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神话大明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百五十一章结束

        幽静的茶楼二楼与一楼的喧嚣一楼截然不同。

        柔和的音乐声如同涓涓流水,沁入人的心田。二楼的客人并不算多,在如今在这个比较浮躁的社会,大多数人比较喜欢一楼这种边听相声边喝茶边聊天的氛围。只有三三两两,约莫着有十数人,都很自然地小声谈论着各自的话题,尽量不影响到周围的人。突然间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令不少的客人下意识转头瞥了一眼,然后忍不住又转头瞥了一眼,最后就收不回目光了。

        只见一位身穿深色牛仔裤和白色T恤衫的双马尾清纯少女和一名20来岁穿着米白色休闲服身材高挑的女性,并肩走了上来,整个二楼的顾客不由眼前一亮。

        “看,美女唉!特别是那个穿米白色衣服的那个,又纯又欲,冷艳又吸引人,我在成都上了4年大学,今天刚回到家乡眉山没想到就碰到个这么个大美女,还有那个年幼的,也是清纯靓丽啊!过几年肯定也是个大美女。”

        “猴哥,别做梦了,美女再好也是别人的,不是咱们的菜啊。”

        “博哥,别打击我好吧,那个身材高挑短发的大美女是谁啊,我活了20多年,在我见过所有女性中,绝对排名前三啊,那样貌,那气质,绝绝子啊”

        “猴哥,我跟你说,那个美女名叫王晗,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听说背景很深,前两天我们在路上看见的那辆玛莎拉蒂,就是她的,单单在眉山市,她的名下就有一个连锁酒店,还有几间咖啡厅,而这还是人家旗下的一小部分资产而已。”

        “渍渍,这么厉害”被叫做猴哥的听的青年目瞪口呆。

        眉山,虽然是个历史名城,但经济水平并不是很高,价值百万的玛莎拉蒂确实很扎眼。

        “王小姐,您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服务员看见王晗二人上楼后,赶紧迎上前来,殷勤的接待。

        这两位美女,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在不少人的注目下,进入到包厢中,而后包厢的门关闭。

        包厢内,随意点了一壶茶,上了些茶点,便让服务员离开了。

        “晗姐姐,几天下来,每次都选这个包厢,你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双马尾少女带这些取笑的语气,看向窗外的孤儿院。

        孤儿院的空地上,几个福利院的员工正陪着小孩子们玩耍。

        “你这个小妮子,竟敢取笑我”王晗不禁笑骂一声,随后视线不禁转向窗外,目光扫视了一圈,没有找到想要的人,微微有些失望。

        “怪了,林寒呢?今天怎么没来福利院当义工,不知道我们晗姐姐在苦苦等待他吗”名叫张敏的少女故意感慨一声。

        “好了,阿敏,不要在这阴阳怪气的了”,王晗笑着回到。

        少女点点头道“晗姐姐,我总感觉这个林寒有点神秘,上次我们去西藏自驾游,你不小心走散遇险,那个林寒竟然背着你走了二十多公里山路,那可是在高原地区,还是山路,这是什么样的体能和身体素质啊,真让人惊叹”。

        王晗肯定的点点头,“他是很神秘,但人也很好。”

        王晗眼神迷蒙回想到上次的自驾游,自己突然兴趣来潮,邀请几个志同道合的资深驴友,一群人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程。打算到拉萨去朝圣,然后去保护区看一下藏区的精灵--藏羚羊。作为资深驴友他们当然不会去按照旅游区规划的路线前进,而是雇佣当地的村民作为导游,去寻幽探密。

        哪成想......

        藏区的天空蔚蓝澄澈,周围的景色也十分的迷人,众人纷纷沉迷于取景拍照,而王晗在一个拐角处发现了一只藏羚羊,而她来不及遇众人打招呼,急忙追了上去。等到清醒过来,却发现迷了路,怎么也找不到队友。

        众所周知,藏区的太过空旷,而这无人区,手机信号也不好,根本无法和队伍取得联系。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颇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只能一个人咬着牙寻找回去的路,哪成想三走两走的,竟然遇见了一群羚羊,正有些欣喜时。旁边突然冲出来一辆车,车上下来四个壮汉,看其打扮,就是一群偷猎者。几人都是法外狂徒,见着如此貌美得王晗,就起了不轨的心思。偷猎者们多日没碰过女人,现在一个个的雄性荷尔蒙激增,个个如狼一般朝王晗扑了过去。而王晗性格刚烈,拼了命的反抗。

        可一个女人如何斗的过男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反而激发了这一群坏人的狼性,眼见这帮偷猎者们就要得手,王晗都快绝望的时候,独自一人在藏区闯荡的‘林寒’出现了。他闪电般的出手,在几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包括王晗在内都没看清他的动作,四个偷猎者壮汉就全部倒地昏迷了。

        “哼......”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晗不禁气哼了一声,脸上却浮现了一丝笑容。对林寒的不解风情,有些恼怒,又有些喜欢。自己都受伤了,还想让自己独自一人走回去,还是他人好,狠不下心来,最后将我背了回来。在林寒的背上,就好像在外漂泊多年的小船回到了宁静的港湾。不管路途多么的崎岖,王晗内心都感到宁静。

        足足二十公里的山路,还是崎岖不平的,林寒一路上都没休息一下,直接到达了目的地。正常人别说二十公里山路,就是二十里平路走下来都够呛,更何况还背着一个大活人,估计就是最优秀特种兵,恐怕也扛不住。

        与神秘青年‘林寒’分开后,王晗本以为今生再难见到林寒,谁能想到竟在这眉山市又再次相遇。

        “林寒......”王晗还沉浸在回忆中。

        “咦,晗姐,快看,林寒出现了!”双马尾‘张敏’的声音,让王晗惊醒过来,欣喜的转过头,顺着窗户向下面看去。

        窗户外面是......窗户的对面是一家孤儿院,全名‘施香儿童福利院’,王晗和张敏透过窗户可以清晰看到福利院的草坪上,一名穿着普通休闲装,带着黑框眼镜的短发青年正端着一个盛满大苹果的箱子来到了空地上。

        “哇,苹果,是苹果!”

        “快来吃苹果啦!”

        “赶紧排队!”

        “你不要乱挤,你排在我的后面的!”

        刚刚还在玩耍的孩子们立马围了上来,很自觉拍成了两个小队,男生一队,女生一队。

        施香儿童福利院因为经费有限,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每天上午一杯牛奶,下午一颗水果,平时孩子们根本没有什么零食的。所以下午的零食就格外的吸引他们。

        “谢谢林叔叔!”

        这些孩子们拿到红彤彤苹果后,都会礼貌喊一声。

        短发青年看着孩子们可爱的脸庞,听着他们童稚的声音,脸上不禁浮现出温馨的笑容,手上则是不停的发着苹果,不一会箱子空了,每个孩子都领到苹果到一边去玩耍,而他站在一旁静静的观看,享受着这片刻的静谧与温馨。

        茶楼上两女正看着这一幕。“晗姐姐,你看这个家伙笑的多开心,看来他很喜欢小孩子啊。”张敏感叹的说到。

        “嗯,是啊,否则林寒也不会经常来福利院当义工了”王晗的目光完全被林寒的身影所吸引,看着他温馨的笑容,感觉自己的心也暖暖的。

        “小敏,我想要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啊?”张敏的眼睛一亮。

        王晗感叹道:“施香老奶奶,凭一己之力,维持着这所福利院近三十年,很让人敬佩......我准备每年捐赠二十万元,持续十年,这样你去和福利院的人接触一下。”

        如今念过七旬的施香老奶奶,正式施香儿童福利院的院长。

        “哦,这是件大好事啊”张敏大喜。

        此刻林寒正看着那群玩耍的小朋友,一个头发微黄带着自然卷的小孩拿着手里的苹果,神情有些失落,嘀咕着“我的这个这么小”。其实苹果都差不多大,但是也不可能个个都一样大。小孩子嘛,喜欢比较,你的比我大,我就有些不开心,旁边一个略大的孩童看到这一幕,凑了过来。

        “怎么了”个子略大的男孩凑过来问道。

        “哥哥,我的这个好小啊,他们的有我的这个两个大”自然卷小孩说到。

        “这样,我把我的这个苹果跟你换吧,今天我的肚子有点不舒服,吃不下这么大的。”壮硕男孩说到。

        “真的?”嘴上这么说着,可目光已经落到哥哥手中的大苹果上,眼中充满着期待。

        “那还有假?”壮硕男孩微微一笑,把手中的大苹果递了过去。

        “这兄弟俩......”林寒看着这一幕,目光渐渐失身,思绪飘散,一幕幕回忆的片段在脑海中闪过,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年三十,外面飘着雪花,鞭炮声隆隆响起,一所空旷的房子中,一大群小孩子围着一位六十多数的老奶奶吵着,闹着。

        “都有,都有......”这位头发花白,满目慈祥的老奶奶向每个孩子发了两块大白兔奶糖。二十年前刚刚改革开放,内陆地区物资贫乏,在这个穷苦的年代,过年能吃上奶糖,已经是老奶奶平时节省了很久才有的结果。

        “谢谢奶奶。”

        他们开心的结果奶糖,迫不及待的塞入口中,都好久没有常常过甜味了,哪里还忍得住,一个个开心的额吃着,还不停的聊着天。

        “哥!”一个身穿打着补丁旧棉袄的孩子,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怎么了,小枫?”旁边一个略显健壮,穿着同样服饰的孩子,疑惑地的问道。

        “我......我......我的奶糖吃完了,太好吃了,没有忍住.....一下子就吃完了”说完后看向一旁其他的孩童,还在慢慢的品尝着,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眼中写满了羡慕。

        “小枫,给你,那去吃”健壮的男孩将手中的糖果递过去说道。

        “哥,你不吃了?”小枫犹豫道。

        “我牙疼”健壮男孩说道。“刚吃了一块,现在疼的难受,给你吧,对了,糖块要含着吃,要是像你先前那样如猪八戒吞人参果那般嚼着吃,一会你吃完了,别人还有的吃,你只能在旁边受馋了。”

        “哥,你对我真好”小枫笑嘻嘻的接过来。“哥,我们还是一人一半吧”

        健壮孩童犹豫一下,毕竟还是小孩子,没有抗拒的了糖果的诱惑,点点头。“好吧!”然后兄弟两个跑回房间,把糖果一分为二,一人一边,美滋滋的享受着这份共同的甜蜜。

        “一人一半。”林寒低声自语道:“小枫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

        就在这时,脚步声想起,林寒抬头望去。只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在一位护工的搀扶下,朝这边走过来。

        “院长奶奶好”

        “院长奶奶”

        “奶奶好”

        看见这位老奶奶,听着耳边的童声,一句‘院长奶奶’林寒差点脱口而出,身体激动的略微发颤,幸亏及时醒悟,收敛了情绪,恢复了平静。

        望着这位与记忆中的身影渐渐重合,但已经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赶紧上前两步,走向近前。

        “院长,这个小伙子叫林寒,主动上我们这来当义工的,已经持续一个多星期了,聪明又勤快的一个小伙子”旁边的女护工介绍到。

        “哦!你叫林寒?”这位年过八十,满头白发的老奶奶笑吟吟的问道。

        “林寒,你帮忙陪院长聊聊,我先去准备一下孩子们的晚餐”,女护工笑道。

        “知道了,阿姨,您放心吧”林寒笑道。

        “院长,那我先忙去了”女护工跟院长打了声招呼,林寒非常自然地向前搀扶,然后回道“是的,奶奶”老奶奶慈祥的笑道“林寒,今年二十三了吧,我看过你的简历”

        “是的,院长奶奶,今年刚大学毕业”

        “看你满面文气,柔柔弱弱的,明显没干过重活,这几天你辛苦了”院长奶奶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这几天我挺开心的”林寒扶着院长笑着回道。

        “实话说,林寒,见到你很高兴,有一种熟悉感,记得那是二十多年以前,也就是八十年代左右,这孤儿院内有一对兄弟。那时福利院的条件很差,刚刚创办,那是我收养的第一批孩子,当时捡到他们时,只从随身物品上知道姓林,因为当时的节气为寒露,在一棵枫树下遇到的他们,就取名为林寒,另一个叫林枫.....你也叫林寒,这还真是缘分。”

        林寒心头一颤,点头道:“嗯,是缘分。”

        “不过,小寒被人收养了,离开福利院将近有二十年了,经年估计有二十六七了,比你大多了,说不定已经娶妻生子了”院长奶奶感慨道“那可是一个乖巧的孩子,非常的懂事,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这年纪大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果能再见这孩子一面就好了。”

        林寒忍不住心头一颤,“相信院长奶奶您一定会如愿的”

        两兄弟这位施香老院长收养的第一批孩子,一点点辛苦养大的,感情非常深。

        王晗和张敏看着福利院中的一幕幕,看着他先是给孩子们发苹果,后陪着院长老奶奶谈话,最后陪着孩子们玩耍,从头到尾,全过程中没有一丝显得不耐烦,随后送孩子们去食堂吃完饭。

        “晗姐姐,他出来了”张敏立即说道。

        只见林寒从福利院大门走出来,王晗立刻站起冲窗外喊道“林寒,上来坐坐。”她很清楚,林寒已经在食堂吃过晚饭了,因为前几天邀请过林寒几次,林寒只是过来聊聊天罢了。

        “不了,今天我有事,下次再聚吧”林寒摇头拒绝道,

        “那好吧”王晗有些失望,但还是微笑回到。

        “晗姐姐,这林寒真是不给面子,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邀约,他都不答应”张敏笑道。

        “好啦,走吧,去我家吃饭吧”

        然后王晗起身,和张敏一道离开了茶楼。眉山市郊区的一处农家院落。

        空旷的院内,短打装扮的林寒没有戴眼镜,此时没有白天在福利院时温和的气质,此时整个人显得坚毅凌厉。

        此刻的林寒正全身紧绷,脚下不七不八的站着,含胸拔背,脚心镂空,正式形意三体式。虽身未动,但给人一种一座大山横在哪里的感觉。然后一招一式的演练开来,无论是前进,后撤,还是转身劈拳,都给人一种厚重之感。

        “呼!”“呼!”“呼!”,“嗡!”“嗡!”“嗡!”。

        真个是呼呼带风,嗡嗡作响,而一旦收势,则不动如钟。

        左脚如铁犁耕地,右脚如兔子登鹰,整个人如拉伸到极致的大弓,而后右拳如利箭出弓。

        “啪!”

        一股气爆声凭空乍起,院子内竟然刮过了一阵旋风,卷起了旁边的落叶。

        从形意三体式转变到五行拳的崩拳,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半点滞涩,威力之大,更是产生气爆。

        如果让当今社会上那些武术表演者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惊掉下巴。

        只见林寒在院内闪转腾挪,各种招式信手拈来,从三体式到五行拳再到十二形意拳,兼职无所不通,无所不精。

        “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