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我有一把大茶壶
字:
关灯 护眼

运黄豆的小丁子

        胡九九还在迷迷糊糊地睡,身旁有人不住地推他:

        “小后生,快醒醒!”

        “这条地上的黄狗是你的吧。我家男人得了寒病,想睡狗皮褥子,能卖给我吗?”

        胡九九坐起身,揉揉眼睛,发现草席上的老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面前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婶,穿着一身土布衣衫,手里还拿着燃过的烛台。

        “大婶,我叫胡九九。地上的狗你需要就拿去吧,不要钱的,我旁边的老伯伯你看见他去哪里了吗?”

        “真是个好后生,跟幽梦村来的小丁子一样,那么仁义。我天天过来给土地公公敬奉香火,今日庙里就只有你和我,哪来的老伯伯,孩子你怕是没睡醒吧”。

        “时辰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忙活了。胡九九,谢谢你送的狗。记得一会儿来庙东头二里外的李老汉豆腐店,大婶熬得豆花儿可香了,喝一碗暖暖身子。”

        胡九九看着大婶,抱着黄狗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土地庙。

        此时的天刚蒙蒙亮,胡九九摸摸周身上下,胸口的剧疼,脚背上伤口,被昨夜的老伯拂过后,都奇迹般地愈合恢复了。

        胡九九闭眼凝神一个马车轱辘大小的圆轮从脑海中呈现。

        圆轮晶莹剔透,发着蓝幽幽的光,几行字迹工整清晰:

        灵  修  值      1级0/100000

        主要法术  壶神三式

        (  2级)大浪淘沙

        (4级)波涛汹涌

        (6级)巨浪滔天

        被动法术:水神密咒(每壶新茶沸腾时发动此咒,均吸收周边草之灵力加注壶身)

        附属技能:伏虎拳

        灵修物品:定波珠(特殊条件激发,融合到大茶壶内。虹吸三江之水,成一家霸业。)

        好友    无

        随着圆轮转动,水神密咒和定波珠的心法秘咒源源不断涌入胡九九的神识之中。

        脑海中的圆轮好似浮在面前,这竟是灵修弟子梦寐以求的灵修宝物,以此修炼如果得法,最终会修成大罗不死金身。

        胡九九记得自己二叔有次喝醉吐真言,还羡慕妖灵山巅的崔府,有灵修弟子练功白日飞升,路过看到后让人很是羡慕。

        没想到凡人修仙的至宝灵修圆轮,今天落在胡九九自己身上,今后扶危除恶更是义不容辞的使命。

        胡九九收回心神,整理下衣服,出了庙门。抬头向东,一轮红日在天边升起。

        顺着庙山小路,胡九九一路走来,远远看到一片庄稼田的尽头,搭着几间茅草屋。

        走近观瞧,屋前放着几个方桌和条凳。一个木牌插在路边,五个大字一目了然“李记豆腐店”。

        这就是刚才遇到的李大婶的家吧。看着里出外进,买豆腐的,喝豆汁的百姓络绎不绝,豆腐坊里的伙计和李大婶忙得不可开交。

        “胡九九,坐下喝碗豆花儿暖暖。”

        李大婶看到胡九九,热情地端过来一碗豆花儿,送到桌前。

        闻着香喷喷的豆花,胡九九觉得自己口舌发干,不再客气,拿起勺子喝了起来。

        这时,从田间西头摇头晃脑走过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高个子,哼哼着小曲儿,歪戴着一顶绣花毡帽,五官虽不丑,一脸邪气。他来到了豆腐坊的门口,朝着李大婶说道:

        “我说老李大嫂,你家买卖越来越红火,这十里八村的乡亲没少捧你家的场,兄弟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借一吊钱花花。”

        李大婶抬眼看去,来的这个人是本地有名泼皮叫田大愣。

        他一个人无父无母,整天游手好闲招惹是非,今天这个瘟神怎么跑这儿来了。

        “原来是大愣兄弟呀,你真是说笑了。我家男人老李最近得了寒病下不来床,这家里家外忙活点豆腐,还不够给他看病的呢。来,大兄弟喝碗豆花儿解解乏。”

        谁承想,这田大愣翻脸比脱裤子还快。“啪”的一声,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花儿被他打翻在地。

        “你少在我面前装可怜,今天不见钱,我还不走了。”田大愣说着连踢凳子带掀桌子。把屋门口的客人惊走了一大半。

        乡亲们对这样的无赖地痞又怕又恨,生怕惹祸上身。

        田大愣正在屋前发飙,冷不丁,从角落飞过一颗石子,不偏不倚,打在他大门牙上,带着血的两颗大门牙滚落在地,疼得田大愣嗷嗷直学狗叫。

        就见田大愣猛地站起身,抹了一把嘴边儿的血,面露凶光吼道:

        “那哪个兔崽子捣鬼?你敢不敢站出来,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一团黄乎乎东西飞进他嘴里。惹得围观的人群哈哈大笑。

        田大愣扣出嘴里的东西一看,是臭水沟里的烂泥,气得暴跳如雷,眼睛扫来扫去。

        屋前的桌子上还有三桌客人没走,一桌是一个杂役模样的青年在喝豆花儿,另一桌上一个十八九岁小伙子穿得一身青布短衫,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偏偏很邋遢的样子,在雪白的脖子和脸颊上都抹了烟熏的炭灰。他面前摆着炸油条,豆花儿,小脸儿上似笑非笑,不知在想着什么美事儿。

        靠西边一张桌儿上,坐着一个锦袍中年人,面前摆着豆花儿,烧饼和一盘炸黄豆,头也不抬,自顾自地吃着,好像天塌下来都和他无关。

        田大愣看看三个人,一脸凶相地对小伙子说:

        “刚才是谁暗算我?你看见了吗?”

        小伙子一脸笑嘻嘻的,并不搭话。田大愣刚要发作,听见旁边那个喝豆花儿的青年说道:

        “石子是我送你的教训,今后说话办事要规矩些”。

        田大愣恼羞成怒,朝着胡九九就冲了过来。

        胡九九把碗轻轻放下,亮开架势,出手就是一记“猛虎掏心”。

        平平常常的招式,发出的拳头确是奇快无比,还没等田大愣反应过来,一拳正中他胸口。打得他痛得弯下腰,鼻涕口水都流了下来。

        田大愣平日里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抽出靴筒里的匕首,又扑了上来。

        众人一阵惊呼,旁边的桌上,突然飞过来一碟炒黄豆,洒在地上,田大愣一个没留神,脚底踩在黄豆上,站立不稳,来了一个狗啃屎,一头钻进方桌下面,就听“扑扑”闷响,人便没了动静。

        李大婶急忙跑过去查看,田大愣一贯欺男霸女,为害乡里,这次报应来了。

        桌子下的桌腿长年被食客拖来拖去,钉子松动,两根长钉已经脱开,露在外部。

        这段时间,李大伯生病。家里家外都忙。还没等李大婶腾出工夫修理桌椅,今天田大愣自己送到眼前,两根长钉,一根插进眼眶,一根插进印堂眉心,田大愣当时就了账咽了气。

        胡九九此时回头寻找,旁边桌上洒黄豆的中年人已不知去向。

        见闹出人命,三街六房的街坊四邻,都留下作证,待地保和差役赶过来,关了店铺,把李大婶和胡九九一干人等拘到县衙。

        县太爷为人还算公正,又有街坊的证词,田大愣敲诈乡亲,聚众斗殴,不慎意外身亡,因为家里没苦主盯案,草草结案了事。

        胡九九和李大婶,那个少年,三个人从县衙里走出来,已经下午太阳偏西。

        李大婶带着歉意地说道:

        “我家店铺遭遇歹人,连累两位小后生。天快晚了,要不你们在我家店铺休息一晚,明早动身再赶路?”

        对面那少年说起话来清脆明亮:

        “李大婶,不用客气,我一会赶着毛驴驮着黄豆就回幽梦村啦,李大伯有病,你多照顾一下吧,我没事的。”

        胡九九在旁边好奇地说道:

        “幽梦村我也顺路,这位小兄弟,要不咱们结伴同行如何”?

        两个年轻人,赶着一头毛驴,驮着黄豆,沿着土路,朝着幽梦村的方向走去。

        “听说你叫小丁子?”

        “我叫胡九九”

        “幽梦村里西施豆腐店,是我干娘开的,平时我不爱读书,除了跟着爹爹练武,就是跟着干娘做豆腐。”

        “我呢,小时候在镇上流浪,后来二叔带我到幽梦村后山坡的拥翠楼做事,当了大茶壶。”

        听到拥翠楼,小丁子的脸色变了变,说道:

        “我听村里人说,山坡后的拥翠楼里总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村子里的人从来不敢让孩子们到那边去玩儿,挺吓人的”。

        两个人跟着毛驴,一路走着,不再搭话。

        穿过一个寨子时,小丁子指着一间房子后面的大榕树说道:

        胡哥,我赶着毛驴脱不开身,我在那棵大榕树后面的香烛店订了四只香烛,求你帮忙过去取一下,就说是幽梦村西施豆腐店定的就好。

        胡九九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走到大榕树附近才发现,这棵树大概有好几百年的树龄,树干好粗,垂下得密密麻麻的枝条把前路都遮住了。

        胡九九一边拨弄枝条,一边往前走,好容易扒开了一条缝隙,一脚迈过去,顿时身子一空,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