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姑娘她千娇百媚
字:
关灯 护眼

10.今日怎么不守礼了

        崔仪容一面染着凤仙花,一面对丫鬟粉桃道:“那王麻子可送去了青玉院。”

        粉桃答是。

        催仪容唇角微勾“好你个陆秋暝,这回儿我定叫你身败名裂。”

        ______

        秋暝趴在轩窗上,抬头望月华如流水。

        她在想,她要怎么样才能见到她的便宜亲爹。

        她被接回来这事儿,西北王府肯定早就知晓了,可是今日却未曾遣人来问,他们对她的态度真是耐人寻味。

        正想着,忽听檐上,瓦片轻响。

        她立刻闭眼假寐,那人在她窗前站了一会儿,转身走了两步,却又折了回来。

        他进屋抱起趴睡在窗前的秋暝,打了帘子又将她放在床上。

        那人起身要走,腰间的宫绦却猛得被扯住,跌坐在床前。

        他抬眸对上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女子目光灼灼的盯着他道:“王爷,今日怎的不守礼了?”

        他轻笑起身,说道:“有人来了。”

        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门外,隐约有人影晃动,秋暝蹑手蹑脚的挪到门前,就见一根细小的竹管戳破纸窗,她伸出食指堵住了竹管,不一会外头“扑通”一声,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楚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要怎么处置他。”

        秋瞑拉开房门看着地上的人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呗。”

        秋瞑嘴上说着,手也没闲着,扯了麻绳将地上的人绑了起来,用抹布将他的嘴堵上。

        又对楚钰说:“劳烦王爷,帮我把他扔到崔四的院里去,不用给他解绑,吓唬吓唬她就行,毕竟我在这儿也待不得太久,没必要再节外生枝。”

        楚钰点头,提溜着那人的衣领,翻身出了院子。

        秋瞑把头发打散,吹了灯,上床躺着。

        不多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那些人进了院子,直接推门进了秋瞑住的屋子。

        油灯又被点亮,秋瞑揉着睡眼惺忪起身,看着满屋子的丫鬟婆子,以及站在最前排的老太君和崔仪容道:“祖母,四姐姐,这是怎么了?”

        崔仪容急切道:“祖母,粉桃分明看见她这屋中进了男子。”

        老太君沉默片刻才开口:“陈嬷嬷,搜吧。”

        秋瞑垂下眼脸,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看来她这祖母也是个惯会装样的,根本不像面上那么和蔼可亲,至始至终没有问过她一句,就已经给她定了罪。

        陈嬷嬷仔细着搜完一圈,才来回禀:“老太君,没人。”

        秋瞑抬起头,眼里满是泪水,她一句话也未说,可在场的人却都懂了她的苦楚。

        她起身将头发随意一挽,边收拾起包袱,边道:“祖母,养父养母膝下只有我这个女儿,在路上耽搁了月余,他们该是想我了,明日我便回青城去。”

        秋瞑不诉委屈,反而捡了台阶给她下,老太君望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早些休息,有什么事儿时明日再说。”老太君丢下这句话,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青玉院。

        院子里又只剩秋瞑一人,她干脆就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她又被大声哭闹、尖叫吵醒了,抬眼看了下窗外,天还灰蒙蒙的,只有些许泛蓝,估摸着时辰,便又再次睡下了。

        直到天光大亮,喜鹊端了热水进来,她才拖拉着起身。

        只是喜鹊放下面盆,却没跟往常一样立在一旁等着伺候她,而是神神秘秘的走到她跟前,小声开口:“表姑娘,四小姐昨个儿夜里上吊自溢了。”

        她原本脑子里还一团乱,听到喜鹊的话猛然惊醒,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喜鹊仔细打量她震惊的神色,回道:“是真的,婢子亲眼所见。”

        心下略一思索,她便知事情是冲着她来的,有人不想她再继续留在这里。

        不一会儿,陈嬷嬷从外边儿进来,说是老夫人有请,秋瞑跟着她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