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十三维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章 帷幕

        灵石内空间

        广袤无垠的花园上一位身穿四色庭服,赤裸双脚,头上戴着花环的女子正蹲着身子侍弄着一朵花。这片花园上没有道路,唯一有的只是一条浅浅的小路。邢旭的身形悄然无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尽管没有回头但那名女子却知道有外来者。邢旭的眼睛在看见女子时露出了深深的怀念。那名女子继续玩弄着花朵没有在意邢旭的到来,邢旭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终于那名女子开口了。

        “花王之位传女不传男。阁下还是请回吧。”

        邢旭淡淡地回了一句

        “万古山已灭,世间所有花灵已死。”

        听到这她的身子忍不住地颤抖起来,她站起身说

        “这不可能,你究竟是谁?”

        她的语气中透漏着无边怒火以致她的音色都出现了变化。

        “最后一位花灵已被我抹杀,她们不该承受这些因果锁”

        “大胆狂徒。你不配质疑我王的决定。”

        话音落下四周的场景就发生了改变,蔚蓝色的天空变成黑色帷幕,帷幕上布满歪曲的折痕,大地则变成绝对平整的白色平面。而他们两个却出现在空中。

        帷幕中伸出许多暗红色的条纹向邢旭缠绕过去,奇怪的是哪些纹路在靠近邢旭一臂之时便又缩了回去。

        “这些小把戏对我没用的。”

        略做停顿后他才道

        “毕竟这是我留下的法则,你说我说的对吗?无色魔方。”

        听到这那女子的身形突然一震,一段悠久的记忆也被她回想起来。仔细听听她才发现邢旭的声音还是那样熟悉,只是少了之前的狂傲。更多的是沉稳,平淡。

        “主银?您终于回来了。”

        她转身扑进邢旭的怀中并将自己的脸埋进邢旭怀里。

        然后她自顾自地说到

        “看来我的任务也结束了呢,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这无尽的岁月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快乐,再见了,主银。”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不舍,但却十分果断。只是她没注意到邢旭的脸色自始至终都很平淡。

        “先等等。”

        她没有抬头而是贪婪的依偎在邢旭的坏怀里笑到

        “看来主银还是舍不得我呢。”

        “。。。你应该知道以她们仅仅九维的实力要踏入十一维根本不可能,这种低级的错误你为什么要犯。”

        没等她回答邢旭补充到

        “你犯了三个错误。1.你不该在如此之早的年份将她们带入十一维。2.你不该随意拥抱本王,虽然这可能是她之前的习惯。3.你不该用你那沾满污泥的双手弄脏本王的疏衣。”

        “啊”

        她呆了一会才带有怨恨地回道

        “主人的手环现世了,我不允许它落入任何人手中。”

        这时反而轮到邢旭震惊了,他将手搭在地方的头上说

        “原来如此,手环在哪?本王会亲自收回来。”

        “在扰悠界的一个拍卖会上,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

        “唉,本王又不能好好玩耍了。”

        接着他又喃喃道

        “********,********。********,********。”(古语***)

        (数据已删除)

        她的身体在邢旭的喃喃声中渐渐变得稀薄,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她低声道。

        “太极参两仪,两仪生三千。三千世界转,万古悠经传。对吗?”

        “对的。”

        听到邢旭的回答她的嘴角也是微微扬起然后,她又淡淡说道。

        “你变了呢,小邢砸。”

        随着她说完她的身形也刚好消失。邢旭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邢旭自始至终都没看到她的面孔。他依旧没有忘记那长脸蛋,但他永远也想不起来那张脸蛋。

        抬起头他的眼中轻松之色已然消失不见,他看着眼前银色的魔方和一个手掌大小的太极盘时,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魔方从他的左手手心飞入他的身体。太极盘则悬停在他面前。

        “太极盘原来是你搞的鬼。”

        他冷哼一声甩了一下右手将太极盘收入袖中同时退出来灵石。

        从灵石中退出后他便站起身将灵石收入口袋中,紧接着他又在周围收集了许多枝条,将它们编成了两个茶壶大小的棋盒。

        他将潇彰颜上半部分的花朵放在左边的茶壶上,将那些根须斩下放在右边的盒口上,在两个棋盒口上分别显出白色与黑色法阵。

        从法阵中又分别伸出白色与黑色的线条将潇彰颜的身形团团包裹,然后就有黑色与白色的棋子透过法阵落入坛子里。

        邢旭在做完这一切后,又飞向天空他举起的右手抓紧又松开,在松开的一瞬间便有一层蓝色屏罩自他手中展开。蓝色将方圆五里的一切都笼罩在内,在罩子形成之后又消失不见了。这张罩子能防止外人进来,算是一种简陋的结界。

        落在地面后他就陷入了沉思,因为在他抹消潇彰颜后他搜到了几个画面。

        首先是一个男子的背影,他站在桌前,弯着腰低着头,正在端详桌子上的一个物件,背在身后的双手不停的敲打着刻刀,桌子上摆放着一颗黄色的能晶,它散发出昏黄的能量为这黑暗的画面添了几分暖色。

        桌角放着一块六边形的盘子,盘子中心是一块雪白色的能晶,能晶上还有些许漆黑的字迹,只是画面的阴暗让人无法看清写的是什么。

        四周青色的能晶上均有一个由黄金色能量绘成的图案,这样的图案总共有六个分别是一朵玫瑰,一顶王冠,一只龙爪,一群蠕虫,一个齿轮和一个漩涡。

        圆盘上玫瑰的颜色由平静秃然变亮,那名男子被这能彩晃到了眼睛,他用手挡在眼前脸上却是露出激动的表情,但这种光亮只是昙花一现便瞬间消失,连同一起的还有它原本的光彩。

        男子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是惊愕、愤怒和质疑。桌子被他猛地掀翻,上面的各种器械落了一地,那块黄色的能晶落在地上发出咔嚓声,一顶黑色的王冠恰好落在它旁边,皇冠上的纹路被照的一清二楚。随着又一声咔嚓声响起,画面全部变得黑暗。

        第二张画面中一条黑色的巨龙正趴在山洞中,山洞外边红霞漫满天,巨大的眼睛缓缓睁开,它看向洞外呆滞了片刻,随后她长长吐了一口气又闭上了上双眼继续沉睡。

        第三张画面里一名男子正在和一群衣衫褴褛,样貌柔美的女子行鱼水之欢,那些女子的右肩上均有一个粉色的印记。男子正在运动的腰部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向窗外脸上露出了一个淫晦的笑容。

        “咯咯咯,终于死了,这下就没人来阻止我了,就是可惜了那副身体,那白净的大长腿,那无暇的美貌,真不是这般肉礼比得上的。唉,真是太可惜了,也都是她不知好歹。活该第一个死。”

        第四个画面是一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站在一座宫殿里,殿外晴空万里,他的右手上握着一个同样的六星盘,他望向殿外许久才吐出长长的一口气,然后直到画面消失他都没有其余动作。

        最后的画面是一只蛤蟆,它全身大部分被笼罩在黑暗里只露出了一张嘴,血红色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它只是打了一个哈欠就闭上了眼睛,似是对潇彰颜的陨落不屑一顾。

        从这些画面中退出来后,他又看了眼潇彰颜的身体,她的身体已经消融大半,黑色与白色的棋子也快要装满棋盒了。

        邢旭随便从潇彰颜的身体上扯下一片花瓣将它融入影子中。黑色能晶让他的影子更加五黑深邃,他从地面上捡起几颗树枝确认了这种空间储存法术的安全性后才将灵石投入其中。

        在一切完毕后潇彰颜的身体已经全部被炼化了。这时一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意在他脸上浮现。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就瞬移走了。

        十一维蒲林学院

        此时一群年龄相差较大,但实力相差无几的学生正站在一个院子里。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一位老者,准确来说是老者手中的笔。

        老者握笔的手在空中游动,笔尖随着他的挥舞流出些许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悬浮在空中形成了一个阵法。阵法完成之后老者就让他们自由练习,自己则用能量凝聚出一个凳子坐在上面看他们练习。

        时不时会有青烟从学生刻画的纹路中散出,这是失败的表现。突然一片金光在学生中炸开,看到这一幕所以的学生眼里都露出羡慕之色。

        那名老者的脸上也露出满意只是这满意中还有些许惋惜。

        殆金光散去一个完整的阵法显现在众人面前,与此同时一位女子的身形也露了出来。金光完全散去也终于看清了女子的样貌。

        那女子便是唐清露,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她脸上也只是露出一个刻板的笑容。显然这种情况已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她也不在意这种阵法。在老师的示意下她又给同学们演示了一遍,之后她便凝聚出一把椅子在老者左边坐下。

        院外一棵树木略微摇晃了几下邢旭的身形便出现在一支树枝上。

        他很迅速地在众人里找到唐清露。见到对方与师同起同坐时不由笑了出来。

        察觉到邢旭的视线后唐清露疑惑地向这边看了过来,可她却只是看到了一棵平平无奇的树。邢旭看到这一幕笑得差点掉下树枝。

        “哈哈哈,还好我使用了时间灵术,要不然你还真的能看见我了呢。”

        可随着唐清露用来扎头发的一个沙漏型的物件倒转180度后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与此同时唐清露的瞳孔也在急剧收缩,极度的恐惧让她立马站起了身,她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长剑。

        可邢旭的身形却又消失在她的眼中。

        “唐清露”

        “唐清露”

        “唐清露”

        不知多少声后唐清露才回过神来。她的耳畔还缭绕着阵阵钟鸣。

        那名老者手中举着一尊青铜色的钟。见唐清露回过神来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你都可以给老师说,但你先把清雨剑放下。”

        她指着那棵树说

        “老师刚才明明有个人在哪里。”

        “好好好,你先把清雨剑放下再说。”

        唐清露略有迟疑地收起了清雨剑,还不时朝那棵树望去。

        “你能告诉老师发生了什么吗?”

        “老师,刚才有个人在哪里看着我,我……”

        还不待她说下去院子的门就被打开了。从门外走进来的赫然是邢旭,此时的邢旭已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庭服,在他的胸口处还有一个唐家的标志。

        邢旭还微笑着朝唐清露招了招手,唐清露的心情已经紧张极致,邢旭不缓不急地走过来,他朝那味老者淡淡道。

        “见过何老先生,我是家主派来接小姐回家的,最近十一维出现了异端,还望老师见谅。”

        他的态度很是散漫,而且何杖也观察到了唐清露的紧张。

        “唐清露,你知认识这人吗?”

        “老师,我...”

        还不带她继续说下去,邢旭便给她传了一句话

        “如果你不跟我走,我现在就杀了他们。”

        她愤恨的看着邢旭,但她又不敢怀疑邢旭的实力。她张了张嘴阴着脸说

        “嗯,他说的如实。”

        邢旭从她严眼中看出害怕,担忧以及一丝犹豫。便又传音道

        “不要想了,恶罪时漏虽然可以逆转时空但本王已将你逆转时空设为因,只要你敢逆转时空他们便会被你亲手害死。”

        唐清露的脸色愈发阴沉,那一丝犹豫也烟消云散。

        “走吧”

        说完邢旭就转身向大门走去,唐清露并未跟上去只是定定站在原地。邢旭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暗淡神伤的唐清露也是叹了口气。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唐清露面前,伸手按在唐清露的肩上随机二人的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两人消失后从人群里走出一个学生,他担忧地询问老师

        “老师,这。。。”

        这名学生叫林涵,他在这群学生里的天赋仅次于唐清露,而且对这个比自己强的女子一直怀有幻想。

        何老也是猜到他在想什么,但一个真言不是他们能对抗的存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

        “林涵你去找张老师,我去通知一下唐家。”

        说完他便向们外跑去,连手上的古钟都忘了收回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