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唯念永恒
字:
关灯 护眼

第八章:皇女赠礼

        云慕诗这一百万的天价之声传遍全场,在场众人一片死寂,这是这几年拍卖会以来第一次价格竞价到一百万。

        然而,那不紧不慢的男子声音又从西贵宾区传出:“我加,一百零一万。”

        “可恶!”

        云慕诗气的站起身,这是诚心和自己过不去,大声开口:“我说上面的贵宾区就很了不起吗,你抬别人需要之物的价钱很开心吗?”

        “拍卖会不就是出价嘛,我也想要这丹药,没什么问题,再说了你可有证据证明我抬价?没有就乖乖闭嘴,想要就自己出价。”西贵宾区男子难得除竞价外说话,不过始终都是玩味的语气。

        “气死我了,我出一百......”云慕诗跺脚,刚要开口在出价,却被一边的江小凡大力拉回来坐下。

        江小凡抓着云慕诗的肩膀摇了摇道:“你疯了吗?知道那家伙故意抬价你还上钩。”

        “可是有了那丹药你就能修炼了。”云慕诗被江小凡强硬的语气吓了一跳。

        江小凡摆手,满脸无所谓的表情道:“没什么可是的,丹药又不是只有这里才有,修炼的事情拖一拖也无所谓的。”

        “我们放弃不要了。”江小凡朝拍卖台上的女负责人开口。

        女负责人也有点蒙于现在情况,向全场发声道:“一百零一万精石,是否还有竞价的?”

        “那么就恭喜西贵宾区拍得这枚伐髓丹了。”女负责人确定开口:“到此拍卖会的十一件物品全部竞拍完成,拍卖会结束,感谢今天大家的到访,拍得物品的各位稍后请移步至会场后台等待。”

        没一会儿在场的人就都走得差不多了,江小凡看着身边的云慕诗苦笑道:“大小姐,我们该去领拍卖品了,大家都离开有一会了。”

        “我看你是长本事了,敢说我疯了,就当我好心当作驴肝肺,念在你是我小弟,不和你计较。”云慕诗轻哼一声离开,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回想起来,已是认识到了自己当时的冲动。

        一路过去,只剩寥寥几个领完拍品离开的人。

        来到拍卖场后台的房间里,江小凡再次见到了阁主柳如烟,不过这次在其旁边坐着的还有一女子,女子妆容美丽,有一种特殊的庄重气质,使得她那身本就华丽的衣裙都有点配不上的感觉,女子边上的随从微低着头毕恭毕敬。

        “真巧啊,阁主还在啊”江小凡打招呼,和云慕诗两人来到柳如烟旁边道:“我们来领下拍卖品还有钱。”

        “大胆,见到皇女还不行礼!”只见女子身边一位六十岁样子的老随从呵斥道。

        闻言的江小凡和云慕诗一愣,江小凡打量,这华丽衣裙的女子,竟是这北皇族的皇女,这身份换而言之放在南皇族,是比云慕诗这个城主之女还要大得多的。

        女子紧接着便示意随从,苦恼道:“你这是哪里都想让众人皆知我是皇女嘛,好了你先行离去吧,我这里结束便自行回去。”

        随从不敢抗命,女子等待随从离开后,才看向江小凡和云慕诗道:“二位不要介意,他这是老毛病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叫段一禾,我也是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不必拘谨于我的身份。”

        江小凡和云慕诗点头,坐到了一座,这段一禾刚才的那番话,不光是云慕诗,江小凡也对于这皇女的好感增加不少,没有丝毫阶级偏见。

        “感觉我倒像是外人了。”柳如烟玩笑道。

        借机取来了粼波剑和衣袍交于云慕诗,另外又将《天髓录》交给了段一禾,最后来到了江小凡身边,拿出了一张六十三万的钱票递了过去道:“这是拍卖品的钱,可是一笔横财哦,小友收好。”

        钱票近在眼前,江小凡却没有伸手拿过,眼睛看向段一禾手里的《天髓录》道:“段姑娘,那《天髓录》与你有缘,我知有这价格全是西贵宾区抬价导致,此物我只收你当初竞价的五十五万精石便可,柳阁主的一成费用不变。”

        江小凡此话很是突然,在场三女都是瞧着江小凡,令江小凡有些受不了。

        此举江小凡真心诚意,换过来想想,段一禾也和自己跟云慕诗一样,是西贵宾区抬价的受害者,只是段一禾拍定下来,而自己和云慕诗最后放弃了而已,现在想想江小凡也是气得牙痒痒。

        “我是没什么,不知段姑娘意下如何?”柳如烟问道。

        段一禾认真看着江小凡,没想到一身粗布麻衣的江小凡会说出这样的话,踌躇几秒便感谢道:“那我这边就不枉费江公子的一番好意了。”

        事后。

        拍卖阁大门口,江小凡看着手里的四十九万五千精石的钱票,忍不住欢呼了一声,这可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赚到这么多钱,长期为钱苦恼心里的焦虑一下子烟消云散。

        “哼,放弃了十五万的傻子,还在那洋洋自得。”云慕诗将衣袍交于江小凡,用剑柄轻敲了下江小凡的头。

        江小凡刚才的一切,云慕诗都看在眼里,穷苦并不可怕,云慕诗对江小凡的行为很欣赏,自己当初一时兴起认得这个小弟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我觉得小弟发达了,是不是应该犒劳一下......”云慕诗提议,后面的对象没说出来,但意思很明显。

        “没问题,这旭新城里吃喝玩乐我都包了。”江小凡现在轻松愉快,拍着胸脯一口答应。

        “这可是你说的。”云慕诗烟眸狡黠闪过,说出了一大串准备:“我要先去吃大餐,再去买胭脂水粉,再去买新衣服,再去...再去......”

        而在江小凡和云慕诗有说有笑,准备离开的时候,后方熟悉的声音传来。

        “二位,请留步。”

        回头望去,原来是段一禾赶了过来,江小凡笑道:“段姑娘是还有什么事吗?”

        段一禾看着云慕诗精巧的脸,回想起拍卖时那不怕身份差距的态度,似乎是想起什么,开口尝试性问道:“这位姑娘是否是叫云慕诗?”

        江小凡诧异,云慕诗也是吃惊,想来从接触到现在是没跟段一禾说过云慕诗的全名的,段一禾是如何得知的。

        听段一禾解释后才了解,原来以前南北皇族打仗,战场上虽然没见过面,但是段一禾当时却听手下的士兵提起过云慕诗,以及相关的相貌身份等信息。

        也不知道为什么,段一禾就忽然联想到了当时的记忆,如今试问,看江小凡和云慕诗的反应还真是。

        “我们可不是卧底过来的,你不会要叫人抓我们吧。”云慕诗一想大事不妙,脸色微变。

        段一禾被云慕诗的举动给逗笑了,当即表明来意道:“我看二位过来应该也没有落脚的地方,正好城北那里我有一处私人的宅邸闲置,二位就去那里住下吧。”

        “另外,拍卖会上云姑娘最后不是没拍到那伐髓丹嘛,正巧我自己也有一枚同品阶的,虽然没有丹纹,但是功效应该不会太差,过两日便派人送到宅邸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