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她来看我的演唱会
字:
关灯 护眼

006 银杏之约

        吃完晚饭,谢予晴出去溜达了一圈。

        深秋的晚风带着寒意,也将她打了一天游戏,昏沉发胀的大脑稍稍吹醒了。

        散步到地铁站附近,一阵悠扬的长笛声吸引了她的注意。

        循声望去,只见靠近天桥的底下有一块空地,一个衣着褴褛的骨瘦男人就地盘腿坐着,地上没有字板,也没有放碗。

        明明看着很落魄,仿佛是被苦难雕琢过的人,却胸背顺直,微闭双眼,十分投入地吹奏着手中的长笛。

        他的笛声时而低回、时而清亮,节奏中带着一种温暖缅怀的气息,随风穿过沙沙的行道树,使马路周遭的嘈杂都化作了淡淡的优美韵律。

        不少行人被他吸引,驻足倾听。

        一个年轻人拿出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后,点开了微信扫一扫。在发现男人并未留下付款码后,又讪讪按掉了手机。

        谢予晴放缓了脚步。

        不知为何,这首曲音使她想到了多年前,回家路上的那一排排银杏树。

        她的高中后门连着大马路,两排银杏树笔挺地伫立在行道两边,四季更替,一到深秋便会形成金黄色的银杏大道,风一吹,碎金纷飞。

        那会儿她父母正闹离婚,家里的气氛压得她喘不过气。

        她每天都不想回家,极尽所能地拖延回家的时间,于是那些纷飞的银杏便留在了记忆里,成为了她孤独的高中生涯。

        “哎哎,这曲子好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忽然,一道压低嗓门的疑惑声传入了谢予晴的耳朵里。

        她状似无意地偏过头,看到了两个手挽着手,很是要好的年轻女孩。

        “这是郁清的银杏之约啊!最近多火啊,我们刚去的店里就在放这个歌。”另一个女孩笑着说道。

        银杏之约?

        还真是跟银杏有关啊。

        谢予晴不禁在心中莞尔。

        她很少主动回忆高中时候的人和事,但郁清和银杏……似乎从那时开始就有着一种不解之缘。

        作为老校友,也许她也应该买张专辑支持一下。

        谢予晴暗暗想道。

        然而,想是这么想,等回到基地,散步时抒发的感性却早就被她抛到脑后了。

        直到入睡前,她靠在床头,拿出那摞合同书翻了翻,看到特邀嘉宾的名单中有“郁清”的名字,才想起了这件事。

        而这份合同书的内容很细致。

        从《无畏之巅》栏目的合作协议、基本条款和责任约定,到整个节目的录制流程都囊括在内。

        ——看着确实是正儿八经的电竞综艺,流程几乎全是训练、对抗赛、再集训……而她作为特邀教练,似乎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看着节目组罗列出来的流程,谢予晴稍感安心,但翻到最后的嘉宾名单,又有点犯怵。

        王玮、刘子淰、崇高、Hello8……一眼扫过去,不仅有娱乐圈的知名艺人,还有很多人气偶像。

        当然还有瞿耀、禹海琰、艾雅妍等名声响亮的退役选手。

        以及四个打了星号的特邀嘉宾/教练:

        Dancer(左瑞炫)

        晴天(谢予晴)

        无色(宋晟言)

        郁清

        在这四人名单中,无色算是谢予晴的前辈了。他不仅是LPL的功勋教练,带领两个俱乐部站到过世界之巅,而且还是The  Sky的前任主教练。

        而Dancer,作为LCK经久不衰的神话,不仅率队获得过十次联赛冠军,还是蝉联了三届S赛的冠军ad,可谓大名鼎鼎。

        没想到节目组连他都请来了。

        谢予晴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就是郁清。

        多少年没有交集的人,忽然就在短时间内频繁遇见,着实是“缘分”到了。

        思及至此,谢予晴不由把合同书搁到了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点开了QQ音乐。

        排在音乐热榜第一的赫然就是郁清的新歌——银杏之约。

        倒是省了她搜索的功夫。

        她点进去,没有预想中的数字专辑付费码,直接就能听了。

        【How    i  fet  the  days  uhe  Ginkgo  of  you(我要如何忘记银杏下的你)

        Deep  memory(深埋的记忆)

        Till  i  see  you  again(期望能再次见到你)】

        随着一阵熟悉的前奏响起,一道温柔清悦的旁白如夜语低喃,一瞬便勾住了听者的心弦。

        谢予晴怔了一下,第一时间想的居然是:

        郁清后来出国了吗?

        这发音也忒标准了,与他当年在英文诗朗诵的车祸现场表现得完全不一样了啊!

        不过,她很快就被这首歌的歌词吸引了。

        【也许那道光来得太突然

        心像得了重病只剩下心跳

        时间刚好让我们遇到

        银杏满地像我的心事厚厚一叠

        从此以后我要改变

        要把一切的完美呈现给你

        想回到那年那天遇见你的那一秒

        谢谢你让我想努力成为与你最合适般配的人

        谢谢你让我想永远留在你的心中……】

        温柔诉说的主歌,缅怀中带着丝丝遗憾的副歌。

        寂静的夜晚,歌声淌了一地。

        谢予晴忽然就想起了她和郁清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算不上什么美好的邂逅,至少对于她而言,是一段回首尴尬的往事——

        那是高一的入学军训上,因为他们班的教官临时有事,便让三班的教官暂且带了两个班。

        为了让两个班级的同学更快地熟悉起来,教官重新排了两列长队,女生在前,男生在后,然后让他们向左向右转,两两相对,为彼此整理军训服的衣领。

        不巧的是,她一米六五的个头在当时的女生队伍里算高的了,于是从她开始往后的三个女生,对面站的都是男生。

        更不巧的是,她对面站的正是郁清。

        不过,她那时还不知道郁清,只是觉得在一众歪瓜裂枣中,对面的男生长得又高又帅,脸刷地就红了,扭扭捏捏地不敢上前。

        教官发现他俩大眼瞪小眼,像钉子一样杵在原地,便过去提醒他们为对方整理衣领。

        然而,就在她暗自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伸出手之际,对方却像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样,皱着眉后退了一步,然后对她说,“你傻啊?没看到教官走了么?”

        ……

        她当时感到非常糗,刚刚萌生的少女心也“哗啦”摔了个粉碎,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这件事,都仍觉得尴尬。

        没想到那样一个人,歌声中却唱尽了温柔。

        真好听啊。

        不知道这首歌是谁写的?

        谢予晴好奇地点进了这首歌的详情页。

        银杏之约—郁清

        词:郁清

        曲:郁清

        作词作曲都是郁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