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半缘修道半缘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章 初入云都

        在那云海森林的深处,有一棵古老巍峨的神树,传说大陆伊始之际,天崩地坏,电闪雷鸣,浩浩大陆陷入绝望,死亡与毁灭充斥在那个时代。

        一天,混沌的天空破开,一位神灵降临于此,她看到世间生命初生却又因为这荒芜的天地而快速逝去,这位女神不忍心,将生命之树的种子从神界带来,种在了这片莽荒之地。

        可是女神也因为私自把生命之树的种子带到凡间被处以神罚。

        神罚之重,神亦难抵。

        在她陨落之际,她的眼泪汇成了河流,她的身躯变为了山峰,将祝福献给了这个世界,用残余的神力孕育了这粒种子,这粒种子就是神树的前身。

        几十万年过去了,现在的大陆变得富饶、生机,人们在神树四周安居乐业,建立起了一座浩大的城邦,取名为“云都”。

        此时,在云都的外围,有这么两个人围着森林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云都的入口,他们也许不知道,入口需要云令才能开启......

        “怎么又回到这里了!?那个旅行者卖给我们的地图不会是假的吧?”一位面容清秀的花季少女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

        “应该没有错,我能感觉到这里的魔力与之前都不一样。”一旁的小白狼化为人形,打量着四周。

        为了消灭鬼王,他们已经跨越了半个大陆。

        常子银长长叹了一口气,颓废地躺在地上。

        小白也打算坐下休息会,可突然常子银语调一变,惊叹道。

        “小白你听到了吗?”

        听到主人的话,小白立刻警惕起来,云海森林毕竟是存在了几十万年,随时都可能有一些难以预测的事情发生。

        小白唤出短剑,以战斗姿态以防不测。他仔细观察这四周,却发现一点异样都没有。

        常子银鼓起脸颊,像是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是我的腿,我的双腿在累得哀嚎。”

        小白用重重手敲了下常子银的头。

        “好痛!小白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常子银捂着头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小白从小与常子银一起长大,如同家人。

        “云海森林对我们来说太陌生了,要是真的有危险可怎么办?”

        常子银虽然很顽皮,但是她也明白小白是在担心她。

        她拉了拉小白的衣袖,抬头一脸歉意对着小白。

        “呜,小白,我错了。”

        小白看着常子银后悔的认真表情,也只好摸摸她的头温柔笑笑,“先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

        一听到要休息,常子银一扫刚刚沮丧的表情,开心的躺在了地上。

        太阳缓缓落山了,被染红的天空渐渐被星星替代,蝉鸣与夏夜,风吹过树林仿佛像拨动的琴弦,沙沙似流水。

        半夜,小白突然被远处一种异样的灵力惊醒,而且发现这股灵力越来越浓。

        他推了推发出沉浸在睡梦中还在嘿嘿笑常子银。

        “主人,感受到了吗,在那个方向有点奇怪。”

        小白指向半里外的一处空地。

        “嗯..唔姆。”常子银的头本是昏昏沉沉的,可当她听到小白说有什么奇怪的事时,顿时精神百倍,跃地站起身来,拔剑就往前冲。

        “小白快跟上来,等会好玩的...不是,等会敌人跑了!”刚刚还在睡梦中的常子银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主人!别这么冲动!”小白满脸黑线,也只好赶忙追上去。

        刹那间他们就来到了奇怪的这片空地,这片空地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异样。

        “小白,这什么都没有啊?”

        小白捏住食指,往前面的空地挥出一道灵力。

        小白发现灵力越靠近中间,灵力的力量就越弱,好像是有什么把这里的能量给吸收了。

        “不,主人,这里灵力流动好混乱,与之前的灵力流向完全不一样,应该是有什么阵法在这里,总之小心点为妙。”小白收起短剑,准备研究一下这里的状况。

        可常子银却蹦蹦跳跳往前面走去。

        “我这个阵法大师都没有感应到,这里怎么会有什么阵法呢,可能这里就是灵力含量多一些,小白你就是疑心太重啦。”常子银话音未落,只见地上突然符文亮起,一抹蓝光将他们两个人包裹住,瞬间两人就消失不见了。

        这片草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地下室里。

        “都叫你小心点了!”小白拉起坐在地上的常子银。

        常子银知道惹了祸,低着头嘀咕“我怎么知道这里会有阵法嘛..”

        突然一个陌生的哈欠声从他们后面传来,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他们一惊。

        小白皱了皱眉,常子银也被吓一跳,两人快速转身警惕看向那里。

        他们被传送到这里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四周,这是一个地下的狭小房间,一张长椅,一个四四方方的桌子,一盏挂在墙上的油灯,还有一扇半开的门。

        在这长椅上,躺着一个披着血色长袍的男子。

        “早上好啊!额,应该是早上了吧?”说话的人正躺一旁的长椅上。

        他坐起身来,露出一张俊秀的脸庞,红唇挺鼻,那双黑色的眸子中带着血般的红艳色彩,黑色的长发散开,乍看上去,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让人看得失神。

        如果说小白的外貌在人类中算是千里挑一,那么这个男子可以更在小白之上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常子银看他好像只是普通人,松了口气,打算走近去问问他。

        “别靠太近了,小心有问题。”小白皱起了眉头对她说道。

        常子银发出“唔~”的低声,眼神像是在埋怨小白做什么都这么谨慎。

        他们正说着,一旁大笑传来“你们关系很好嘛,我的话,叫我云霄好了。”云霄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抓起旁边的葫芦喝了一大口,醇厚的酒香飘散开来。

        小白迈步挡在常子银身前。

        云霄笑道“别紧张,我只是踩到阵法被传送到这里,看这里挺适舒服的就睡了一觉。”

        “哈哈哈,这不跟我们一样吗?”常子银笑出了声。

        小白内心疯狂吐槽:你还好意思笑!

        常子银见没有危险,一溜烟就跑到云霄面前:“我就说嘛,小白你就是多疑了,他看起来就不像是坏人,我叫常子银,叫我阿雯就好啦。”常子银浅笑说道。

        云霄听到阿雯两字眼里闪过一道异样。

        “阿雯,是个好名字,以后多指教了,阿雯。”

        “刚见面就叫阿...阿雯...”小白低声嘀咕着,青筋暴起,脸色难看。

        常子银看到小白表情好像不太自在,问道“小白你怎么了吗?你好像很不舒服。”

        小白露出勉强的表情“没...没事...可能是有点饿了。”

        此时,小白心中像是有十万只草泥马飞过,下定决心一定要替常子银父亲教训一下没有礼数的家伙。

        眼看小白撸起袖子准备动手,突然一阵突兀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个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