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平潮停湖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章 汐涨

        个身着仙鹤紫袍的臃肿男子正闭着眼坐在马车中,马车正在移动,方向就是皇宫。这时马车外传来了声音“丞相,皇上出去半月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动手了?”马车中的男子没有睁开眼但还是嗯了一声。

        马车不停的前进,只见车内的人眉头越来越紧锁,身居权力中心的他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可惜了,可惜,谁不想一展抱负,更何况到了我这个位置,只可惜跟的人,哎!”他摇头自嘲道,“传令,让后面的人快点追上来,不用藏着掖着,李僽应该把精锐都抽走了,直接杀了那颗棋子,若是我们运气好还能逃出来,运气不好死在这也得弄出点动静。”他对外说道,

        “是,丞相。”外面一个骑着马的黑衣男子回应道,同时挥起了手中的红旗,原本还在后面走着的人立马跑了上来,紧紧的跟着马车。这次他可谓胜券在握,自己培养的两名黄乙高手和凉王李骏给他的一名黄乙高手和一名玄乙高手,还有十余名丙级高手全跟在他的后面。数十人的车队在京城内还是十分惹人注目,此时正有一名浑身红气环绕的女子站在宫塔上一直在注视着车队。

        “哎,果然是耐不住性子,右丞相这么好的位子就要没了,还要搭进去一条命。”女子摇头自言自语道,说完便跳下了宫塔,悠哉悠哉地走向宫门,准备为这数十人送上一程。

        宫内一个穿着墨绿色衣服的宦官理了理衣服,然后拿起了皇帝早就写好的圣旨走向宫门。文武百官也正在前往宫门的路上,宫门此时没有一个守卫,红气女子走到了宫门,墨绿色衣着的宦官恰好也走到宫门,

        “魏纯,你说这丞相之位不好吗?”女子问道,

        “咱家以为是越栎峮不识好歹罢了。”宦官回道,女子听了这话笑了一下,一步跳到了宫墙上,目光注视着那人群,她身边环绕的红气也越发浓郁,终于人群中的一位高手察觉到了异常,顿时一惊,“丞相,是赵翊琪。”高手不安地说道

        “不怕,她也就只是空有沧海内息。”被称丞相的身着仙鹤紫袍的男人回应道,入了甲级的赵翊琪自然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她摇了摇头笑道“哎,无知啊。”

        这时文武百官来到了宫门前,文左武又站成了两排,接下来就是等着越栎峮的到来了。

        “蒯清,你先去探探路。”人群中那个臃肿的男人说道,那个被称蒯清的人右脚一蹬地就“砰”的一声飞了出去,眼见快到宫墙了,宫墙上的女子一挥手,蒯清脖子就被红气缠住了,女子再一挥手,蒯清直接摔在了地上,太阳穴青筋暴起,满脸通红,直接晕厥了过去。

        “天丙在甲级前就这么不堪吗?”那派蒯清送死的男人略带惊讶地说道

        “全上吧。”男人一挥手,身旁的十余位高手全都飞奔出去,奔在前面的四人手中在凝聚气团,

        “可惜了,乙级已经凤毛麟角了,”刚才解决了蒯清的女子摇了摇头,身边出现了数十只深红色气息化成的仙鹤,“去吧。”女子说了一句,仙鹤扑腾了几下飞了出去,还没等那些高手反应过来就穿过了他们的身体,

        “啊,啊。”高手们惨叫起来,女子打了个响指,深红色的火焰直接将十余名高手烧尽,只剩下四人浑身被自己的气息保护起来,可也不好受,其中一名高手率先燃起黄色气息,冲着女子冲了过来,从腰间抽出飞刀甩手扔向了女子,飞刀裹着一团黄气,这是他全部的内息了,女子又是一挥手,身前出现了一个深红色的气息屏障,飞刀猛地飞了过来,可一碰到屏障就被弹了回去,直接穿透了高手的胸膛,剩下的三名高手此刻也已经被烈火烧尽,只剩下那个臃肿的男人。

        “越栎峮,下次还是从你主子那要几个天乙的高手吧,”女子说道,“也是,没有下次了。”随即飞到越栎峮旁边,一把拎起越栎峮飞向宫门。门内墨绿色的大宦官见到招手让几个护卫上去,越栎峮刚被女子带来就被护卫押着去了天牢。站在两边的文武百官中不少人早就在女子出手的那刻渗出了冷汗,他们中不少人看到女子临近开始战栗。

        “魏纯,宣旨吧。”女子看了一眼身着墨绿色衣服的宦官说到,宦官闻言打开了手中的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永青六年,废越栎峮右丞相之职,封向澄为右丞相,钦此。”那些听到宦官声音就已经跪在了地上的官员们面面相觑,显然并没有听说过向澄。“都起来,散了吧。”宦官说道,在官员们还在思考时,刚才的那个女子起身后就离开了人群。女子走后,一位男人刚准备离开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杨将军,一块走吧。”

        “也好,一块走吧。”

        男子冷声应道,一个看起来有三百多斤的胖子小碎步跑了过来,杨宗元对于眼前这个人丝毫没有好感,

        “满斋,你应该知道我这次去哪里吧。”杨宗元用冰冷的语气问道

        “当然知道,杨将军你也得注意下安危,凉州与鲁州交界处最近很紧张啊,凉王李骏要造反可是明面上的事。”满斋说道

        杨宗元玩弄般语气问道,“那你没准备些物资粮草吗?”

        “物资粮草我倒没法插手不过杨将军带着士兵返京都之时我定为将军和各位将士庆功。”满斋回道

        杨宗元一听顿时拉下脸来,冷哼了一声就停止了交谈。

        此时京城外的有一万精锐步兵正在等待杨宗元,这一万精兵全部轻装,半数带长枪,半数带大刀。

        凉州与鲁州交界处,有千余士兵在从马车上卸载重甲和盾牌,“兄弟们,手脚仔细点,别分错了类,一定要成套分开。”一名身着青铜软甲带红色披风身高九尺的男人喊到,他与杨宗元为朝廷左派将大将,常年驰骋沙场,在军队之中威望极高,此次朝廷将他从与蛮夷交界处调到这并且将杨宗元也派来了,这似乎证实了朝廷马上会与凉州交战。

        从宫中出来的杨宗元现在正站在那一万精锐步兵面前,他背负大弓,配十支弓箭,腰携俪春剑,外披红色披风,骑一黑赤色马匹。“全军得令,莫要让庄勿刎等急了,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