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怪谈收容中心
字:
关灯 护眼

第419章:陆之首

        “啊!!!”

        哀嚎声响彻夜空,似乎被毒的不轻。

        “嘿。”

        王锦露出笑容,心情莫名畅快。

        以逆目之人的性格来看,他绝对会在逃跑时大失分寸,让本就不稳定的血毒彻底爆发。

        用前摇一摇,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王锦并不担心医生通过血毒判断出自己的身份。

        那男人生性多疑,如果自己一点破绽都不漏,反而会坐实身份。

        偏偏这种虚实混杂,更加让人难以捉摸。

        医生反而不敢肯定红面具是不是王锦。

        “没事吧?”

        年轻人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姑娘。

        自己刚才给佘音来了一针肾上腺素,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你…你给我打了什么?”

        小姑娘的声音中罕见地失去了冷静,她满脸惊恐,看着面前这浑身触手的奇怪生物。

        “我会变成你这样吗?”

        佘音轻声嘀咕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崩溃。

        “嗯…如果你不怕痒的话。”

        王锦笑了笑,让小黑从自己身上下去,又随手解除了猩红武装。

        少年目光清澈,看着面前这有些激动的姑娘。

        “是你!”

        佘音惊呼一声,快步走到王锦面前,似乎想做点什么。

        片刻后,她伸手锤了锤面前这年轻人的肩膀,随即轻轻低下头。

        “谢谢。”

        留下这样一句话后,佘音的身体软软瘫倒在王锦怀里,彻底失去了意识。

        “后生可畏啊。”

        拄着拐棍的老头子缓缓靠近,两重一轻的脚步声在巷子中格外明显。

        “老爷子,有点近了。”

        王锦搀着佘音,转头看向那老人。

        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能跟医生过这么多招还不落下风的人相当危险。

        “后生脾气不小。”

        老人咧了咧嘴,随手整理了一下在打斗中变得杂乱的头发。

        “老夫姓陆,叫陆之首。”

        “六只手…”

        王锦眯了眯眼睛,面无表情。

        他在思考,如果对方突然发难,自己应该怎么办。

        如果王锦只身一人倒还没什么,可他还得看着昏迷的佘音。

        一旦这丫头被对方抓去当人质,自己就会陷入被动。

        “那就只能先把她杀了。”

        年轻人眯了眯眼睛,伸手抓住佘音那雪白的脖颈。

        “后生,你这是做什么?”

        陆之首一愣,脸上的从容顷刻间消失不见。

        “啊,这不是很简单吗?”

        王锦咧了咧嘴,露出温暖的笑容。

        “您老能主动出手,说明这丫头对你有用。”

        “可我不清楚您老的身份,没法把她交出去。”

        “与其等您出手打伤我抢走这丫头,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年轻人轻声说着,语气相当有礼貌。

        可眼神却冷若冰霜。

        那是杀意。

        “一来,我能少个累赘,全身而退不是问题。”

        “二来,我可以把她的死嫁祸给您老,让整个柳家跟您多走动走动。”

        “何乐而不为呢?”

        年轻人眯了眯眼睛,手指用力。

        佘音哼了两声,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好小子…好小子!”

        陆之首愣了愣,随即轻声嘀咕着向后退去。

        “够阴,够狠。”

        “过奖。”

        王锦看着那拄着拐棍的老头,丝毫没有让对方停下的意思。

        “哼…”

        陆之首继续向后退,原本不安分的手也揣回了口袋。

        似乎是放弃了。

        “陆老爷子高义,晚辈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不瞒您说,我在这姑娘身上放了点炸弹。”

        年轻人笑了笑,再次开口。

        “只要她离我超过半米,就会把我们俩一起炸的尸骨无存。”

        “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陆之首咧了咧嘴,将拐杖提起,停下了脚步。

        “呼…”

        感受着终于停下跳动的灵感预警,王锦在心里缓缓喘了口气。

        他知道,这不安分的老头子到现在才彻底放下出手的想法。

        “晚辈王锦,给陆老爷子问好。”

        年轻人笑了笑,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搀扶着那昏迷的姑娘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