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
字:
关灯 护眼

第9章 朱棣教子

        朱高煦被踹翻在地,索性就这样瘫坐在地上。

        不装了!

        我摊牌了!

        爱咋咋地吧!

        老子就是要去云南就藩!

        朱棣看着眼前这混账东西,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提剑砍了他。

        父子二人,一个瘫软在地上低垂着脑袋,一个怒气冲冲地插着腰,气得胡须倒立,就这样诡异地对峙着。

        不知过了多久,朱棣忽然一阵狂笑,笑声中充满了冷意。

        “混账东西,抬起头来。”

        朱高煦闻言豁然抬头,当他看清朱棣手握天子剑时,立马吓得怪叫连连。

        “不是啊……爹啊,多大点事,真不至于……杀人了啊……”

        眼见朱棣提着天子剑步步逼近,朱高煦吓得连连一边怪叫一边后退。

        恰在此时,太子朱高炽却急忙冲了进来,死死抱着朱棣的腿,哭诉道:“爹你息怒啊爹,老二你快跪下认错啊!”

        原来是小鼻涕预感到不妙,急忙命人去东宫给太子通风报信。

        皇上暴怒之下,如果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那大明可真就乱了。

        朱高煦听了大胖胖的话,非但没有跪下,反而小跑着躲到了一边。

        跪下?

        傻子现在才跪下!

        他一剑剁了我,老子上哪儿说理去。

        朱高煦就躲在远处,根本不敢靠近。

        朱棣被三百斤的大胖子牢牢抱住,根本就不能挪动脚步分毫。

        见朱高煦这副下贱模样,朱棣顿时气极反笑道:“你这畜生,给朕滚过来,朕不杀你!”

        太子爷也在一旁帮腔道:“老二,还不滚过来!”

        朱高煦见状,知晓大胖胖在场,朱棣应该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一剑剁了自己,当即老老实实地上前跪倒在地。

        不料下一秒他又被一脚踹翻在地,脸上已经布满了鞋印。

        太子爷见状忍不住呜咽道:“爹啊……您难道非要打死老二才消气吗?”

        朱棣闻言一怔,扭过头看着大胖胖,满是怒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

        “饶了他?你知道这混账干了什么事儿吗?前几日的刺杀,就是这畜生的手笔!”

        “勾结靖难遗孤,刺王杀驾,就是为了给你这个监国太子爷泼脏水。”

        “他这次都敢这样做了,如果还有下次,那你太子爷的这颗脑袋,就会挂在城门上!”

        勾结靖难遗孤,刺王杀驾?

        太子爷难以置信地看着朱高煦,急声问道:“老二,真是你做的?你糊涂啊你!”

        朱高煦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面对这位重视亲情的好大哥,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朱高炽重视兄弟情义,即便两蟒多次诬蔑构陷于他,他也多次出面维护,这是后世广为流传的佳话。

        所以看着太子爷的目光,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虽然,这事儿好像不是他这个朱高煦干的。

        朱棣直接将天子剑扔到朱高煦身前,“哐当”一声,惊得朱高煦身子一颤。

        “你不是想要当太子吗?那你把剑拿起来,一剑砍了你眼前的太子爷,朕就让你当太子!”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朱高炽吓得也跪在了地上,小胖脸上写满了惊惧。

        朱高煦听了他这话一愣,随即明白了朱棣的深意。

        他这是在试探啊!

        朱棣最大的心病,除了建文外,便是同室操戈了。

        如果自己现在敢去碰这天子剑,别说挥剑杀太子了,朱老四只怕立马就会下令禁军将士砍了自己。

        所以,朱高煦明智地选择,一动不动。

        朱棣见状,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这个老二,刚才敢伸手的话,朱棣会毫不犹豫地废了他。

        他绝不能容忍,留着一个心狠手辣、野心勃勃的畜生儿子,待自己百年之后祸乱朝纲,毁掉自己亲手缔造的永乐盛世。

        好在,他没有动作。

        朱高炽见状同样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老二,心里终究还是顾念着亲情,不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

        然而下一刻,朱棣却又扭头看向太子,面无表情地喝道:“太子爷,把剑拿起来。”

        大胖胖对这个亲爹,那是又惧又怕,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剑柄。

        谁知一声暴喝传来,吓得朱高炽身子一颤。

        “砍!”

        “砍了他!”

        朱高煦傻眼,朱高炽懵逼。

        “哎哎……爹……”

        “一剑砍下去,老二脑袋就掉了,它再也接不上了。”

        朱棣瞪着眼睛,笑眯眯地开口道:“这样就没人跟你争了,我也不用天天听你们聒噪了。”

        “砍吧!砍!”

        太子爷吓得直哆嗦,手中天子剑都快拿不稳了。

        朱棣插着腰自嘲苦笑道:“好,好啊!有了谋逆的爹,就有谋逆的儿子,将来那些个史官们,肯定在我朱棣身上大书特书……”

        “砍!砍!砍!”

        一连三个砍字,吓得太子爷直接扔了天子剑,根本不敢吭声。

        眼见这幅场景,朱高煦心中暗叹了一声,随即在二人震惊目光中,缓缓握住了天子剑身,粗糙的手掌瞬间就被划破,鲜血顺着胳膊染红了衣袖。

        “老二!”

        大胖胖惊叫一声,手忙脚乱地准备传唤太医。

        朱棣却是面不改色地看着这个儿子,没有丝毫反应。

        “爹,儿子真的知错了。”

        朱棣怒骂道:“你错在哪儿了?”

        朱高煦咬了咬牙,强忍着那钻心的疼痛,强笑道:“儿子不该觊觎大位,立嫡立长,自古皆然,更何况大哥监国有功,理应如此。”

        “儿子更不该与勾结靖难遗孤,这些靖难遗孤就是一柄利剑,儿子还蠢到试图掌控他们,最终只能害人害己。”

        听了这些话,朱棣眼中露出了欣慰之色,只是脸上依旧怒容不减。

        这个蠢儿子意识到了他的良苦用心,当真不容易啊!

        然而正当他有些感怀的时候,只见朱高煦又开始作妖了。

        “爹,儿子自感罪孽深重,不配再侍孝圣前,请爹恩准儿子明日离京,前往云南就藩。”

        “政务有大哥帮着爹处理,打仗也有老三从旁护佑,儿子也就放心了,希望爹能够恩准。”

        朱棣气得浑身发颤,眼睛死死地盯着朱高煦。

        这个混账东西,现在怎就一门心思地想要去就藩?

        难道说他真的幡然悔悟了?

        呵,怎么可能?

        苦肉计是吧?

        以退为进是吧?

        朕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滚去宫门口跪着!”

        朱高煦一愣,老子还流着血呢!

        大胖胖见状于心不忍,硬着头皮道:“爹啊,老二还在流血……”

        “你也滚去跪着!”

        “哎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