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辰安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章 遇敌

        楚辰安无法从后脑勺中看到陶孜此时的表情,也无法从这句话中揣测陶孜此时的心情。

        楚辰安没有回话,左手伸进背篓,已经撰紧了那柄竹刀。

        “哎呀别紧张嘛,逗你玩呢。既然你不愿意把那玉佩给我,那你就留在我这给我做一年苦力吧。”陶孜摆了摆手。

        楚辰安稍稍松了口气,临行之前,老头万般嘱咐,不能让任何人看到那枚玉佩,如若有人出手抢夺,打得过就不要留人活口,打不过就扭头逃,楚辰安心底暗自思忖今后需要更加注意隐蔽这枚玉佩。

        “陶寨主,这一年时间是不是有点太强人所难了,您也知道我此行要去无涯书院求学,况且我从这里赶去天子山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少废话,要么就现在和我打一场,打过我我就放你走;打不过我就老老实实留在这里做一年苦力。”

        楚辰安心想这是碰上无赖了,且先不论打不打得过,就冲着人家先前出手相救于你,便不能与人动手。虽说当初即便没有她相助,自己也能脱困,但既是承下了这份情,就得相报。楚辰安决定先答应她的要求,待日后再借机逃跑,至于相助之恩嘛,他一个面饼大王,只得将来再寻机会报了。

        “好吧,陶寨主我答应你。”

        陶孜闻言一喜,继续追问楚辰安,“那你都会干些什么?”

        “额,做饭、洗衣、打猎、缝衣服裤子、修桌椅板凳、抓耗子油虫都会一点。”这些都是五年来老头给他安排的活。

        “哟?这么全能呢,那先下去给我做顿饭填填肚子吧。”

        “陶寨主,在下告退之前,还有一事相问。”

        “你是想问我阿树的事情吧?”陶孜的头已不像开始那般直立,颓然垂下了半分。

        楚辰安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向陶孜道歉:“陶寨主恕罪,在下不该妄图揣测。”

        陶孜微微摇了摇头。

        “等我哪天想告诉你了再说吧。”陶孜扭头看向楚辰安,朝着少年俏皮一笑。

        ......

        楚辰安此时正在熬一大锅羊肉汤,羊肉在热锅里不停翻腾,已被煮得烂熟,肉香浓郁扑鼻,大瓮四周已经围了不少人。

        今天已经是楚辰安到寨子的第六天了,这六天,楚辰安倒是没干多少活,每天无非就是给寨子里的人做饭。楚辰安的手艺不能说有多好,但毕竟怎么说也给老头做了五年的饭,比起这些山匪以往的吃法,味道已然好了太多。自从那天陶孜吃了楚辰安做的第一顿饭之后,陶孜狂拍大腿,大呼称绝,也不管楚辰安自己答不答应,自行决定往后寨子的饭菜被楚辰安一人全包了。

        楚辰安不负众望,每天都不带重样的,今天烤,明天蒸,最重要的是每天都有肉食,比起五年来每天萝卜青菜,楚辰安从来没打过这般富裕的仗,所以楚辰安自己也是乐在其中,至少每天都有肉,而不用每天啃饼子了。

        六天下来,楚辰安也摸清了伏龙寨的大致情况。整个伏龙寨只有约莫五十多人,而伤患就占了半数,每天第一批到楚辰安处领取饭食的人皆是缺胳膊少腿拄着拐杖而来;随后就是头上血迹斑斑、裹头的粗布早已脏污不堪,抑或是面容被烧伤损毁、半边脸面都缠绕上了粗布之人;再然后便是身体无碍、四肢健全的人,楚辰安在林中见过的两名弓箭手便在其中;一直等到最后没人再来了,楚辰安才会端着两碗饭菜去石制房屋里与陶孜二人一同而食。

        忽地,楚辰安察觉到寨子右侧密林中隐隐有一股气息正在窥探自己,顿时停住了搅锅的大勺,向右定睛望去,只见密林中林鸟尽飞,气息倏然消逝。

        楚辰安摸不清是什么,只当是肉香引来了某只野兽,也没有太过在意。

        楚辰安一如既往从大瓮里盛出所剩不多的羊汤,羊肉早已分发一空,还剩些许肉丝与葱段姜片儿,勉勉强强地装了两碗,两手端着向石制建筑的堂屋里走去。

        陶孜早已迫不及待,刚见到楚辰安步入大门,便已火急火燎地朝着楚辰安冲过去,从楚辰安手上接过羊汤,小心翼翼地端着碗向她的座椅上走去。楚辰安落座,将大碗放置到茶桌上,随后从背篓里掏出两张大饼,将其中一张扔向陶孜,“饼蘸着汤吃,更香。”

        陶孜双手接过飞来的饼,照着楚辰安的话,撕下一块饼,将其往羊汤里捅咕了两下,便急不可耐地丢入口中,“唔......嗯......嗯......好吃好吃......烫烫烫!”

        楚辰安见得此状不由得莞尔而笑,也没出声,慢慢撕下好几块,将饼泡在汤里,由得羊汤将饼好好浸润一下。

        “笑什么笑,没见过美女吃东西?别以为仗着做饭好吃我就不揍你。”

        六天相处下来,陶孜不再如初见时那般失态,已经能够正视楚辰安。

        “......”,楚辰安无言以对,心想这位姑奶奶眼神是真的很尖,真是不能招惹她,但凡笑话她一下,或是让她有一点点不爽都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

        “咳咳,陶寨主误会,我只是有一事想要汇报。”

        “说。”陶孜口中含满了饼,一手端着碗细抿着羊汤把饼往下顺,含糊不清地说道。

        “陶寨主,据我这几天观察,寨里人的伤势程度不一。天气这般炎热,有些人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灌脓,更严重的已经到了极度危险的地步。老杨头和李大哥今天吃饭都没能过来,还是我托王婶子给他俩送过去的。类似他们的伤势已经不再只是躲在寨子里吃肉休养就能恢复的,如果再继续恶化下去可能人就没了。”

        陶孜呆滞住了,连嘴里的碎饼都忘了咀嚼,整个人呆坐在座椅上。

        对于陶孜来说,整个寨子里的人就如同亲人般,她虽不懂医术,可每天看着底下人日渐衰瘦的脸又如何能看不出来。她一直都知道,可他们是山匪啊,山下的枯木城城主正在通缉他们,她甚至没法带他们去山下看郎中,她所能做的便只有让他们在最后的日子里吃上几口好的。

        陶孜的双眼开始迷朦了,“我知道啊,可又能怎么办,我又不会医术,枯木城那老王八又在到处抓我们。”

        楚辰安有点不好意思,“咳,之前忘了说了,我也略懂一点医术。”

        “什么?你不早说?!快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他们。”陶孜惊得从座椅上大跳起来。

        “陶寨主莫急,我虽没办法治好他们的伤,但却能替他们化去脓水,之后再去枯木城中抓三钱金银花,二钱黄岑,二钱连翘煮沸后,用细布浸透敷于伤口处,一天一换,性命可保。”

        “那你赶紧去给他们化掉脓水,我去下山抓药。”

        “陶寨主,脓水不是说化就能化的,还需要刚采摘下来的走马芹。”

        “走马芹?还要刚采摘的?这上哪儿去弄?”

        “我看这落云山气候湿润,泥土疏松肥沃,推测这落云山中应当便有此药物。”

        “那你还不赶快去采?”

        “我此番正是想向陶寨主请行。”

        这是楚辰安六天来想到的绝佳脱逃之计。借得上山采药的由头,逃将走便一去不回。至于报恩嘛,来日方长。而且自己也说明白了药方,只要陶孜按他的话去抓药、煮沸,然后将伤患的伤口包扎好,老杨头和李大哥的命确实能保下来。至于刚刚提及的走马芹,纯属锦上添花之用,没有它也无妨。

        “那你赶快进山采药吧,我这边准备一下就下山去抓药。”

        “得令!”

        ......

        落云山南北落差颇大,南边陡峭高耸,易守难攻,而伏龙寨正坐落于南山之上。楚辰安此行才出伏龙寨一个时辰,便已行至北山腰,此时已值日沉之际,楚辰安百无聊赖地捏着一根树枝,正抽打着山路两侧的草木,心头似有一团云雾。

        “这般不得劲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在操心伏龙寨里的人?可陶孜只要按我的说法替他们上好药,他们就能保住性命了啊。那我心里这股愧疚感又从何而起?”楚辰安自言自语。

        “若不是我告诉他们药方,再过两天他们估计连命都没了。”

        “嗯,没错,应该是我救了他们才对。”楚辰安撅起下唇,忿忿然说道。

        “喂,三哥,撒尿等等我。”

        正当此时,十数米开外传来一声叫喊,楚辰安生怕再遇山匪,纵身一跳,跃至树梢之上,沉重的背篓没有造成多大阻碍,楚辰安隐匿了自己的气息,远远地观察着两名来人。

        二人一壮一瘦,壮硕之人站在稍前方,回过头等待着身材瘦削的那人,沉声喊道:“你走快点儿。”

        “嘿嘿,来了来了三哥。"

        不一会儿,二人汇合,背朝着楚辰安,正立于树梢之下。

        "我说三哥,咱们什么时候去抓那女魔头啊?”

        “你小子着什么急,等老大下令就是。不过我估摸着啊得天黑,那女魔头的寨子建在南山山顶,那里陡峭出奇,不趁着天黑,估计很难摸进去。”

        “嘿嘿,三哥,你说这次枯木城主能给多少奖赏。”

        “你小子,就知道奖赏奖赏,上次老大赏给你的你花完了吗?”壮硕的人抽手朝瘦削之人脑袋一拍,瘦削之人一个没稳住,差点向面前的灌木丛里栽去。

        “嘿嘿三哥,都是从小穷怕了。我这人目光子浅,也没啥子别的爱好,就好存钱,等攒够了就回去给我娘老子盖个大房子。”

        “莫要心急,来之前老鹳都踩好窝子了,那寨子里都是些老弱病残。那女魔头虽说有些实力,但只要老大和二哥缠住她,那帮老弱残兵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等把寨子攻下,那寨子里的东西还不尽归我们所有。”

        “三哥,想想都美哦。”

        “别美了,走,撒完尿赶紧回去。”

        “得嘞!”

        二人愈行愈远,再听不见二人的说话声。

        楚辰安见得二人逐渐远去,终于呼出一口大气,心中已经开始揣度。

        “他们说的女魔头应该是指陶紫吧?看来今晚有人要夜袭伏龙寨。不过看他们的装束也不像是官府的兵,更像是和陶孜一样的山匪啊,怎得和山下的枯木城主扯上了关系。”

        “我这刚从寨子里逃出来,难道还要转身回去把这事告诉陶孜?那我还能再逃出来吗?“

        “啊,头疼头疼。”

        “不管了,先去前面看看去。”

        楚辰安跳到另一棵树,脚踩着一根根树枝朝着二人离开方向走过去。

        不多会儿,前方树林里一伙人便映入楚辰安眼中。约莫五十多人,尽是山匪装扮,横七竖八地或坐、或躺在地上,中央一处火堆,正炙烤着肉,看体型似乎是一头野猪。火堆旁边盘腿坐着四人,其中一人正是那名壮硕之人,另外三人一人体型矮小,身着破布黑衫,面容阴沉,正轻手摩挲着手中的弯刀;还有一位身材匀称的中年人,正闭目静坐在火堆旁边;最后一名老者,一头灰白头发好似许久没有打理过,杂乱无章地散在脑袋上,手持树枝拨弄着火堆上的野猪肉。

        四人相顾无言,一旁坐躺在地上的众人或在闲聊、或在划拳,都在等肉烤熟。

        嘈杂声中,老人陡然停住了手里的动作,阴翳的眼神朝着左后方斜蔑过去。嘈杂声止,静坐的中年人睁开了双眼,也朝着老人的目光看去;手持弯刀的黑衫人舔舐着嘴角,身形瞬时从火堆旁消失。

        楚辰安心头一震,被发现了。不止如此,楚辰安已然感受到一束阴毒的目光将自己锁定,瞬时,身形已从枝头跃下,疾步向来时的密林中奔去。

        “咔嚓”,下一瞬,黑衫人已将楚辰安刚刚蹲坐的树枝应声砍断,粗壮的枝干落于地面,树林中响起一声巨响,林鸟四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