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她来看我的演唱会
字:
关灯 护眼

014 他有幽闭恐惧症

        晚上九点的时候,王玮打完了最后一把“训练赛”。

        谢予晴看了眼窗外的夜色,说道,“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吧,我明天再来。”

        她起身告辞。

        “呃,晴天教练!”

        王玮连忙摘掉耳机,跑到她面前。在她询问的目光中,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今天谢谢你了……还有,之前不好意思,对你没什么礼貌。”

        这么说着,他深深地鞠了个躬。

        对于他的举动,谢予晴略感讶异。

        虽然一开始就没把他的态度当回事,但她没想到,这个爱豆居然还会自省。

        谢予晴不在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嘛,有点火气也正常。”

        听到这话,王玮的目光却变得古怪了。

        明明这位晴天教练看着比自己也没大多少,可言行却透着老派的随和。

        “总之,不好意思。”王玮冲她伸出了手,“我补一下自我介绍。我叫王玮,M-Run的队长,以后请多多指教。”

        谢予晴与他握了握手,“晴天,The  Sky的主教练。”

        友好握手后,王玮将她送出了大门。

        “教练明天见!我今晚一定好好加练!”王玮冲她喊道。

        谢予晴不由冲他笑着挥了挥手,“好,明天见。”

        走到电梯厅,她却发现两座电梯,一座停了,一座刚上行到28层。

        坐了大半天,也有点累了,谢予晴决定走楼梯下去。

        然而,刚推开楼梯间的门,忽然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她转头一看,发现郁清跟了过来。

        谢予晴顿了一秒,冲他打了声招呼,“嗨~”

        即便对方之前没搭理过自己,但此时楼梯间只有他们两个人,装没看到不够礼貌,不是她的风格。

        而这次,郁清微微回以颔首,然后对她说,“我送你下去。”

        ……啥?

        谢予晴露出了意外的神情。

        “有件事想请教你。”郁清纠正了话中的歧义。

        听他客气地用了“请教”这个词,谢予晴更意外了,指了指楼梯间说,“好,我打算走楼梯。”

        楼梯间安了声控灯,一迈进去,黑暗的空间便亮起了暖光。

        “你是想问王玮的事吗?”

        谢予晴边往下走,边问道。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能聊的话题。

        毕竟郁清看起来,不像认出了自己的样子。

        郁清“嗯”了一声,“你教他,收钱么?”

        谢予晴笑着摇头,“不收,算是义务辅导了。”

        “你和他经纪人认识?”

        “我们俱乐部的上一任主教练和他经纪人认识,但人在国外,所以就把这事拜托给我了。”谢予晴顿了顿,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我看你打LOL挺厉害啊,他没请你帮忙吗?”

        “打得好,不代表教得好。”郁清淡淡地说道,“况且我脾气差,嫌他笨。”

        “……哈哈。”

        谢予晴不由干笑了两声,“那孩子也有点孩子气,你们一起开黑不会吵起来么?”

        “那孩子?”郁清重复了一遍她对王玮的称呼,语气中多了一丝似笑非笑,“你比他大不了几岁,说起话来倒像他妈似的。”

        “……”

        谢予晴觉得跟他没话说了。

        郁清却又接着说道,“你这几天辅导他的话,把我带上?”

        谢予晴再次讶异地看了他一眼,“你还需要辅导?”

        “这次退役打野去了两位,现役打野去了一位,我不想落他们下风。”郁清道。

        “这……”谢予晴有点为难。

        虽然他打得很好,点拨起来应该很快,但王玮毕竟是个新手小白,眼看节目下周就开录了,她哪有时间再分心关照另一个?

        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郁清又说,“我会出钱,一小时两千。”

        “……今天开始吗?”

        谢予晴当即转头问道。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哪里还有半分为难?

        融融的橘光落在她的眼底,她的眉眼是笑着的,带着一种拨人心弦的美好。

        郁清低头,看了眼手机,“明天吧,明天开始。”

        “嗯,那行啊。”谢予晴一口答应,下楼的脚步变得轻快了。

        一小时两千,她就是把心切成两半,也得分这个心!

        走到五楼的时候,转角却骤然暗了下来。

        谢予晴跺了跺脚,又大声咳了几下,灯却没亮起来。

        她只得拿出手机,点开了手电筒功能。

        “灯好像坏……”

        她转过头,正欲跟郁清说明情况,却骤然发现,影影绰绰的光线之中,站在稍高处的男人眉头微锁,双唇紧抿,垂在两侧的双手握得死死的,仿佛正在努力地平复着些什么。

        他……怕黑吗?

        谢予晴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看到她手中的光,郁清慢慢松开了紧攥的双手。

        “哦……”

        谢予晴没有追问,只是举高了手机,继续下楼。

        她的脚步刻意地放缓,是一种无声的体谅。

        郁清垂着眸,眼底一片灰暗。

        他忽然就想起了多年前的高中教学楼。

        那是严冬的一天,他被班主任留到六点半才放人,理好书包往外走,才发现走廊里的灯坏了,楼道里一片漆黑。

        他从小就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处于黑暗的时候,他就会紧张恐惧,不自觉地想起小时候发生的那件事。

        没有生气的楼道在黑暗中显得莫名可怕。

        暗暗的夜灯透过走廊尽头的玻璃窗洒进来,暗影叠叠,孤寂而压抑。

        他低着头,扶着楼梯扶手慢慢往下走,认真数着模糊在黑暗里的台阶,试图用数数干扰滋生的恐惧。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温软好听的女声从上方传来,似乎在打电话——

        “嗯……知道了,我刚做完值日。”

        “不用等我吃饭了。”

        轻巧而舒徐的脚步声随之响起,越来越近,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那女生似乎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走下去,脚步却放慢了一些。

        她挂掉电话,却没有收起手机,而是打开了照明功能,不紧不慢地走在他的前面。

        芒白的光霎时照亮了楼道和脚下的台阶,她就在前面几步走着,没有回头,也没有和他搭话。

        但他看清了那张脸——

        二班的英语课代表,经常来他们班级分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