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非人类收容所
字:
关灯 护眼

第5章 无处可去

        刚从昏迷中苏醒的两人本就虚弱,看见眼前极具冲击力的一幕,竟又双双倒地,再次昏了过去。

        “爸!妈!”

        站在一旁的李思思急得大喊,朝秦明投来求助的目光。

        “没事的,你爸妈只是太虚弱了,加上一时难以接受眼前的场景,出现了应激反应罢了。”

        帮着李思思将父母安顿好,秦明走向两只青衣画皮。

        两人还是保持着刚刚摔倒的姿势一动不动,见秦明走过来,不约而同地往墙角缩去,就像是两只被饿狼盯上的小鸡一样。

        秦明不由觉得好笑,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喂,我说你们两个至于吗?我有这么可怕吗?”

        看着眼前男子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两人更加害怕了,居然还打起了冷颤。

        “不要害怕,只要你们乖乖回答我的问题,然后跟我回收容所,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毕竟你们没有害过人的性命,我们南部是最讲道理的。”

        化作李父的画皮有些颤抖地开口道:“你问吧。”

        “据我们所知,你们青衣画皮应该长期在远离人群的山中修炼,很少会出现在人类世界里,这次出现是怎么回事?”

        画皮幽幽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他没有立刻回答秦明,秦明也没有催促,耐心的等着他们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画皮开口回答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族类确实很少接触人类。

        原因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们和别的妖不一样,他们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化为人形,摆脱妖道。

        可是我们就算修炼的再成功,也无法做到和他们一样,我们只能空有人形,却无人样。

        千百年来一直如此,我们也都认命了,躲在深山老林中修炼,倒也胜在逍遥快活,实在需要入世,我们也只是为自己画上人皮生活,一两天之后就离开,然后再换一副皮囊,如此往复罢了。”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安顿好父母后站在一旁的李思思说道:“我和我弟弟就是如此,本来我们在山上修炼地好好的,哪知一个月前,山里突然闯进了一个小女孩,大概和她差不多大。

        那小女孩穿着打扮很是怪异,说的话也很奇怪,倒像是个外国人。

        山里偶尔也会有一些探险的人在树林里迷路,我们便没有多想,只当她也是在山里迷了路的路人,于是我和弟弟就想帮她离开。

        我们画作曾经见过的人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装作是出来探险的登山客,想要带着她一起走出去。

        女孩看见我们并没有害怕,反而是很爽快地跟上了我们,一路上和我们有说有笑的。

        就在我们带着她走到山脚的时候,她突然不走了,我弟弟就指着前面的一条小路对她说道:“小姑娘,前面就是出口了,你怎么不走了?”

        哪知那小姑娘也不回答,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傻傻地冲着我俩笑。

        随后她开口说了一句让我们极为震惊的话:“小小青衣画皮,也配在灵气如此充裕的山中修炼么?赶紧给我滚!”

        听了她的话,我们才知道上当了,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我们当然不可能把修炼了多年的山拱手相让,于是就和她打了起来,说来惭愧,我们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只几招就败下阵来。

        “今儿姑奶奶我心情好,不想杀你们,识相地赶紧滚,否则废去你们一生修为,让你们魂飞魄散!”

        没有办法,我们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山里,一时又无处可去,这才进入人类社会,东躲西藏到现在。”

        听完二人的讲述,秦明倒是有些犯难,他们收容所本就是为了人和鬼怪而建立的,一来是要保护世人不受鬼怪侵害,二来也要帮助那些无害的鬼怪。

        如果二人所言不虚,那么要将青衣画皮送回山里,那个小女孩应该是绕不开的,毕竟他们不可能一直把鬼怪留在收容所里,他们有自己该去的地方。

        这些无害鬼怪其实和人类一样,秦明又回想起小时候和妹妹流浪的那段日子,和野狗抢吃的,被乞丐打得遍体鳞伤,连阴暗潮湿的桥洞都很难住上,这有家不能回的滋味他比谁都清楚。

        他很想帮二人回家,不过收容所有收容所的规矩,凡涉及鬼怪之事,无论大小一律向管事报备。

        于是他拿出手机,翻出通讯录正准备给雷刚打电话时,雷刚却先一步打来了电话。

        “喂…….”

        秦明刚说了一个字,雷刚就火急火燎地说道:“秦明,你那边怎么样?解决了吗?”

        “解决了,正准备打电话和你说一声,然后把他们带回去呢。”

        “你先别回去,带他们来城南警局一趟,我这里遇到点麻烦。”

        “好的,我马上来。”

        “对了,让他俩画一下,画成前几天视频里的样子。”

        挂断电话,秦明立马知道雷刚要做什么了,他转头看向二人说道:“前几天我们的人被抓进去就是你俩干的好事吧?”

        “是,是我俩干的。”

        “行,跟我走。”

        黑色吉普一路风驰电掣来到城南警局门口,此时天已经大亮,民警们都陆陆续续上班了。

        车上下来三个人,为首的二十多岁男子戴着墨镜,一身黑色运动装勾勒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引得路过的小姑娘们纷纷侧目。

        在他的后面,一个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个老太太哆哆嗦嗦地走着,有人当即就认了出来,这老太太分明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视频里的女主角啊。

        三人一路走向警局,秦明一只脚刚踏进去,就被呵斥住了。

        “喂,那小子,说你呢!”

        秦明被突如其来的呵斥搞得一愣,东张西望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在这呢,你瞎看什么呢,还不过来登记。”

        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是一旁门卫大爷,他正背着手气呼呼地看着秦明。

        “哟,葛大爷今天您值班啊,你看我这不是有急事一时给忘了吗?”

        说着,他还从怀里掏出一包烟,塞给了葛大爷,随后拿起笔开始登记。

        收了烟的葛大爷也露出了笑脸,拍了拍秦明的肩膀说道:“你个臭小子,算你有良心,对了,你最近咋都不回家呢,你大娘昨天还念叨对门小秦好几天没回来呢。”

        当初秦明刚被雷刚带到收容所的时候身无分文,还是雷刚自己掏钱给他租的房子,对门就是这葛大爷。

        葛大爷家里只有老两口住,儿女都在外地,逢年过节才回来,老两口对人和善热心,秦明刚住进去的时候两人没少帮忙。

        “这不是最近公司事情多嘛,没顾得上回来。”

        “再忙也要注意休息啊,你啥时候回来提前说一声,我让你大妈给你包饺子。”

        “好嘞,我走了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