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平潮停湖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章 胜天半子向珩

        由二百余名品级侍卫和数千禁军组成的长队呈半包围状围在泰山下面,只见圈中一个拿着算盘的俊俏少年一直在盘算,他的手指快速拨动盘珠,而他的哥哥在他身边转了一周后指向一块平地,那个身着龙袍自带不可侵犯的威严的男子见状一挥手,身后便来了几名护卫将那块平地挖出了个小坑,然后在土坑旁边放了个架子,架子上面又放了个凹坑棋盘。“向珩,准备吧。”李僽见都布置好了说道。向珩点了点头,盘腿坐在棋盘旁边从行囊中取出一盒黑棋然后说道:“皇上,将另一半金宝印放到那里边吧。”说完泰山区域乌云翻滚,针雨齐落,却不见一滴水落入棋盘。

        向珩拈子,落于天元。

        纵横十七道,于人间我无敌手,此为苍生与天斗。

        向珩落子后一滴雨水落到他右上角小目位置,向珩跟着落子,简单地布局过后,向珩突然落子五之十二,借助刚才布局形成的强大外势开始了刁钻的进攻,雨滴聚落在五之十四,好像在稳妥的应对着黑棋的进攻,向珩依旧保持强烈地攻势,持子高佔落于四之十一,一团气浪猛地散开,围在周围观棋的众人等着被气浪扬起的沙尘散去后发现向珩的青丝中出现了些许白发。

        再看局势,棋盘上两种棋子形成了雪崩之式,一方不慎便全盘皆输,可双方都十分谨慎,妙手不断,转眼就进入收官之战,而向珩的青丝也已然被白发替代。当向珩落子于七之十二,提子,棋盘上形成了三劫循环的局面。“此为苍生,断不可容有差错。”向珩咽下了一口涌上喉咙的血水喃喃自语道,雨滴落下,影响小局的一个劫财,向珩不应直接提劫,随后二子向珩皆不应,三劫皆提,可向珩也占多少好处,棋局步入尾声,当,伴随着最后一颗棋子的落下,向珩的头发全部变成白发。

        “哈哈哈哈,”落下最后一颗棋子的向珩仰天长啸,“半目也是胜。”刚说完就感觉体内鲜血翻涌,一口黑血涌上喉咙,向珩“噗”的一声将黑血吐出,吐完后的向珩面容变得十分老态,眉毛也变得和头发一样斑白。向澄布满血丝的双眼通红通红,泪水也从眼眶中涌了出来,他疯了般地抱住了向珩,“皇上可以了。”向珩艰难地对李僽说,李僽微微颔首朝着挖好的坑走去,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后将龙宝印扔了进入,护卫们见状迅速把坑填上了。

        一切处理妥当后,李僽上了马车面不改色的说到“回宫。”李僽并没有因为向珩的变化而有过多的惊讶,显然他早就知道结果会是如此。

        马车中,向澄正在仔细地清理向珩脸上的血迹,向珩原本十分老态的脸现在变得干枯起来,向澄看到哥哥变成这样,眼泪更止不住地流,向珩艰难地睁开了眼:“弟弟,不要难过,蛟金宝印在包裹里,记住要以天下苍生为主,我一人死好过成千上万的黎明百姓死。”说完,向珩的身体开始虚幻起来,从脚到头慢慢地消失了。

        “哥。”在向澄震天动地般的怒吼中,向珩消失了,车外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悲痛,毕竟他们才刚认识这个年轻人二十余天。

        曹膂听到这种声音面色一沉,大丈夫为国捐躯有何悲伤,可碍于驱车的紫袍他没有说些什么。

        车队浩浩荡荡地继续前进,并没有因为向珩的死而停下逗留片刻。

        此时,杨宗元率领的军队也正在行军,像杨宗元这种身经百战,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领在他的麾下还有不少,就是这样的一个率领这样军队的将军也对眼前的情况产生了迷茫,他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国运,可能守得住,也可能守不住,他带走了京城三分之一的精锐,这个军队的存在就是为应对今天这种情况,这只军队在经历这场战争之后应该活不下来几个人,李僽给杨宗元的密旨是,当这支军队赶到目的地后,全军休整,在凉军铁骑出现后主动出击,并且没有任何援军,尽最大可能拼杀凉州铁骑,为后续战争缓解压力,而他自己却不跟随着军队,他被命令留在军营和庄乌刎等待着朝廷派去的一个少年,并听从少年的指挥。

        杨宗元骑着马一下子晃了神,纵横沙场二十余载,期间经历的一幕幕在杨宗元的脑海中闪过。

        这亦愁,那亦愁,数载逝,愁更愁。

        向澄不知何时坐在了李僽的马车里,车外面只有白袍在驱着马“向珩此举为苍生,我一定会厚葬他,在我与他先前的约定中,你将会去朝廷拜为右丞相,拜相以后你会和一名叫做樊思奕的人前往凉州战场,别辜负了向珩。”李僽面无表情地说道,向澄眼睛中因向珩死而流的眼泪还没有尽,他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抬着头看车顶,思考着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李僽车队离开的三天后,张凡素也来到了泰山山脚“可惜了,什么也没看到。”张凡素有些抱怨自己道,保有侥幸心理的张凡素在泰山脚下闲转了起来,突然埋在土里的龙宝印分出一股黄气,黄气径直冲向张凡素,黄气撞入来不及躲闪的张凡素的身体,霎时间,张凡素感觉身体炽热,没有过多的思考,张凡素席地而坐调整着自己的内息,黄气在张凡素体内蛮横地冲撞“啊!“难忍剧痛的张凡素大喊起来,一炷香后,剧烈的疼痛使张凡素昏死了过去,等到张凡素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醒来后的张凡素急忙运转内息,发现自己已经突破了丁境的门槛成功步入黄丁境,月挂枝头,月光如银,调整完内息的张凡素从箱子中拿出枪来舞了起来,见枪身灵动,如狂蛇乱舞,双手一合,泛着银光的长枪撕裂黑夜。

        张凡素口吐气息,调整状态,被注入全部气力的长枪冲向一棵繁壮的大树“轰”的一声,大树上半部分被冲断倒了下去,张凡素看着倒下的树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