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爆萌双宝:猎户家的胖娘子有空间
字:
关灯 护眼

第82章 你先松开我

        孙老夫人也看见了孙元贵,朝着他招了招手:“老三到娘这里来。”

        孙元贵在家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孙老夫人平时和大儿子住在一块,三家离得不远,孙老夫人没事会过来看一看。

        孙云贵挨着孙老夫人坐下:“娘,你来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准备你爱吃的菜。”

        孙元贵这话一出,孙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娘听说你请了一个厉害的大夫,便想着过来看看,刚才苏大夫给我把脉了,把我的症状说得那叫一个准,这会正准备扎针呢!”

        扎针?孙元贵一听到这两个字就有点头皮发麻,今天是他复查的日子,搞不好一会他还要被扎两针!

        “苏大夫,我不用扎针了吧?”

        孙元贵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一次他能逃过一劫。

        苏璃说道:“这个说不好,要看你的恢复情况。”

        苏璃给孙元贵复查了一番,发现他的恢复得不错,但如果继续扎针的话效果会更加好,想到孙元贵那害怕的样子,苏璃觉得还是继续让他服药算了,虽然慢一点,但至少病人的心理没有受到伤害。

        “苏大夫,怎么样?”关曦月在一旁紧张的问。

        苏璃说道:“恢复得还不错,继续吃药就可以。”

        “我不用扎针了?”孙元贵问。

        苏璃看他有点失落,说道:“既然你想扎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扎针的效果会更加好一些。”

        孙元贵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吃药就行!”

        孙老夫人看着孙元贵这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你呀你呀,从小到大都害怕扎针,说出去也不怕丢人。”

        孙元贵笑嘻嘻地说道:“这事可不怨我呀,这个臭毛病都是遗传我爹他老人家!”

        他爹也有这个毛病,所以这个绝对是遗传,跟他本人没有一毛钱关系!

        孙老夫人看向苏璃道:“苏大夫,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眩晕症已经困扰她很久了,她现在恨不得立马就治好。

        苏璃点头:“可以,我扎针的时候不喜欢有旁人在,还请孙老爷,孙夫人在门外等候。”

        关曦月和孙元贵都知道她也规矩,带着下人退了出去。

        苏璃把银针拿了出来,孙老夫人看见那又长又细的银针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苏璃说:“孙老夫人,你别紧张。”

        孙老夫人嘴硬道:“我没有紧张啊!”

        苏璃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了!

        苏璃提醒道:“你先松开我。”

        孙老夫人尴尬的笑了笑,松开了苏璃的衣袖。

        她可不是害怕扎针,只是她年纪有些大了再加上头有些昏,所以才紧紧的抓住了苏璃。

        治疗完毕,孙老夫人如同孙元贵上次一样,躺在榻上不省人事。

        苏璃轻轻地拍了拍她:“孙老夫人…”

        孙老夫人睁开了眼睛:“结束了?”

        她扫了苏璃的手一眼,确定她手上没有拿银针松了一口气。

        苏璃点头:“对,已经结束了。”

        果然是基因遗传,扎针的时候都昏睡了过去,醒来后问的都是同一样的话术。

        苏璃把房门打开,对着等在外面的孙元贵和关曦月说道:“已经结束了,你们可以进来了。”

        关曦月关心道:“没什么大碍吧?”

        “按时服药就行。”苏璃说。

        一旁的孙元贵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他娘这个眩晕症已经困扰他娘很久了,要是能治好那真是谢天谢地!

        “娘,你感觉怎么样?”孙元贵走到孙老夫人的身旁问。

        孙老夫人笑道:“现在感觉头没有那么难受了。”

        苏璃握着笔给孙老夫人开了一个药方,并把医嘱给写了下来。

        她把药方递给了孙元贵:“你们就按这上面去抓药。”

        孙元贵看了看苏璃写的药方,姜半夏三钱,焦白术三钱,天麻一钱半,陈皮二钱,茯苓三钱,这些药看着就不是很苦,不像他的药里有黄连!

        按照约定,孙老夫人要给她付十两银子,但是孙老夫人觉得她的病是不是真的被治好了,让苏璃过几天再来。

        如果她的真的不晕了,那她就如约把银子付给苏璃,如果没有效果那这诊金她就不付了。

        孙元贵听了这话有些不好意思,哪有看病不给钱的?

        “娘,要不还是给苏大夫吧?”

        孙老夫人瞪了孙元贵一眼:“做人要言而有信,而且苏大夫的医术那么厉害,想来也不会害怕拿不到银子!”

        她又看向苏璃说道:“苏大夫你说是吧?”

        苏璃轻笑一声:“就按约定来。”

        她相信自己的医术,事后孙老夫人要是想赖账她还可以找孙元贵要,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不信孙元贵还能赖着诊金不给。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辞了。”苏璃说。

        家里还有一个病患,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还是赶紧回去的好。

        关曦月张了张嘴准备挽留。

        孙老夫人知道关曦月的意图,狠狠瞪了她一眼,她都还没考验完这个苏大夫,万一对方是个半桶水咋办?

        她还想留人给她看病,真是没脑子!

        虽然刚才苏璃说对了她的病症,并且扎针以后确实舒服了不少,但有没有效果要过几天才能揭晓。

        关曦月本来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对于苏璃的医术她是信任的,不过自己的婆婆向来强势,这个时候和她唱反调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看来只能等下一次了!

        孙老夫人看向苏璃笑眯眯地说道:“苏大夫,我让人送你回去。”

        虽然诊金还没有付,但和大夫的关系得保持好,刚才苏璃给她扎针以后,她确实感觉到人精神了不少,到底有没有用过两天就知道了。

        如果苏璃的本事真有那么厉害,现在把人给得罪了以后再想找她就难了。

        人吃五谷杂粮,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没有个头疼脑热?

        苏璃点头:“那就多谢孙老夫人了。”

        如果有人送那就最好不过了,她又可以省了一笔车费,而且马车比牛车舒服太多了,每次坐牛车她都有一种吐血的感觉。

        送苏璃回去的人还是孙明,经过几次的接触两人也比较熟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