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她来看我的演唱会
字:
关灯 护眼

007 来自宋教练的拜托

        乖乖。

        这首歌没点故事写不出来吧?

        谢予晴不由摸了摸下巴。

        不知道是哪位小姐姐那么神,能让郁清那种心高气傲的人吃瘪?

        还“谢谢你让我想努力成为与你最合适般配的人”、“谢谢你让我想永远留在你的心中”,竟唱出了一种被甩也心甘情愿的……

        舔狗的感觉。

        这个想法闪过脑海,谢予晴莫名心虚地扫了眼四周,仿佛无形中有郁清的粉丝正盯着自己。

        而在歌曲封面的下方,写着:

        郁清全新个人专辑《银杏之约》已上线,3首单曲《银杏之约》、《余光》、《Hill  waves》均参加公益售卖,一起为爱发电吧!

        【点击购买】

        银杏之约:¥2.00

        余光:¥2.00

        Hill  waves:¥2.00

        谢予晴不由看了眼单曲销量……

        个、十、百、千、万……六千多万张?

        公益售卖都能卖出六千多万张,只能说是真火了。

        她有点咂舌,象征性地买了一轮后,便把这三首歌加入顺序播放,边听边点开了微博。

        这是她睡前的习惯,与世界接个轨,顺便看一看粉丝私信。

        自己上了热搜的事儿,谢予晴一早就知道了,但她万万没想到,这都大半夜了,有关她的词条居然还高高挂在第八位。

        也不知道是节目组故意买的热搜呢,还是别的什么人买的热搜。

        反正肯定是买的热搜。

        她点进词条,快速扫了一眼。

        狸猫电竞下午发的博文就挂在综合热门第一,过万的转评赞里基本都在兴奋期待求证实。她刚率队得了冠军,这时候想出现不和谐的声音都难。

        谢予晴又把其他热门过了遍眼。

        基本也都是和谐的声音,即便有人问“晴天是谁?”,下面的回复也都是安利友爱向的。

        然后她又点开了私信。

        满屏的消息、@和评论,几乎都是在求证消息真假的。

        面对粉丝的热情关切,谢予晴觉得置之不理不太好,但也不好在节目组官宣前就先认领了,于是想了想,发了一条微博:

        【生活正是因为充满热爱和期待,才会令人心生欢喜[哇]】

        配图是拍摄于晚上散步时的一张照片——天桥下,一个褴褛落魄的男人孤独地吹着长笛,可路灯的光洒在他的身上,平添了几分暖意。

        发完微博,谢予晴就关了音乐,躺下睡觉了。

        只是,进入梦乡前,她迷迷糊糊地想道:

        那么多人都在期待她上节目,也许她应该好好准备一下……

        ……

        第二天,下起了绵绵细雨。

        气候转凉,谢予晴懒得出门,便窝在办公室里,边吃外卖,边补习无畏之巅前两季的视频。

        经过一天的自我消解,她已经接受了赶鸭子上节目的事实——不接受也不行,何况她的奖金还握在钟老板的手里。

        无畏之巅的前两季,主题分别是王者和吃鸡,热度和讨论度都很高,嘉宾也是重量级的。

        比如被称作“内娱网瘾第一少年”的王玮,曾参加过上一季的《无畏之巅》,因为表现实在亮眼,操作和综艺感都很强,这一季也同样受到了节目组的邀请。

        又比如流量大咖相肇、民国剧天后小米优、蓝臻奖影后许娣钥……

        除了竞技和对抗,这些偶像明星的日常训练称得上重头戏。

        有不服赛制上诉的、有训练一会就喊累的、有不听指挥和队友杠起来的……

        虽然其中不乏故意制造节目效果的可能,但却让谢予晴看了连连皱眉。

        也许她还是把这个节目想得太简单了。

        身为教练,最怕的就是队员自我想法太多、不服从管教。

        如果她到时候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

        谢予晴暗暗思忖着,忽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

        【[无色]发来了视频通话】

        诶?

        八百年没聊过一句的宋教练怎么突然来找她了?还是视频通话?

        谢予晴愣了一下,疑心地点进去,接了起来。

        下一秒,一张英俊斯文的脸庞跳了出来。

        “Hello!”

        谢予晴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Hello.”

        宋晟言风度翩翩地点了点头,瞥了眼自己的右上方,问道,“晴天,你这几天在基地么?”

        “嗯,在啊。”谢予晴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一个朋友联系我,说她的艺人要上无畏之巅,但LOL打得很差,想找我恶补一下。”宋晟言顿了顿,“但我现在人还在国外,节目录制前才回去,有点麻烦。”

        “啊?”谢予晴摸了摸头发,不太确定地说,“综艺的话,打得差应该没关系吧?”

        “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不过……”宋晟言说到一半,目光又投向了右上角,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推了推眼镜,才又接着说道,“那朋友跟我关系不错,她找我帮忙,我也不好拒绝。本来我想让Ares替我跑一趟的,但谁知道他小子跑韩国度假去了,容易也说有事走不开。”

        “所以我在想,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跑一趟,教个人?”

        对于宋晟言的请托,谢予晴是有点受宠若惊的。

        从个人情感上,她十分尊敬这位在LPL史上举重若轻的教练,而从理性来说,他也是助The  Sky夺得S赛二连冠的功勋教练,是她的前辈。

        前辈请她帮忙,又是教人打LOL这种本职范围内的小忙,谢予晴听明白缘由后,便爽快地答应了,“可以啊,不就开个小灶嘛,我刚好也要录这个节目,就当提前排练了。”

        得到她的同意后,宋晟言松了口气,语气明显急迫了几分,“好,谢谢,我待会就把地址发给你。”

        然后就挂断了视频。

        谢予晴也没觉得不被尊重,以为宋教练还有急事处理,就握着手机回了宿舍。

        The  Sky的员工宿舍建在基地的最顶层,空中连廊通向几个分部的直达电梯,上下班非常方便。

        一室户的房型,宿舍虽然不大,但硬装家具都很有品质,可谓五脏俱全。

        这些天他们教练团队回家的回家,度假的度假,就剩她一个,也算悠闲。

        谢予晴换了衣服,便收到了宋晟言发来的微信——

        【滨江路999弄3号1002室】

        【谢谢,辛苦[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