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十三维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章 探花

        十一维璞溢森林

        这里树木林立,百草繁茂。宽大的叶片青翠欲滴,地上的小草随风飘摇。一条瀑布从崖壁落下在虽没有集成水潭却滋养了两岸生灵。两座山峰垂直相接,挂着瀑布的悬崖水汽弥漫,山头还伸出几根粗壮的树根,树根雪白如玉不似凡物。另一座山头敦放着一块半径近一米的青岗岩。苍绿色的青苔为它添了几分姿色。

        溪流边一片草坪上方的能量陡然扭曲,邢旭从扭曲的能量中缓步走出,随着他的脚步落下被压弯的小草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就像是将干枯的叶片揉捏发出的声音。

        可那些小草却又青翠欲滴,被压弯后还能再次挺起腰杆。

        邢旭走到溪流边随便找了一块青石,他站在青石上蹲下身子将右手探入水流中。

        湍急的水流从他的指缝间滑过没有一丝停顿。他意犹未尽地站起身,四处望了望就轻轻一跃便从崖底跃上那块巨石。这里准确来说并不是悬崖,因为它仅仅只有三十米高。可它的陡峭却完全称的上天谴这个词。邢旭面朝溪流负手而立,一阵风吹来吹起他的外套。也吹起了漫天的水汽,水汽弥漫在他身为他增添了几分仙气。一头黑发也迎风而立。他看着那些白树根露出一个温雅的笑容。

        “你还打算躲着吗?”

        见白树根没有反应他又补充道

        “别躲了,既然本王在这里,就证明你们的计划就已经无法实现了,与其在这里苟且偷生还不如让本王来清理你的恶孽。”

        许久许久从瀑布内才传来一声深深的叹息,白色的树根分分扭动起来,从瀑布内也伸出几条树根。一朵漆黑如墨的玫瑰花也从水底浮了上来。

        她微微摇晃身子清透的水露便被她甩了下去。黑玫瑰缓缓飞起与邢旭保持在同一高度。

        那些白树根直接连着花朵,总共七条树根,还有一条树根被斩断了,切口光滑,显然是被利器斩断。

        玫瑰花的花苞还没有完全绽放,这使它的模样像极了缺了一条触手的章鱼。

        两侧的花瓣向后散开露出一个女子的脸蛋,她的五官精致,眉毛仿佛是两片纤细的柳叶,一颗红纱点在她洁白的额头,她的样子仿佛是一个高洁不厄的仙女却又留有一颗尘心。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明明对方身上没有任何能量流动,可女人那敏锐的直觉却告诉她,对方非常危险快点逃离。

        她没有选择逃离因为她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而且对方的样貌自己又仿佛在何处见过,可她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在何时遇见的。尤其是在看到对方手上的皮筋时,她甚至感觉到一股气愤的情感涌上心头。

        他们就这样注视着对方,终于她忍不住了,丹红色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了细柔而平淡的声音。

        “你是如何发现我的?又是何时发现我的?”

        “你身上这么浓郁的因果气息想隐藏起来很难,所以在你吸收水灵与风灵时我便发现你了。”

        “那你为何不直接对我动手?”

        “呵,你这小姑娘倒是聪明,我想知道你们的计划。”

        “原来如此,看来那群家伙还不是那么肮脏。”

        听了她的话邢旭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了

        “哈哈哈,你这家伙倒是有趣,自己小命不保还有心情考虑他人。”

        “。。。”

        “不过就如我刚才说的,你们的计划终究会失败。”

        “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明明你也又非常重要的人。”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邢旭才发现唐清露的皮筋还在自己的左手中握着。他不动声色的将皮筋收进衣兜笑道。

        “我们做笔交易吧!把你的身体给我,我放你的灵魂逃离。”

        听到这花她的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看来今日不能安然无恙的度过了。她尽量平静地说

        “乍一看很是公平可却异常无理。”

        邢旭冷笑道

        “你有选择的余地吗?”

        “的确没有。”

        “所以,就这么想死吗?”

        邢旭眯起双眼端详起眼前的美人,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看到对死亡的害怕,仿佛死亡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放。

        “吾乃潇彰颜玫瑰花王,九维万古山山主,在此赌上灵魂请求与您一战。”

        邢旭眯起的双眼猛地睁开,他没有想到对方来自万古山。但随即他又想到万古山在三维,应该只是名字重了。

        “潇彰颜吗?很好本王接受了你的挑战。不论结果如何,本王已经认可你的灵魂,就让本王来斩断你的因果锁链。”

        他抬起手,随即方圆十丈便被一片阴影笼罩,阴影笼罩的范围不多不少刚好将潇彰颜和邢旭覆盖。潇彰颜此刻感觉有一位高达万丈的巨人在俯视自己。那个巨人二话不说便向她轰出一拳。她连忙比划一个手印,手印结成后她的气势一路暴涨直逼慕灵。

        她的身上散发出黑色与红色的火焰正是慕灵独有的能量外放,只是她终究是通过外力达成,这些火焰不是外放而是从体内溢出。

        没有在意身体的变化,她再次变换手印结成一个又一个诡异的形状。然后以自身生命为根本一拳打出。

        两只拳头碰撞在一起并没有想象中的能量爆炸,潇彰颜的灵魂在与拳头接触的一瞬就被打出来了。

        她的灵魂是人形少女,雪白的肌肤在出现的一瞬就被许多灰色线条包裹成一个粽子。仅仅只露出她精致的小脸,灰色线条已经开始入侵她的灵魂,在她的脸上幻化成诡异的纹路,唯独她额头的一点红砂没被侵染。

        潇彰颜的身体却依旧保持向前飞去的姿势,仿佛那个巨人根本不存在。

        邢旭一步跃起将她的身体接住,而后又踏着虚空轻轻一跃便飘到潇彰颜的灵魂边。

        邢旭左手揽住潇彰颜的身体,右手食指在她灵魂的额头处点了一下,在两者接触的瞬间便有耀眼的白光从红砂中放出。

        白光散去时邢旭已经盘坐在青石上,潇彰颜的身体被他扔在一边。她的灵魂则坦诚的跪坐在他面前。

        瞥见她拘谨的样子邢旭噗笑道

        “灵魂没有礼器之说,你不必这般拘谨。”

        “嗯”

        虽然如此可她还是将左手挡住琼部,右手掩住礼密。

        邢旭无奈的摇了摇头说

        “虽然我延缓了你的死亡,但你的死亡已经是事实,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想问的?”

        没有思考她立马问道

        “你喜欢的人叫什么?”

        “。。。你真是问了个最不该问的问题。”

        “那你喜欢的人叫什么?”

        邢旭看见她眼里的光芒,却依旧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转了一个话题。

        “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无可奉告。”

        “同解”

        “。。。”

        她眼里的光芒转瞬之间便消失不见,望着四周的能障,她只能露出一个惨笑。

        “想不到你真的能帮我斩断这些因果。”

        邢旭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想不到你也会笑。”

        “那些因果封锁了我的七情六欲,现在没了那些因果,我的七情自然也就回来了。只是没想到最后唤醒我的竟是我对一个陌生人的执念。”

        “本王也不知道你对何人的执念如此之深,但你们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情。”

        “我都说了,那是个陌生人。等等!你说什么?”

        “你对他的执念太深了。”

        “不是这句,你刚才说你是谁?”

        她脸上充满了惊讶,双眼紧紧地盯着邢旭。邢旭只是平静的说。

        “王呀,怎么了?”

        她脸上的惊讶变成呆滞转而又露出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表情。最后变成如释重负。她诚恳地盯着邢旭问道

        “请帮我一个忙。”

        “但说无妨。”

        她朝自己的身体招了招手,身体受到召唤后花瓣开始缓缓转动,紧接着便有一个玲珑剔透的小球飞出。

        她将小球捧在手心,她的眼神在看到小球的一瞬间也多了几分女王的神采。

        她尽量将双手前伸,腰身前倾,额头几乎贴到地面,但她不在乎此刻自己自己显得多么卑微,也不在乎自己此刻春光外泄,甚至有意无意的调整身子,使自己显得更加妖媚诱人。

        “这是我从各维度收集的所有花的灵元。请您帮我把它们埋在神韵界。”

        她还想说些什么但又有些犹豫,她不敢确定邢旭是否是那个人。那个自己因果锁所链接的人。

        邢旭看了眼潇彰颜,一种微妙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

        “可以,我们做笔交易,你把你如何将灵元藏起来的方法告诉我,我就帮你。”

        听到这话潇彰颜眼中也再度泛起光芒。

        “这种隐藏方法就刻印在灵元中,在您培植时它就会自行传递给您。”

        似是怕邢旭不信她补充道

        “这种方法是我万古山独有的,而且不受维度差异影响。它不是在黑色能量块中开辟空间,再而将黑色能量块融入影子中。从而达到形影不离,外人也无法强行夺取和察觉的绝佳隐藏方法。”

        邢旭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便静静看着潇彰颜,他很期待潇彰颜下来的反应。

        潇彰颜眼中的光芒更盛可她依旧不敢抬起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邢旭依旧没有任何行动。

        潇彰颜感觉自己的腰都酸了,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灵魂体,但这种感觉却非常真实。终于她忍不住了。她坐起来将灵石扔给邢旭后正色道

        “这灵技是由我万古山初代花王所创,花祖虽是三维可却是一方世界。所以这灵技不仅仅可以储存活物,还能治愈空间内生灵所有伤痛,空间中没有时间概念所以不用担心其内储存的物品会恶化。空间内储存的物品会随着传承进入下一代花王的影子中,包括历代花王的能量。这也是我们从三维发展到九维的根本。但我们却从未出现过内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其中还有一个很隐晦的密秘。那就是历代花王在接受传承时也会接受到初代花王的记忆。”

        说到这时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仔细观察者邢旭的表情,因为她刚才说这些话便是为了验证邢旭的身份。

        邢旭的脸色自刚才开始便经历了平静、怀疑、冷漠、无奈等一系列变化,虽然邢旭的表情恢复了平静,可他的内心却依旧是波涛汹涌。发现潇彰颜正在盯着自己后极为冷淡地说。

        “看我干什么?继续说下去。”

        虽然邢旭是这样说的,但她还是能感觉到,邢旭在看她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爱屋及乌的温柔。无奈的思绪便如洪水猛兽一般涌了出来。

        “我是最进一代花王同样也是3000亿年来灵资绝佳的十位花王之一,所以我看到了初代花王很多记忆,其中就有一袭身影与你相似。所以,爹,好玩吗?”

        “哈哈哈,没想到在这里能遇上这样有趣的事,原来你身上那无尽的因果锁果然是与我相连的,也对,若不是与我相连一个人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因果。对了,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没有了。老妈的传承里有封锁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将那些记忆表露。但可惜的是对死人没用。”

        “没错,你确实死了,但我这黑幕将你隔绝在了死亡与生存之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比如是何人将万古山灭了的?本王可是有仇必报的。”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说

        “没有了,只是我还想再看一眼娘亲。”

        邢旭缓缓地低下头沉默了很久。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潇彰颜很快便确定了心里的那个答案,所以她也没再多说。

        邢旭抬起左手随意挥了一下那些黑幕就开始慢慢消散,潇彰颜的灵魂也随黑幕的消散一点点消散。

        即使看着自己的灵魂慢慢消逝她也没有任何行动。直到她完全消散父女二人也没有再说任何一个字。

        在潇彰颜的灵魂完全消散后邢旭便将灵魂全部浸入灵石中。随着他眼中的光芒消散,灵石中也出现了另一番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