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十三维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章 乌水

        见他们走远之后邢旭直直的往上飞去,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上空,但他仿佛看的不是天空而是另一种东西。

        天上面的蓝色能量越来越浓厚可丝毫没有减慢他的速度,反而让他飞得更快。

        终于他在一定高度时停了下来。他的手向上伸出可却被一个看不见的屏障挡了下来。他将手抵在哪个屏障上喃喃道

        “这就是十一维与十二维之间的屏障吗?有意思。”

        不知为何他突然低下头朝四下望了望,四周什么也没有,除了浓郁的蓝色能量。就在这时他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一下。他连忙收回右手捂在自己的心脏处,惊讶的说

        “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反应?明明她已经死了。为什么?”

        他不由自主的朝一个地方看了过去。明明已经远到根本不可能看见,可是一个画面还是直接出现在了他眼中。画面里一个头发翠绿色扎着双马尾的少女不偏不倚的和他对视了一眼。女孩的脸上先是惊讶,转而变成了害怕,还不待邢旭有所反应就转了个头向远处跑去。

        邢旭见状只是平静地伸出右手淡淡说了一句

        “异端清除”

        随即四指朝上准备朝那个地方挥下去。可是抬起的四指却始终无法落下。他抱着头喃喃道

        “为什么?为什么挥不下去?”

        紧接着他便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眶滑出,同时他脑海中的画面渐渐被血红色的阴影覆盖,阴影的面积越来越大直至覆盖了整个画面,在画面全部被血红色笼罩之后。他才用手擦拭了一下眼睛,可是却有什么东西粘上了他的手背。虽说他的眼睛被血红色覆盖,不过他还是敏锐的意识到覆盖他眼睛的是鲜血。

        “我的肉体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必须要查明真相。”

        他的语气是那么冰冷又是那样疯狂。

        他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就向那个女孩刚才所在的地方飞去。破空声在他耳边呼啸,他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达到了瞬移的地步。而且瞬移距离越来越远,频率也越来越快。不久,他便到了刚才画面地方。只是那名少女早已消失不见。他冷笑道

        “跑的倒挺快的,不过你低估了本王。”

        他蹲下身子将双手按在地上,闭上双眼然后他身前便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影。人影很模糊,但能勉强看出就是刚才那个女孩的样子。人影定定地站在他面前眼神空洞无神就像一台在等待命令的机器。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在那个虚影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随即那个虚影就转过身像刚才那个女孩一样,向一个地方快速跑去。他也迅速的跟了上去。

        大约十秒后,他看到那个女孩的身影了。女孩一直在巷子里窜来窜去,想逃避他跟踪。可就算她跑的再快,又有什么用。但等她转入一个巷子时,她的身形就消失了。虚影转进巷子后,便停下来。巷子里有五扇门,其中有一扇门开着,有一个女人在门口端着一盆水站在那里。在巷子的入口,还有一个大水缸里面装满了水。邢旭扫视了一下那个女人后便在虚影的后颈处拍了一下。然后那个虚影就化为了一团能量消散在空中。邢旭向那个女人问道

        “你刚才有看到一个逃亡的女孩子吗?比我低半头。翠绿色头发,扎着双马尾,一身微红色庭服。”

        那个女人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指着上面。随即便关上门,走进了屋内。

        “消失不见了吗?”他喃喃道

        他又在巷子里扫视几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就看了眼那个水缸。他走到水缸面前,注视着水缸里面。可他只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由于飞得很快导致刚刚整理好的衣衫再次布满褶皱,头发也散乱不堪。他趁着倒影整理了一下衣衫后便瞬移走了。

        邢旭走后过了约半分钟水潭中的水才一股脑从水缸中倾泄而出,变成刚才的那个小女孩。她用双手捂住胸口大口呼吸着空中的能量,脸上也不由露出死里逃生的惊讶与喜悦。只是这种欢喜仅仅只存在了一瞬。邢旭冷漠无情的声音就从她的身后传出。

        “这才半分钟就忍不住了吗?”

        仅一瞬间她的脸上就没了血色。表情却还是凝固在刚才的欢喜中。这种滔天的恐惧感使她并没有回头而是直接逃跑。邢旭并没有追上去反而微闭双眼幽幽地说

        “跑慢点小心前面”

        随着距离拉远邢旭的声音越来越远,可她的速度却越来越快甚至勉强达到瞬移。一头绿发迎风而舞异常美丽,她飞速解下了头上的两个皮筋向前方扔去。

        两个皮筋上均有一个单樱桃挂饰。它们碰撞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只瓢虫。

        “樱桃,快去找父亲求救”

        闻语那只瓢虫闻令就向左前方迅速飞走。

        又过了许久许是累了她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来急促,她向身后看了一眼发现邢旭好像并没有追上她,这使她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可拧回头时她却撞到了什么东西不,准确来说不是她撞了上去而是她被一股极为庞大却又极为温柔的能量拦了下来,这股能量很温柔生怕伤到她,以至于让她产生了歉意。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这股能量的主人并准备向他道歉,可看到邢旭的一瞬那些道歉的话语就卡在嗓子里。

        “我说了跑慢点小心前面。”

        拦住她的人正是邢旭,邢旭依旧是不缓不慢的样子,仿佛是在享受这种追杀的过程。她连连后退并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千里桃花落”

        仅一瞬间她的身形就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无数的桃花花瓣从天空中突兀的出现。向地上落去。每一片花瓣都很粉嫩,邢旭伸出双手在桃花雨中接住了几片桃花花瓣捧在手心。这一幕非常唯美可却透露着森森杀意。邢旭笑了一下淡淡道

        “不错的招式,只是看样子你应该才刚领悟吧,要不然也不至于只有五步之远。”

        桃花雨依旧在下并没有人理会他的话。不过他也不生气而是继续说

        “做笔交易吧!做我的妻子,我就帮你完善这招式的唯一一个缺陷。”他的脸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让人摸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她依旧没有理会邢旭,只是一片落在地上的花瓣微微颤动了一下。邢旭微微笑了一下继续说

        “怎么样?唐清露!”

        她还是没有理会他,他也不恼只是抛下手中的花瓣去接另一片正在下落的花瓣。他将那片花瓣夹在两指间放到面前,微笑着说

        “怎么样,找到你了吧。”

        那片花瓣瞬间变大从他的手上挣脱并变成了唐清露的样子,同时其它的花瓣也都消失了。

        唐清露唤出了一把碧蓝色的长剑,用剑指着邢旭,可她提剑的手却始终在颤抖,她一步一步地向后缓缓退去还不忘问道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又为什么要追杀我?”

        邢旭上前一步张开嘴正准备说话却被唐清露打断了

        “你不要乱动,刀剑不长眼。”

        听到这威胁的话他反而笑了一下

        “你的声音真很好听。”

        “你究竟是谁?”

        这时邢旭注意到从唐清露身后很远处有十四把飞剑疾驰而来,它们的后方还有一个踏着飞剑疾驰而来的身形。

        邢旭本就眯着的眼睛此刻眯的更深了,他看着那些飞刀喃喃道

        “碧璃?在下有点麻烦了。”

        邢旭又看了眼唐清露朝对方露出一个灿笑说

        “那么下次再见了,我可爱的妻子。”

        下一刻他就遁入了虚空,邢旭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出现在一间房屋的屋顶上继续望着唐清露。

        那个疾驰而来人的是一位海蓝色眼瞳黑色短发的年轻男子,他的眼中充满着愤怒。他的身材苗条却含着异常恐怖的力量。那些飞刀的样子颜色以及大小都相同只是篆刻着不同的纹路。并伴有金色的波纹在碧绿色的刀身上游动。青年从剑上熟练的跳下,他扫了一眼唐清露,确认对方没事之后,眼中愤怒的色彩才渐渐消失,替代它的是疑惑与怜爱。唐清露一头扑入了男子的怀中,她手中的剑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响声。

        “爸爸,刚才有一个衣着怪异的男子在追杀我。”

        “好了好了,别哭了爸爸在这呢谁还能欺负你了。”

        “可万一你打不过他怎么办?”

        青年慈祥的表情出现了一丢丢的停滞,却还是用手扶着唐唐清露的头说

        “如果我打不过他,那他为什么要跑呢?爸爸我在神韵界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对那个在我之上的人也已经死了。所以不用害怕有人欺负你啦”

        唐清露依偎在他的怀中不想离开。15把飞剑首尾相连的飞入青年的体内,他一边抚摸着唐清露的头,一边说话来安慰其受伤的内心。不多时在青年来时的路上出现了六位身着蓝色衣袍的男子,跑在最前面的一位停下脚步站在一侧低着头小声问道

        “家主发生了什么吗?”

        青年面不改色地说

        “十一维出了异端。”

        “异端???那种东西竟然还能卷土重来?”

        唐清露擦了擦眼泪从青年的怀中挣脱出来补充到

        “这次的异端应该估计达到了谨言级,但灵智好像出现了一点点问题”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除了唐清露的父亲,他依旧沉着冷静的说

        “你们是怎么相遇的?他都做了什么?”

        唐清露想了想然后指着左上方的天空说

        “我正在巷子里闲逛,就突然看见他站在天上摸索着什么,然后他就看到了我。他的眼角流着鲜血很是吓人。我就吓跑了再然后他就开始追我了。”

        众人向左上方看了过去回过头却均是一脸疑惑地他们异口同声的问

        “那么远的地方真的能看到吗?”

        唐清露双手插着腰嗔道

        “你们是在质疑我?”

        唐清露的父亲终究还是见识广博解围道

        “问题不是多远,而是方向,那个地方是元蒂所在的方向。那个人我也看到了一眼,看服装应该不是十一维的产物。所以他极有可能是其他维度来的。而今日因为要迎接新王,所以迎接王回来的维度管理台需要当日停用以确保安全。本来是划分在君临但君临却刚好需要维修停用了,平仗也是三日之前就处于维修状态了。因此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王!”

        听到这个可能时所有人都比刚才更加震惊,唐清露却感觉到一阵后怕。

        她颤颤巍巍的说

        “怎么可能有低纬度上来还能靠能力压制我们十一维的人存在?”

        哪个领头的男士说

        “可能是他已经接受了加冕。”

        “不可能,他又没戴那顶丑陋的王冠。而且首会还没展开。”

        “的确这也是个疑点。”

        随后他看了看唐清露散乱的长发说

        “头发也不扎起来就在街上乱逛?难怪会被异端盯上。”

        唐清露嘟着嘴不满地说

        “我不是让樱桃叫你们去了吗,要不然我也不会获救。”

        众人只感觉一阵凉意从他们的背后袭来,看着众人呆滞的模样唐清露有些不解,父亲看出了她的疑惑幽幽地说

        “通知我们的是一位女子。难道那名女子也叫樱桃,还是说连樱桃都学会了拟态?”

        这时唐清露才感到有些后怕说

        “樱桃就是我的那两个皮筋呀!它不是向你们求救去了吗?”

        那个领头的男士结巴的说

        “那那那那万万一是樱樱樱桃桃桃桃迷迷迷路了呢?”

        众人也连忙说道

        “对呀小姐,万一是樱桃迷路了呢?”

        唐清露的父亲也说

        “不排除这个可能,你让灵莺出来找找。”

        可纵使他的语气再冷静,那十五把飞刀却从他体内窜了出来连成一个圆环,而且转的却越来越快,这是他情绪剧烈波动的象征。转的越快自然也表示出他的情绪波动越剧烈。

        “嗯”

        只见唐清露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胸前闭上双眼微微低头,她头发上的碧绿色竟缓缓褪去,露出她原来的黑色头发。那些碧绿色的能量在她的胸前凝聚成了一只碧绿色的灵莺。

        随着唐清露睁开双眼。那只灵莺也睁开眼睛飞向天空。

        不过它只飞了一米就又飞了回来,落在唐清露张开的手上朝一个地方叽叽喳喳叫了两声就消失了。

        一行人朝灵莺叫的地方看去果然在一个屋顶上发现了邢旭的身形。

        唐清露的父亲几乎是一瞬间就冲了过去,那十五把飞刀首尾相连朝邢旭刺去。邢旭并不慌张反而缓缓站起了身朝唐清露招了招手,他的手指上赫然挂着两个樱桃样的皮筋。可就在飞刀离他还有毫厘时他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