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姑娘她千娇百媚
字:
关灯 护眼

4,琵琶的秘密

        秋暝走了两日才抵达京城,她边走边问,穿梭坊市许久,才摸索到了汇通的总商号。

        那掌柜见她从包袱里掏出了一大把存票,便直接将她迎进了内室,掌柜数了数一共73张票又对她道:“姑娘可是都要取走?这可不好办呢。”

        掌柜的让小厮端了饭菜,又唤了好几个小厮帮她去找齐东西。

        秋暝拿了筷子,装作不经意的问到:“掌柜家的儿子今天可来了?”

        那掌柜抿了口酒才苦笑道:“鄙人福薄,膝下只有一女。”

        秋暝不再多言。

        因为存票年份久远,又多,小厮们找了约莫两个时辰才找齐了存票上的东西。

        秋暝看着各色钗环首饰堆满了半个屋子,其中还夹着几张银票。

        掌柜递给她一张单据,上面列明了这么些年来保管与护理这些首饰的费用,秋暝瞅着这些首饰确实是纤尘不染,就是如此随意的摆放也是褶褶生辉,又看了眼最末尾写着的八千两银子,也爽快的付了钱。

        掌柜接过银票,道了声谢,又掏出枚玉牌给她,这玉牌与当初习风给她看的一般无二,只是习风的那枚在角落里刻了个小小的楚字。

        “这是本店的新业务,客人可以租下一个柜子用于存放物品,钥匙由客人自行保管,如要取出物品只需出示玉牌便可自行打开柜子,这是小女想出的主意,叫做保险柜,保险柜按月收费算起来要比之前不管存没存满一年都得按一年收费可划算太多。”掌柜摸了摸胡子,笑得颇为得意,他原以为他没儿子等他百年之后这偌大家业没人能替他撑起,没想到他女儿竟是个经商奇才,这保险柜一经推出便大受追捧。

        秋暝接过玉牌,拿钥匙开了柜门把这些个首饰物件通通放了进去,只随身带了银票房契,给了掌柜三年的租金,她又问掌柜:“有谁的玉牌是在上面刻了楚字。”

        掌柜心想还能有谁,在他玉牌上刻字的就只有一人,但他还是严肃道:“姑娘,这是客人的隐私,恕在下不方便透露。”

        秋暝也不强求,掀开被布包裹着的琵琶:“这琵琶的主人便是那玉佩上刻着楚字的人,劳烦掌柜转交给他。”

        掌柜点头应下,秋暝开口告辞离去。

        秋暝才刚出了商号,一抹月白身影便与她擦肩而过,他还一如既往的喜爱白色,秋暝刚想开口叫他,却瞥见他眼里的阴鸷与冰冷,他显然是不认识她,这样的眼神会是他么?还是说这世间真有两个生的一模一样的人。

        秋暝想了想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她转身上了商号对面的茶楼,选了二楼靠窗户的位置,楼下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她一会看看老翁捏糖人,一会又看小娘子磨豆腐,有趣极了。

        等了许久那白衣男子才从商号里出来,他单手提着那把琵琶,脸色比刚才还要骇人,只见那白衣寻了个僻静的巷子竟直接将琵琶甩了出去。

        她等那白衣走远后,才下楼去寻那琵琶,那琵琶已经被他摔成了两半,她眼神移至琵琶断裂处,那半截琵琶里赫然镶嵌着一枚小小的钥匙。

        她这才想起楚钰跟她说的打开看看,她问的是充当座椅的箱子,可楚钰答的是琵琶。

        秋暝取出钥匙塞进怀里,又抱起残破的琵琶。

        楚钰对这把琵琶的喜爱她看在眼里,那人去商号取东西却不知道钥匙藏在琵琶里,她见过的楚钰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人如沐春风想要亲近,可那人的眼神却阴鸷的可怕。

        他不是楚钰。

        这赝品既然能这般招摇过市,楚钰他们怕是真的已经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