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浮世须臾纪
字:
关灯 护眼

第四章迷途·闇刺与银星(中)

        “他娘的,你这混蛋从小就喜欢跟我争!什么都要争,争别的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抢着送死呢,老子还没服过你呢,你说你走这么早干什么呢?”

        对于男人来说今天是个极为特殊的日子,自己的儿时好友也可以说是死敌,在这天降生同样的也在这天离世,没有什么比这更圆满的巧合了。是啊,哪怕是死也要挑个好日子,死也要比我死的好是么?

        青年男人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跟没喝酒之前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那副温柔慈爱模样。此刻他的怀里抱着一个青年的遗像,那已经死去的青年似乎与他渊源颇深。

        “妈妈妈妈,爸爸又在抱着索洛克叔叔的遗像说胡话了!”

        “妈妈,听爸爸讲故事!不喜欢爸爸酒臭味!”

        步履蹒跚的小男孩此刻拉着才刚刚学会说话的妹妹,他们来到酒鬼老爸身边,想要从他手上抢过酒瓶子,却发现小小的身躯什么也做不到。

        “好了好了,宝贝们听妈妈的话。就今天一天好不好,就让你爸爸他胡闹一下吧。”

        “好吧妈妈,那就听你的,那下次我不开心妈妈也要像以前哄爸爸那样哄我哦。”

        “好啦好啦。”

        稚嫩的童声响起,女子抚摸着子女的头发,眼含笑意。

        面容如水的女子温柔地望着自己的丈夫,没有人比她更理解自己的丈夫,此刻她知道作为一个妻子自己该做些什么。

        安顿好了自己的爱子爱女,女人默默起身走向了自己的丈夫,就这么静静地抱住了他。没有言语,男人感受着妻子的温度,紧紧搂着她,默默地把头埋在妻子怀中。

        英雄,在英勇赴死后,而处在绝境之中的人们因此得救。死去的人们失去了生的希望,只能留下生者的记忆被后人铭记,而幸存者们,在活下来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生命就已经不光是自己一个人的了。他将要面临的、所要背负的、终要承受的,只会比慷慨赴死的人多的多。或许对某些人而言,为了值得托付之人燃尽生命,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幼小的孩子没有什么多余想法,结伴着便离开屋子去别处玩耍了。屋内只留下不知何种心绪的两人……

        虚无教廷的训练场内,少年提着一杆长枪横  在那儿,眼中满是亢奋。

        “再来再来!”

        “哎哟喂,疼疼疼!”“小祖宗快饶了我们吧!

        “这可折腾不起咯,骨头都快散架了啊!”

        少年的周围倒了一片教廷圣骑士,他们是被委派下来留守虚无教廷的,闲来无事却因“训练不够太过松懈”为由被某人抓来练功。

        清冷与喧哗不过一墙之隔,然而他们却无法逾距。这些在普通民众眼里,犹如天神使者一般的人物,此刻浑身是伤苦不堪言。

        “哟,这儿这么热闹啊!”一脸坏笑的俊朗男子出现,然而很快他就觉察到了不妙。

        “你老人家总算是来了!”“救命啊老哥!”早已脱力的圣骑士们看到救星,连忙挤眉弄眼呼救。

        “来的好!陪小爷我练练!”少年眼中精光一亮,大喜过望。

        “哦呦要死要死,刚想起来晾的衣服还没洗!今天就先这样,打扰了告辞!”

        “你这胡言乱语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别想跑!本公子跟你单挑可是你的荣幸!”

        “喂!别逗成嘛!刚换的衣服我可不想弄脏,揍你小子出一身汗还不如去陪佳人偷香窃玉来的舒服!”

        “呸!你这卑鄙无耻下流之徒!看小爷我替教廷执法清理门户!”

        少年追逐着眼前的男子,飞出了教廷之外。

        “你大爷的玩阴的!下黑手是吧你给我等着!”

        话音未落,少年便一脸蒙圈,眼睁睁地望着男子消失无踪,等他回过神来,又咬牙切齿地看向了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圣骑士们……

        此刻没有参与大祭典的人们,全然不知道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圣历3000年1月16日,涅星帝国王都星亡城,修泽拉尔刚刚结束了黑色的灾祸,王都有条不紊地开始了修缮工作。

        此刻在最中心地带,却诡异的没有任何人踏足。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硕大的不透明光团半罩在地上。光团之中教廷的高层们悉数到齐,当然最关键的那个人也在。在这光团内部,没有任何声音能够传到外界,作为密谈之地倒也凑合。

        “大司祭大人,主教大人,这个古怪的少年伴随异象出现,而且是在教廷一年一度,最神圣的大祭典上出现,属下认为,这无疑是对神的亵渎。”

        几名红衣副主教以及圣级教廷骑士此刻单膝跪地,恳切在教廷两位领袖人物面前进行劝说。

        “为了守护帝国的安宁,为了维护天神与教廷的威严。卑职恳请大司祭大人,准允对这名少年进行神圣裁决!”

        “啊哈,老乌鸦啊,虽然我也很好奇这个白毛小子的来历。可教廷的面子终归是要顾及的,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老伙计?”

        主教大人右手抚摸着圣噬权杖,脸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期待,他期待着老友这次能够再度给出一个颠覆常理的答案。

        “世界的未来,会因为‘变革之子’的到来而改变。我看到的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之后,少年的路就交给少年们吧,”

        大司祭轻抚白须回头望了望身后,那个银发的少年此刻正低着头躲在他背后。他的双手紧紧拉着大司祭后背的衣袍。

        “我们这些老家伙只要看着就好了。”大司祭笑着说道。

        而此刻少年抬起了头,一脸的茫然。

        “可是大司祭大人,这样放任不管的话……”

        哈哈哈,不亏是你,主教大人暗戳戳冲大司祭比了个大拇指,脸上罕见地恢复了几分威严,当然是不是装的就无人知晓了。“没问题的,既然老乌鸦都这么说的话。”

        不待众人继续规劝,一旁良久未说话的紫金黑袍中年男子开口打断了他们。

        “如果少年陷入迷途不知返,到时侯只要在事态超出我们的掌控之前,由我们戒律司来将潜在的威胁抹杀掉就好了。”

        紫金黑袍的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将冷酷的目光移向了大司祭背后的少年身上。少年感到了些许不安,冲着裁决长不满地吐了吐舌头。

        “哈哈哈,那就这样吧,事后安排五名地级骑士来保护这个孩子吧。”大司祭带着慈爱的目光,用手轻轻摸了摸少年的头。

        “毕竟在大祭典上发生了这种事,有好事者出现也说不定呢。”

        “好了,一切妥当,这下没有任何异议了吧?那么就这么定了。”

        “喂我说老乌鸦,这个白毛要取个名字或者是代号么?也为了管理方便一点嘛。”主教大人一拍手道。

        “那么取个什么名字好呢?”大司祭望了望一脸茫然的少年并没有决定,反而像是在期待着一些什么。

        “奥-伊斯……”银白发少年瞪大眼睛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白发银袍老者呢喃着。

        “什么?”“奥-伊斯,奥伊斯。”

        老者有些讶异,少年则慢悠悠地答复着。

        “我说各位老伙计,要不就叫这白毛小子夏莲·奥伊斯,你们觉得怎么样?不错吧?”一旁的大主教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脸的兴奋兴致盎然。

        “哎哎哎,红毛老王八,这什么夏莲怎么听都不像是个正经小伙子的名字吧?”

        “你懂个屁!你除了神神叨叨你有我懂!老乌鸦!这两个字倾注了我最美好的青春,这可是我绞尽脑汁所想出来的好名字啊!”

        主教一脸的得意洋洋,眉毛都恨不得都要飘到天上去了。端庄肃穆充满威严的主教袍,能够轻易他那中年发福后一直没有瘦下去的大肚腩,可却怎么也遮不住他此刻的表情。众人面面相觑地望着面色古怪的大主教,此刻后者一直盯着发呆的少年,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嗯?看看这应景的白毛,这俊俏的模样,还有这天降的桥段,啧啧啧,简直跟本主教当年的遭遇如初一辙啊,莫非这小白毛是?!等等,仔细看看这小白毛倒是的确是有老夫当年那么一丢丢神采……

        “哼!为老不尊的老龟毛,你现在可是大主教!我的主教大人!”

        大司祭人精一的人物,一看老头子神色迷离似傻如痴,便猛的拍向大主教的后脑勺,差点把老爷子给拍的岔了气。

        “好啊你个老乌鸦发什么神经!你不讲武德你搞偷袭!我看你是在教廷里神神叨叨的把脑袋给整出毛病了,来来来今儿个咱爷俩就比划比划,我给你这开开窍顺便让小崽子们开开眼!”

        “一边儿去谁搭理你啊,要打架找我徒弟们去。”

        两位老人又开始了无休止的相爱相杀,而周围的教廷高层们一个个像是司空见惯了一般。

        “打扰一下诸位大人。”似是察觉到了来自大主教幽怨的目光,这名教廷侍者连忙地扭过头去。

        “负责护卫夏莲·奥伊斯的五位骑士已经在在此待命了。”

        “好,把那几个小伙子们带来见见我们的‘变革之子’吧。”

        “是,遵命大人。”

        命运的指针就这样开始转动,至于究竟会停驻在哪一刻没有人知晓。原本毫无关联的少年与五人,就这样因命运而相遇,结为同班,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很吵啊!打扰别人休息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这可才刚躺下。”

        奥伊斯睁开惺忪的双眼,发觉脸上一阵阵地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瞬间便发现了罪魁祸首。

        “我擦,你们堂堂五个大老爷们。哦不对,四个外加一凑数小屁孩。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如此这般是要作甚!男的我可没想法啊!喂喂喂,越说越得劲是吧?停手啊你们这帮孙子!来人啊!非礼了!救命啊!”

        “小奥的皮肤跟女孩子的一样好啊。”

        “妈的,还真别说这小子细皮嫩肉的。”

        “我擦,特娘的比我家娘们的都好摸啊,手感真不错嘿嘿。”

        五人似乎越摸越上瘾,对被绑着不能反抗,一脸的惊恐奥伊斯上下其手。

        五名教廷骑士团护卫成员意见出奇的统一,似乎是为了之前被奥伊斯设计给耍了的事情而耿耿于怀。于是乎五双手根本不管奥伊斯那可以忽略到不计的反抗,不断地在奥伊斯的小脸上蹂躏着。而受害者的脸部也重复着扭曲-变形-还原的过程。

        “我擦,你们这群禽兽!”奥伊斯是有苦说不出,被绑在立在地面的长木棍上,内心崩溃。

        常人很难想象被四个彪形大汉狞笑着蹂躏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其他人奥伊斯忍忍就算了,可这里面还带着个小鬼头是几个意思?喂喂喂这我不服啊!等着吧,小爷我迟早要向大司祭告发这群无耻之徒的丑恶嘴脸,教廷留着你们这帮牲口就是祸害!

        喂喂喂,这种展开真的会有大司祭所说的美妙的旅途么?把之前的那位美少女还给我啊,跟四个壮汉外加个小鬼一起的冒险我可不想要啊啊啊啊!内心深处,仿若有个缩小版的奥伊斯在不断嘶吼着,少年的绝望没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