似乎有点可惜。

        想到这她就又啃了一口绒晶豆,可看到那一半不到的绒晶豆她还是很犹豫。她静静的犹豫了3秒就将绒晶豆一把塞入嘴中。

        邢旭望着屏障内心复杂无比

        (失态,竟然被可恶的人类套话了。本王答应过你不会对人类下达灭绝,但抱歉了,本王很可能会失言。不,不对,这不是我平常的样子,平常她应该已经死了,可为什么,为什么下不了心?难道是那个规则?不不可能,即使它是本王下注的规则也不可能。不对,未来的我可能在左右这个规则。也不对呀,未来的我明明变弱了,可为什么。)

        想到这他猛地坐了起来,唐清露一只手掩住鼓起的双腮一手指着邢旭模糊不清地说

        “是你自己不要的,我都吃完了。”

        邢旭走到她面前随手拨开唐清露的右手,然后他用拇指指着自己的眼睛说

        “你能看到多少星辰?”

        唐清露将嘴里的食物全部咽下后才十分惊讶地说

        “啊!”

        “我让你告诉我你能看到我眼里有多少个星辰?”

        “这么多我怎么看?”

        听到这邢旭的脸色也是略有凝重,他眼里也有几颗星辰微微亮起,然后他说

        “你只要看一眼,星辰的数量就会呈现在你心里。”

        “哦。”

        唐清露不情愿地看了一眼邢旭的眼睛,这种极近距离的凝视让她感到有点不舒服,可她又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732471颗。”

        “什么?”

        “你别靠这么近。”

        一边说她还一边将身体往后靠,刚才她因为邢旭眼里的星辰也是有点反应迟钝,可现在她也是反应过来了。

        可谁料她刚后退邢旭就身体前倾一把将唐清露搂在怀里。

        “抱歉了。”

        “啊?”

        还没等她脑子反应过来她就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能量在迅速消失。在她身体内能量吸收的一瞬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无力地向后倒去,而自己的灵魂却被邢旭抱在怀里。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恶罪时漏好灵玄甲与她的联系全部断开了。再然后她就感觉邢旭松开了自己的灵魂,可自己的灵魂看到的景象却十分模糊。她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而恶罪时漏和灵玄甲都在向对方飞去。顿时一道念头就产生在她心底。

        “我这是死了吗?为什么?明明未来的我告诉我。。。莫非那些都是邢旭制造的幻想。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在她绝望之时一股极为强烈的怨念,在这股怨念的趋势下,灵玄甲竟朝着邢旭的眼睛蒙去。出乎意料的是灵玄甲竟真的将邢旭的眼睛蒙住了。

        在邢旭眼睛被蒙住的瞬间她就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在发生扭曲。空间扭曲伴随的强烈眩晕感让她很不舒服。她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来缓轻这股眩晕感。而那股怨念在空间扭曲的一瞬就烟消云散了。

        空间扭曲只持续了10个呼吸,在眩晕感消失后她才缓缓睁开双眼。入眼的一幕就是邢旭盘坐在她面前,邢旭的眼睛被灵玄甲所蒙蔽,他的右手则把玩着恶罪时漏,显然眼睛被蒙蔽并不影响他的视野。

        看着唐清露懵懂无知的样子他笑道

        “这就是十一维的世界之能-幻境。怎么样,要不要猜猜你在何时进入的幻境?”

        “你抱住我的时候?”

        “不对,是我起身的时候?”

        唐清露略有迟疑地说

        “所以?”

        “没错,这就是虚假换意。”

        “你在说什么?”

        “以虚假换现实。这就是十一维的世界之能。”

        “空想之物?”

        “按你们人类的说法确实是这样。”

        唐清露看了眼头顶寥寥无几的黑色棋子闷闷不乐地说

        “恶罪时漏和灵玄甲都被你夺走了。”

        “你也用不到这些东西。”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

        “规则所求之物,皆为栗裘所化,所以我并不需要向你补偿什么。”

        顿了顿邢旭又道

        “樱桃。”

        话音落下樱桃便从唐清露的囊包里跳出,向邢旭手中飞去,只是出来的只是一颗樱桃,另一颗樱桃则依旧在唐清露囊包里躺着。

        “无耻,你还给我。”

        看到这一幕唐清露是真的生气了可邢旭接下来的话则是让她百感交集。

        “停,我知道这件东西的来历,但本王知道你所不知道的隐秘。”

        “不管是什么隐秘,你将樱桃还我。”

        “你母亲还活着。”

        唐清露定定呆在原地甚至不能不能保持身体的平衡,邢旭没管她只是自顾自地说

        “所以这还算的上是遗物吗?但你也不要想和你母亲见面,你们全家都是世界之争的人选,不能呆在一起,因为这样只会加速世界之争的到来,而一轮世界之争只能有一人升为世界,其他人必须死亡。”

        邢旭将灵玄甲从眼睛上摘下来之后又继续说

        “所以你还要急于见到你母亲吗?”

        唐清露的眼泪直接喷涌而出,可邢旭却急忙捂住了她的嘴说

        “不要哭泣,哭泣会引来杀戮。一场就算是本王也难以阻挡的杀戮,而且即便是哭也一定要用笑声做遮盖。”

        虽然这话很可笑可邢旭的表情却异常严肃。唐清露一把推开他的手哽咽之中还尽量克制的说

        “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

        邢旭略微叹了一口气道

        “其实很简单,你只要造一尊傀儡,然后用意念控制她和你母亲见面就好了。”

        “傀儡是什么?”

        “唉,这个世界终究不是本王的世界。傀儡很简单只要用能量捏一具肉身,然后灵魂整个转移到那具肉体里就好了。”

        “可我的本体呢?”

        “随便找个地方藏好就对了。但你本来的身体毁灭后你的实力也会下降,星辰虽是灵魂,却只是以你的本体为坐标投影的。想要修改也可以,但本王并不会交给你这个方法。星辰本就不是人类应该涉及的,本王也是仁至义尽了。”

        “多谢。”

        “本王不稀罕人类的道歉,但看在你的样貌的份上,本王就勉强接受了。”

        唐清露勉强止住哽咽后才笑着问

        “我的灵魂不是很模糊吗?你怎么看到我的样貌的?”

        “的确如此,但刚才你用灵玄甲遮住我眼睛的一瞬我看到了你的样貌,我也想起来一些欢快的回忆,灵魂本来无色,但灵魂被另一种灵魂的阴影遮盖后两种灵魂便会发生交叉,被阴影覆盖的灵魂会在我眼中呈现为肉体。而投放阴影的灵魂会消失。我之前也和姐姐一起玩过这样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