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踏时空行
字:
关灯 护眼

第四章 冷家村的变故

        两年时间匆匆而过。

        勃羽已经适应了如今的生活。

        对这颗名叫天恒的星球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里鲜有国家,一个个势力以门派、家族的形式分布,他们掌管一切,制定律法。

        可以说每一个势力,都算一个国家。

        他所在的焰金城,隶属于雨音门,那是一个修仙大派,汇聚了势力范围内的顶尖人物。

        这里的小孩如果能感应到灵气,可以选择进入修仙学院。

        修仙学院每个城市都有,是雨音门创办,培养人才的基地。

        也可以选择当个散修,自我修仙,不过没有老师的指点,进速自然缓慢。

        且,高深的功法、武技,只有在学院中才容易获得,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当个散修。

        都是砸锅卖铁也要进学院。

        勃羽虽然能修仙,但是却无法进入学院。

        原因是他年龄太大。

        试问,谁三十多岁才来上小学?

        不过,他可以到城内书阁买各种修仙书籍自学。

        能在书阁卖的,大都是一些普通的基础,恰巧正是他所需。

        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到达灵皮三变。

        身体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皮肤变嫩了一些,如今的他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

        再进一步就能达到四变。

        灵皮境共有九变,若能九变走完,就会进入修仙第二境界,灵腑境。

        所谓九变,是能存储灵力的量的一个变化。

        每个人的情况又不尽相同。

        ……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空气中尘糜飘扬着。

        勃羽睁开眼,小心翼翼的将手从冷秋月的脖子下抽出,生怕吵醒了她。

        她……昨晚很累。

        一年前,冷高轩寿终正寝,只留下父母早逝的冷秋月一人。

        那段时间,冷秋月情绪低落,悲伤。

        勃羽安慰她,给她身心上的慰藉。

        之后两人结为夫妻,相濡以沫。

        勃羽很喜欢这样的生活,白天治病救人,晚上打针吸肉。

        既然在修仙一途上,起步太晚,怕是难有大成就。

        那过着现在这样的小日子,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做好了早餐,才去叫娇妻起床。

        “秋月,我等会去汒汤山那边采药,如果太晚,今天就不回来了,你记得按时吃饭。”

        “是你修炼所需的药吗?嗯,你去吧,最近没什么病人,我能搞定,你自己也要小心。”

        给了娇妻一个香吻后,勃羽背着背篓出门。

        冷家村百来户人家。

        大家对勃羽也比较熟了,毕竟冷秋月家是开医馆的,谁还没个头疼脑热,这一来二去,勃羽认识了村中人。

        见勃羽背着背篓出门,大家都热情的与他打招呼。

        汒汤山离冷家村有四五个小时的步程。

        就是勃羽刚到天恒星时,降落之地。

        “大老虎,俺胡汉三又回来了,这次我可不怕你。”

        进入汒汤山后,勃羽自言自语道。

        他现在可是个修仙者,经过灵皮三变,就算打不过那只大老虎,跑应该没问题。

        食肉的猫科动物,耐力都不咋的。

        这次主要的目标是一株五节草。

        如果能找到五节草,那他马上就可以突破到灵皮四变,灵力可以通过接触外放,成为一个灵医。

        汒汤山确有五节草,不多,想找到,全凭运气。

        在山中找了三四个小时,一无所获。

        看看天色,如果要回去就趁现在,否则就得走夜路。

        “唉,还是搭个简易的庇护所过一夜,明早再接找,找不到就回去。”

        第二天早上。

        运气终于来了。

        在一处峭壁上,勃羽看到五节草。

        像竹节的草叶,红蓝相间,很好认。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峭壁。

        伸手轻扯,却还是将五节草根系弄断。

        回到简易庇护所,勃羽皱眉,草药根系已断,药力正在逐渐流失。

        恐怕用不了一天,就会完全失去功效。

        他没有物品来保存草药。

        “没办法,只能再耽搁一天,就地吞服草药了。”

        草药入腹后,逐渐化开,形成一股很像灵力的力量,在皮下跳动。

        勃羽赶紧盘脚坐好,感应灵气,吸纳入体修炼。

        从第一次感应到灵气后,之后再感应,就变得简单无比,只要心念一转,便能看到游离在天地间的灵气。

        灵气顺着周身每一个毛孔、每一次呼吸进入体内。

        游走全身,汇于皮下。

        进入他体内的灵气有四种,土、木、水属性,还有一种黑得发亮的属性,勃羽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在焰金城书阁也没有找到答案。

        四属性,杂灵根,下下灵根。

        单属性才属优质灵根,两种次之,优质灵根的修炼速度,绝不是杂灵根能比肩的。

        虽然是杂灵根,勃羽却没有太多失望,能修仙就已经很好。

        能娶到媳妇,你还要求是个雏?

        修炼速度慢?那就用双倍、三倍的努力来弥补。

        当灵力在皮下充盈饱满,再容不下更多时。

        五节草的药力跳动,刺激皮下细胞。

        于是,灵力与细胞开始融合,却又能单独分离。

        灵力开始收缩,凝实……

        ……

        勃羽结束修炼时,已经半夜时分。

        皮肤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色,数秒后恢复如常。

        “灵皮四变,比起那些从小就修炼的人,两年四变,我的速度也不慢。”

        “好好睡一觉,明早回去,秋月应该想我了吧”

        ……

        第二天中午,勃羽回到冷家村入村道口。

        一阵风从村中刮出,吹起他鬓角一缕长发。

        本是平平常常的一阵风,其间却带着浓重的血腥味。

        勃羽微愣:“是谁家杀猪吗?”

        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正好肚子饿了,去蹭饭吃。

        村口是冷六方家,冷六方四十来岁,精壮能干,所以生了八个小孩。

        家中无时无刻都是小孩的吵闹声。

        而今天,勃羽来到他家院门口,他家却异常安静。

        刺鼻的血腥味从院内传来。

        勃羽大喊:“六方哥,六方哥!你在家吗?”

        没人回答,勃羽步入院子,发现房门大开。

        屋内的情景让他浑身冰凉。

        冷六方和他妻子,以及两个最小的子女倒在血泊之中。

        尸体没有一个完整的。

        冷六方被削去脑袋,他妻子的尸体,从脖颈到左胸,与下身分离。

        两个小孩同样死状惨烈。

        都像是被人一刀砍死的。

        勃羽连忙检查其它房间,发现冷六方一家,无一活口。

        出了冷六方家,又到冷六方隔壁家。

        同样的场景,无一活口。

        “秋月!”

        狂奔回家,路上看到更多的村民死在道旁,一滩滩血迹染红了泥土。

        很多村民光着膀子,穿着睡衣。

        显然这惨绝人寰的事是发生在半夜。

        到了家门口,他看到了他妻子。

        冷秋月仰面朝天,双眼紧闭,胸前血迹将白裙染成红裙。

        勃羽一个猛扑,跪坐到妻子身边,伸出颤抖的手,轻轻贴上她的脸颊。

        冷秋月的脸颊是温热的,还没死。

        勃羽连忙替她把脉,两年时间,他的医术也算不错。

        脉搏十分微弱,微弱到几乎没有。

        透过指尖,度过一缕灵力到冷秋月体内,闭上眼感受,冷秋月体内的伤势如同具象化呈现在勃羽脑中。

        这就是灵医的手段,比地球上任何检测仪器都牛。

        冷秋月的心脏被刺穿,但很巧的是,伤口在心室隔膜上,没有在短时间内死去。

        勃羽加大灵力灌输,全力滋养冷秋月心脏的伤口。

        虽然知道冷秋月已经救不回来了,死是早晚的事,但勃羽却不管不顾,灵力跟不要命似的灌输着。

        其实对无法修炼之人如此灌输灵力,是相当危险的事,然而此时,他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直到灵力耗尽,冷秋月还是没有一点好转,勃羽绝望的仰天咆哮。

        一滴眼泪滴落,落到冷秋月的唇角。

        冷秋月双眼缓缓睁开。

        “勃羽,你、你回来啦。”一声微弱的呼喊。

        “秋月,你醒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没能保护你。”

        冷秋月想抬手摸摸勃羽,却无力抬手。

        勃羽抓起她手,紧贴自己脸颊。

        “不用对不起,我……快死了,还没来得及跟你生个小孩呢。”

        “秋月,是谁伤的你,是谁杀了村里这么多人?”

        “我不认识那个人,他长得很瘦,额骨很宽,左脸颊有颗痣,是个修仙者,会飞。他拿剑刺向我的时候,我本来想避开心脏的位置,但是他的速度太快了,我避不开,咳咳……”

        冷秋月的声音越来越低。

        “勃羽,不要想着报仇,以后,你去焰金城,开个灵医馆,再娶一个媳妇,好好的……

        死之前能见你最后一面,我已经很开心了,记得我是在河边捡到的……”

        冷秋月一句没说完,永远闭上了双眼。

        勃羽将她拥入怀中,双脸紧贴。

        张着嘴,无声哭泣。

        良久后,他将冷秋月抱起,慢慢朝村后山走去。

        将冷秋月葬于冷高轩坟旁。

        在坟前枯坐半天,想起与妻子相处的点点滴滴。

        本以为自己以后会跟冷秋月白头偕老,生儿育女。

        可是,自己就出去了两天,回来便是天人永隔。

        屠村啊,这可是屠村,是谁如此心狠手辣,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周边的村子是不是也像冷家村一样被屠了?

        焰金城内没人管吗?

        “或许,城内管事的还不知道此事。”

        “我应该尽快赶到焰金城,告知此事,城内肯定会派人调查,抓捕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