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无尽债务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十一章 怒风讨赦

        “这个秘能,就是征召之手的下一阶段吗?”

        杰佛里阅读着伯洛戈书写的报告,里面是他对自身秘能的阐述,但伯洛戈再怎么详细的描述,都不如实战中的演示,要来的直观些。

        所以杰佛里抬起头,看向高台下的两人,实战室内的广阔空间内,伯洛戈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而他的对手则一脸兴奋的模样,活动筋骨的同时,时不时还投来挑衅的神色。

        “釜薪之焰……他为什么会起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杰佛里对着身旁的人问道。

        “他说他在利用秘能铸造钢铁时,觉得自己就像位战争铁匠,拿着尚未冷却烧红的铁剑杀敌,所以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列比乌斯已经看过报告了,作为专家,伯洛戈还十分全面地写上了关于取名的深意,伯洛戈这种过分严谨的态度,让人哭笑不得。

        “为什么你也在这?”

        列比乌斯看向另一边,拜莉一脸兴奋地看着下方准备作战的两人,在她的身旁是作为助手的艾缪,以及形影不离的巴德尔。

        “当然是为了记录数据啊,一边是来自霸主·锡林的力量,一方面是克莱克斯家的完美路径……你也想知道他们的高下吧。”

        拜莉眉飞色舞道,就像观看决斗的观众,渴望着血与死亡,来刺激麻木的神经。

        列比乌斯沉默了片刻,举行此次实战,他只是想亲眼观察一下伯洛戈秘能在实战中的应用,从未想过这一点。

        拜莉的话都吸引起了几人的兴致,一方是篡夺了科加德尔帝国绝对力量的不死者,另一方是秩序局的创始家族之一、克莱克斯家的继承人。

        这种对决的戏码永远看不够,只有艾缪显得有些慌乱,搞不懂好不容结束了晋升仪式,怎么又要打打杀杀了。

        杰佛里说,“帕尔默没有胜算的,同阶位一对一的情况下,很少有人能战胜不死者。”

        “我不指望帕尔默能赢,只要输的别太惨就行,”拜莉挑了挑眉,“要下注吗?”

        列比乌斯对此没什么兴趣,但杰佛里听到下注,眼神飘忽了起来,拜莉知道自己成功了,还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艾缪,“要一起吗?”

        艾缪天真无邪,难以融入这些老狐狸之间的算计,但她还是知道伯洛戈和帕尔默之间要有一个输赢的。

        “我赌伯洛戈。”

        这种事根本不值得犹豫好吧。

        高台的下方,伯洛戈目光从上方的几人移开,落在帕尔默的身上。

        伯洛戈说,“我猜他们在赌我们谁会赢。”

        “我想也是,”帕尔默深呼吸,面对伯洛戈难免会有压力,“这让我感觉,我们就像角斗场里的斗士。”

        伯洛戈点点头,“至少我们之间不用拼个你死我活。”

        “嗯……其实也不一定,反正你是不死者,你死了,换我活,也是可以的。”这种时候,帕尔默依旧秉持着他的幽默风格。

        “平常我还能答应你,但这次可不行了。”

        伯洛戈摇了摇头,摩拳擦掌。

        昨天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从边陲疗养院里脱身,事实情况和伯洛戈想象的差不多,这些人觉得自己有心理疾病,一半源自于自己的自杀,另一半就是来自帕尔默的煽风点火。

        得益于这个混蛋的胡言乱语,伯洛戈连做了好几页的心理测试题,确定暂时心理稳定后,才被放了出来。

        伯洛戈得揍帕尔默一顿泄泄愤,哪怕他是自己的搭档与室友。

        “所以你为什么要自杀,你不像是那种一时兴起自杀玩完的人。”

        帕尔默真的有些过于了解伯洛戈了,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被伯洛戈轻易地糊弄了过去,只有帕尔默留意这些,并质问个不断。

        “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伯洛戈不打算把宇航员以及与他有关一切的情报告诉帕尔默,伯洛戈甚至不准备与列比乌斯讲述这些。

        在伯洛戈的认知里,唯一能与他交谈这些情报的,只有秩序局副局长、如今的外勤部部长耐萨尼尔。

        作为荣光者,耐萨尼尔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

        “说来,自你晋升为祷信者后,好像一直没有和我说你晋升后秘能的性质啊。”

        伯洛戈试探起了帕尔默,即便是训练他也要全力以赴。

        “比起我的解释,你可以亲身尝试一番。”

        帕尔默缓缓地向后退去,他还记得自己当初给伯洛戈当陪练的经历,这家伙获得秘能后,追着自己折磨,现在是个反击的好机会。

        伯洛戈撩开了大衣,从里怀中取出折刀,金属一节节地延长,锋刃倒映着远处的帕尔默。

        直到现在伯洛戈依旧无比怀念自己的诡蛇鳞液,失去了这一有力的炼金武装后,伯洛戈能使用的,只剩下折刀与震锤。

        帕尔默也摆出了架势,双手伸入衣后,握紧冰冷的金属,犹如上弦的利箭。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璀璨的光芒从两人的眼瞳中迸发,而后炼金矩阵扩散生长,调动起汹涌的以太。

        帕尔默双手挥起数十道冰冷的刀光,伯洛戈勉强看清那些被掷入风中的飞刀,它们一闪而过、消失不见,伯洛戈捕捉不到飞刀的轨迹,只能听到那在切开狂风的锐鸣。

        伯洛戈的身体弓起,以太增幅加持在身体上,一瞬间跃出了数米的距离,青色的焰火缠绕在折刀上,在伯洛戈的重构下,折刀内部中空的缝隙被填满,紧接着刀身变得更加狭长了几分。

        青色的焰火与伯洛戈同行,如同洒下的火雨,身后甩出一道火焰之径。

        “真要命啊!”

        帕尔默起跳后跃,面对伯洛戈已经够压力大了,当伯洛戈提刀、气势汹汹地向你杀来时,简直如同一头青色的怒虎。

        他明明没有佩戴骇魂之容,可施加的惧意,依旧不断冲击着帕尔默,该说不愧是伯洛戈吗?沉浸鲜血之中太久了,久到自己也染上了同样的气息。

        “保持车距!伯洛戈!”

        帕尔默在压力下露出同样狂热的微笑,高速挺进的伯洛戈还未察觉到什么,但下一秒伯洛戈觉得自己撞入了泥潭之中。

        庞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挤压着自己的身体,遏制着自己的行动,甚至说伯洛戈的呼吸已经开始困难,肺部被巨力挤压着,将要被挤爆一样。

        伯洛戈屏住了呼吸,固执地昂起头,帕尔默位于他的头顶,凝华者时,帕尔默就具备着短暂滞空的能力,现在成为祷信者的他,这一能力被更一步增强了。

        “这也是风的一部分!”

        帕尔默欢呼着,密集的蜂鸣迅速地靠近伯洛戈,明亮的刀光混杂在一起,宛如在风中游弋的鱼群,鳞片闪闪发亮。

        伯洛戈试着移动,可逐渐增加的压力,让伯洛戈仿佛被关押进了囚笼之中。

        气压吗?

        伯洛戈隐隐察觉到了压力的来源,自己进入了帕尔默秘能影响的范围,也步入沉重的气压之中。

        青色的焰火扩张释放,紧接着被焰火灼烧的地面开始崩塌,数不清的碎石升起,环绕在伯洛戈的身边,阻隔了飞刀的进攻路线,而后金属的撞击声不断。

        晋升之后,帕尔默的秘能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他不止能操控气流,还能进而统驭气压,以此迟缓目标……

        不止是迟缓。

        帕尔默拾起一枚飞刀,朝着伯洛戈掷来,哪怕帕尔默施加上以太增幅,这枚纤细的飞刀,依旧难以突破伯洛戈的层层防御。

        可在伯洛戈的注视下,飞刀的身影开始模糊,下一秒它仿佛凭空出现般,抵达了伯洛戈眼前。

        撕裂的余音在此时慢悠悠地传来,升起的石头纷纷碎裂,数不清的残片构筑了一条破碎之路,尘埃弥漫。

        这路途正是飞刀的进攻路线。

        越发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伯洛戈挥起手中的折刀,两者碰撞在了一起,纷飞的火不断,伯洛戈觉得自己在与一头蛮牛较劲,紧接着震开了飞刀,但折刀上也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

        帕尔默脸上流露出一股自信的微笑,以往面对伯洛戈他都处于绝对的弱势,此刻他终于硬气了几分。

        “感觉如何?伯洛戈。”

        帕尔默气焰嚣张。

        伯洛戈认可地点了点头,“不错的应用,但感觉不像是你能想出来的,是克莱克斯家的技巧吧?”

        帕尔默的嚣张气焰灭了一半,出身于大家族就是这点好,前人已经替帕尔默试错,并且从其中总结出了诸多的技巧。

        帕尔默不需要自己开发秘能,当他获得秘能的那一瞬间起,儿时在克莱克斯家学习的知识就可以运用其上。

        伯洛戈大致猜到了这一击为何如此有力,帕尔默以狂风开路,气压推动着飞刀,令它宛如火铳般释放。

        现在这个混蛋就是个人形炮台。

        在伯洛戈思索的时间里,帕尔默犹如乐团指挥般,优雅地挥手,扫过身前,遗留下一把又一把被狂风托举的飞刀,冰冷的金属上映射着以太的辉光。

        秘能·怒风讨赦。

        帕尔默举起拳头,仿佛自己在猛砸着子弹的底火,一拳掷出,吼声随行。

        “火力全开!”

        疾驰的刀光几乎要切开空间,如流星般坠落,留给伯洛戈反应的时间并不多,他依旧如往常那样,镇定地面对袭来的光雨。

        向前踏步,炽青的焰火高涨,吞没了周遭的万物。

        ------题外话------

        盟主的加更,先宽限我几天,稿子真的有点赶不出来了,目前应该是差两更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