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被灭门后她成为了万鬼之王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章 鬼王是我姑姑

        一道道强光划过天际,仿佛要把悲幽谷的天空撕裂般,紧接着传来一阵阵震人心魄的隆隆雷鸣。

        温夏看着不远处一棵被雷劈焦的百年大树,紧了紧怀中抱着的小包裹,他尽量远离那棵老树,可此时他若再往后退一步,便会触发周围的法阵,他能活动的地方只能在三米之内。

        温夏靠边坐下,弯曲起膝盖,怀里紧紧抱着小包裹,他被困在这里已经两天了,这个法阵是专门捕妖抓鬼的仙门法阵,阵里设了不少机制。他一开始试着破阵,可这阵有反噬功能,他越是挣扎,阵周围的法力越强,并且还会反弹到他身上,几次三番下来,他便不敢再轻举妄动。

        忽然,温夏听到远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他高兴的站了起来,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开心的踮起脚尖,向远处招手。

        那边的一行六个人,他们束着整齐的发冠,身着紫衣,腰悬玉佩,手持宝剑,一眼便眼看出来他们定是来自名门大派的弟子。

        他们边走边说着话,显然还没有注意到温夏,看起来年纪小一点的向年长一些的抱怨着说道:“景仁师兄,这天眼看着就要下大雨了,我们明日再来不也一样的吗?”

        他师兄听到话里的语气很不高兴,说道:“你懂什么,你以为我想在这种鬼天气出来啊,这种天气阴气最重,妖魔活动的频率最高,这可是抓妖魔鬼怪的绝佳时机,等过后你连个鬼影子都见不着,再抓不到妖魔看师父怎么罚你。”

        那小弟子撇嘴不再说话,他往前跨出两步走到最前面,突然他发现了前面招手的温夏,他指着前面疑惑的说道:“咦?你们快看,前面有个小孩。”

        其他五人循着他的手指望去,也看到了温夏。几人来到温夏面前,唐景仁先反映过来喊道:“你们离他远点,他没有呼吸,他不是人,他是鬼。”

        其他几人被这话吓得不经,纷纷往后退了几米。温夏奇怪他们反应为什么这么大?自己又没有伤害他们。

        一会儿后,其中一个弟子看了看法阵又看了看温夏,试探性的又往温夏边走去,见状,唐景仁喊道:“唐景风你干嘛,你疯了?往那走你不要命了?”

        名叫唐景风的弟子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走到法阵前停了下来,他向里面的温夏招了招手,温夏不明所以的向他走过去。他又示意温夏走出阵来,温夏天真的摇了摇头,用手指轻点了一下法阵边缘,边缘立即显示出一道紫光,表示自己出不去。

        唐景风确认温夏出不了法阵后,兴奋的向后面几人喊道:“你们快过来,他被关在阵里出不来。”

        其他几人把刚才试阵都看在了眼这里,这下他们挺直了刚才缩着的脖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然后像是看鸟兽一般观察起关在笼子里的温夏。

        那小师弟说道:“我第一次见到真鬼,他没有长舌獠牙,跟人长得一模一样啊。”

        唐景仁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平日里让你多看书多听课,你都干嘛去了,鬼本来就是人变的,他们又不是妖魔,哪来的长舌獠牙,在外你可别说你是天水唐氏的弟子,丢人。”小师弟摸着后脑勺气鼓鼓的不敢出声。

        温夏被看得很不自在,说道:“你们看够了吧,能不能请你们先把我放出去,我姑姑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呢。”

        刚训导完小师弟唐景仁,听到这句话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说道:“放你回家?你脑子怕不是被这法阵给打坏掉了吧?你是鬼我们是仙,怎么会放你走,放你回去我们拿什么回去交差?”其他几人也跟着嘲笑温夏脑子不正常。

        温夏说道:“我姑姑说了,六界平等,我又没有做坏事,你们凭什么要带把抓起来?”

        唐景仁讥讽的说道:“你们小小的鬼界也配跟我们仙界平起平坐?呸,只配在阴沟里生存的下贱玩意”

        温夏这会明白了,这些人不是来救他的,是来要他命的。他抱紧小包裹有些害怕的往法阵中间站,远离四周站着的几人。

        几人这时注意到温夏怀里的小包裹。

        唐景仁贪婪的说道:“你怀里的是什么?给我拿过来。”

        温夏摇了摇头说道:“这是送给姑姑的,不能给你”

        唐景仁恐吓般说道:“你最好乖乖交出来,可以少吃点苦头,不然的话,我就让你尝尝这法阵的厉害。”

        温夏没有说话,眼神很坚定的在拒绝交出来。

        见状,唐景仁表情略微扭曲的说道:“你自找的”。

        随即扬起手中的一道紫光注入法阵,瞬时阵里凝起七八道紫电劈向温情,这紫电比先前反弹的攻击厉害可怕的多,温情左闪右躲,但地方太小,没办法全部躲掉,被击中后他痛苦的单膝跪下,即使这样,但他手中的小包裹依然被他紧紧的护着。

        这显然激怒了唐景仁,他向同伴吼道:“都愣着干嘛,看他表演吗?”其他几人平日里就怕他,被他这么一吼,慌忙使出自身最高的法力输入阵中。

        温夏一开始还能躲掉大部分紫电,可只要被击中一次,停顿一会就会被不断的击中,最后他终于支撑不住,浑身抽搐的脸朝下摔倒在地,小包裹滚落到法阵边缘,他努力的想要爬过去,可紫电还不断的往他身上打去。

        唐景仁一挥手,示意他们停下,说道:“这小鬼还挺能抗,别把他打死了,还要拿他回去交差的。”同时走到法阵边缘,捡起那个小包裹。

        其他几人也围了上来,都想一堵这宝贝的风采。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包装精美的长方形的小纸盒,再打开纸盒,纸盒里面是两个小白瓷罐,再打开瓷罐,一股扑鼻而来的香甜气息。

        唐景仁两指黏了一颗出来,看看闻闻,心里猜想着这是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他眼珠子一转,迅速往挨他最近的小师弟的嘴里塞了一颗,小师弟被这动作吓得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蜜饯直接被他吞到喉咙处,他一手卡住脖子一手捶打胸口,好一会才吐出来。

        他缓了一会憋红的脸,生气的说道:“景仁师兄你—”

        “我什么我?这可是宝贝,我先让你尝尝还亏了你不是?”

        “这分明就是普通蜜饯”

        唐景仁见小师弟神色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明白了这蜜饯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便把手里的盒子往地上一丢,蜜饯洒落一地,有一颗还滚到了温情的手旁。

        唐景仁扯开话题说道:“我早就知道是普通蜜饯了,这不是考考你能不能通过味觉分辨出来嘛。好了,你现在考验合格了,我们收了这小鬼回去吧。”

        这时温夏颤颤微微的站了起来,明明他是那么小一只,看向他们的眼神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怕,在此时电闪雷鸣的天地间,竟然让他们感觉到了压迫感。

        唐景仁讨厌这种感觉,骂道:“该死”又加了几道法力到法阵中,其他人见状也马上加了进来。

        此时的温夏已经没有了躲避的力气,他咬牙承受着,说道:“你们杀了我吧,我姑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唐景仁表情更加扭曲了,嘲笑道:“你姑姑?你姑姑是哪路小鬼啊?来来来,让她们来找我索命,只怕你姑姑不够多,杀不了我。”

        温夏道:“我姑姑可是鬼界之王,杀你们这样的小角色,她只需要动动手指头。”

        听到温夏说他姑姑是鬼王,几人同时哈哈哈的笑起来,唐景仁向同伴说道:“这真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他说鬼王是他姑姑?那他不就是鬼界殿下了?我们现在这般折磨他,鬼王不得把我们撕碎?你们怕不怕啊,哈哈哈。”

        又向温夏道:“不是是个鬼就能跟鬼王挂上关系的,就你这弱鸡样,还敢自称是鬼界殿下,鬼王是你姑姑?我还说鬼王是我奶奶呢,哈哈哈。”

        倏然,他们的笑声像是被掐断一般嘎然而止,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昏沉灰暗的天地间,一抹红色出现在他们面前。

        “本王可没你这孙子”

        一袭红色嫁衣的祁念阮无视法阵,直接走了进去,在他们惊骇的目光中查看着温夏的伤势,越查看她的脸色越难看。

        温夏看到来人是祁念阮,一直死扛着的精神终于得到放松,虚弱的喊了一声:“姑姑,你来了。”便昏迷过去了。

        几人见状不对,想乘机逃跑,祁念阮眼皮都不抬一下,一挥手几人便全部跌落到她面前。她轻轻的放下温夏,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

        随着祁念阮的靠近,几人都感受到了十足的死亡压迫感,他们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全身颤抖着不断的向祁念阮磕头求饶。

        祁念阮语气冰冷的说道:“敢动我的人,他今日所受到的痛苦,本王要让你们百倍偿还。”

        几人吓得直接瘫坐在地,连磕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唐景仁倒是有几分智商在的,但不多,把偷偷的把手伸向后背,准备发射求救信号。站在他面前的祁念阮很明显的看到了他的小作动,也知道他的意图。

        她手指轻轻一动,信号弹便来到了她手中,她满不在意的说道:“怎么,想叫人啊?来我帮你。”说完她真的把唐家求救的信号弹发到了空中,跟着一声巨响,伴随一道闪电开出了一朵紫花。

        祁念阮的这一反向操作反而让他们更害怕了,他们连滚带爬的往后跑去,祁念阮鼻子一哼,把他们放进刚才困住温情的法阵中。

        这法阵本是不会攻击他们自己人的,但祁念阮稍微改了一下阵的走向,随即注入一些法力,这法阵立即像攻击温夏一样攻击他们,甚至威力更强。

        祁念阮听着里面一声声的惨叫还觉得不够,她真的恨透了这些仙门大家以强欺弱的嘴脸,竟把她视如己命的小孩伤成这样,若她再来晚半分小孩便直接魂飞魄散了。

        她已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的祁念阮,当初她保护不了自己,还让保护她的人一个个为她而死,如今天她已成为万鬼之王,差点又被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夺走她最重要的人。

        封尘的往事件件浮上心头,今天她真就要了这群人面兽心的命。

        转手又给法阵加了一道法力,在打算加第二道法力时,她的法力却突然被人拨开了。

        她感受到拨开她法力的人就站在自己身后,她立即转身骂道:“哪个没长眼的敢坏姑奶奶的好—”‘事’字还未说出口,她看清眼前的人后就楞住了,时间好似在这这一刻静止。

        站在她眼前的人,不正是偶尔还会出现在她梦中的一道颜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