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古丹情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章 赋春堂

        这是一家医馆,名叫赋春堂。

        它坐落在永州最偏僻的东南方向,整体由红色泥砖所砌,方方整整的,虽不奢华但也不简陋。堂前是两根大红色的长木柱子,柱子上还分别雕着一行龙飞凤舞的字:巧施银针除病痛,丹心妙手挽沉疴。

        这家医馆有前后两个院子,前院用来医师坐诊,后院则用来居住,而辛夷就住在这家医馆的后院里。

        早上,辛夷缓缓地睁开眼睛,粉黄色的帐幔映入了眼帘。

        “这一定是在做梦,没错,我肯定还没睡醒。”她躺在床上翻了个滚,嘴里咕咕哝哝的嘟囔着。

        隔了一会儿再次睁眼时,眼前还是挂着薄薄流苏的粉黄帐幔。

        辛夷叹了口气,实在是自欺欺人不下去了。她三日前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做梦,后来才慢慢地觉得这梦也太特娘的真实了。

        梦里肯定是感觉不到痛的对吧?她刚穿过来的时候扇了自己一巴掌,直到今日脸上的红印子才消下去。梦里也不会掉泪的对吧?那一巴掌打下来后,她竟没骨气的哭了一上午...

        真是造化弄人啊!她本是21世纪根正苗红的候补年轻女中医一个,却因误吞下了古丹药阴差阳错的穿到了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更要命的是,这个女孩子今年才七岁!

        辛夷哀嚎的翻了个身,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有商店系统就是有金手指,而自己却屁也没有。她委屈的撇了撇嘴,心里盘算着这日子以后该怎么过。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儿先摆烂一天。辛夷扯了扯身上的薄被,打了个哈欠准备再次入睡。

        “你就说我这脚到底该怎么治吧!”

        辛夷被这大嗓门吓了一个激灵,她用手支撑着床铺坐了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这声响。

        “什么,你让我脱鞋?这怎么行,我可是个妇道人家啊!”

        咦,谁家的妇道人家说话声跟她老家村口的破喇叭一样...她听着这声音竟是从前院药房中传出来的,好家伙,能从前院传到后院这嗓门可真是不得了。

        辛夷麻溜的下床穿上鞋子,拿起桌上的红色绊头带子随便的绑了个头发便走去前院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长像凶神恶煞的胖女子两手叉腰大喊道:“我这指甲都疼了好些天了,为什么不给我治!?”

        对面的银发男子伸开双手,示意她冷静一下。

        他面露难色对她道:“您...不脱鞋给我看看,这我又该如何下手...”

        胖女人听后满脸错愕,声调又提了一个八度:“什么?你要我脱鞋?还要对我下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男子慌乱的摆着手道。

        就是这个胖女人,名叫李翠莲,已经连着来医馆两日了,要治病还不让把脉也不给看,她以为医师都是睁着眼的活神仙?

        辛夷站在帷幔后挖了挖自己的耳朵,她感觉自己都快要聋了。

        “我不管,我都快要疼死了,今日你必须给我治好!”

        “李大娘何必如此动怒啊。”辛夷从里屋的帷幔中走了出来道。

        银发男子听到声音后,有些诧异的转过头看向她,“辛儿,你怎么来了?”

        “我听到动静,所以过来看看。”辛夷回道。

        李翠莲看向来人,原来是个身着素衣,明眸皓齿的小女童。她早就听说这赋春堂的医师养了个身子不好的徒弟,平日里都是卧居在房,今日她倒还是头一次见这女娃娃的模样。

        不得不说,这小女娃长得确实十分有灵气,一双凤眼眨巴眨巴的格外惹人怜爱,不过她的脸色倒显得不太好,许是终年生病的缘故,身体也异常的消瘦。这女娃相比她的两个女儿不知逊色了多少,她一想到前些日子这小女娃生了一场大病,剑宗的宗主竟然都亲自来看她,她的宝贝女儿们都没获得过如此殊荣!

        想到这李翠莲就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辛女娃儿,小身子养好了吗就出来乱跑?”

        “不劳您费心,我身子已然大好了。”辛夷笑着看向银发男子说道:“况且这是我家,我想怎么走动便怎么走动,又怎会是乱跑呢,对吧师父?”

        被称作师父的蜚零愣了一瞬,随后呆呆的点了点头。

        “是吗,那便好。”李翠莲冷哼了一声,随即转过头对蜚零没好气的说道:“所以我这脚到底能不能治好了?”

        还没等蜚零回答,辛夷抢先一步说道:“既然男女授受不亲,不如大娘就让我来看看?”

        蜚零听后更诧异了,他虽教过辛儿一些医术,但她因身子一直不大好所以从未真正的为人医治过。

        李翠莲上下打量着她,“你?行不行?”

        “不行也得行了大娘,好歹我也是师父亲手教出来的徒弟,”辛夷摊开手说道:“况且这家医馆可就我一个女的。”

        “...行吧,”她恶狠狠的说道:“要是治不好,我非得砸了你们店的招牌!”

        李翠莲边说边开始脱鞋,偏头一看竟发现蜚零还在朝这边看,她停下手瞪了他一眼。

        蜚零讪讪的转过了头,他一转眼便对上了辛夷那让他心安的小眼神儿。嘶,辛儿素来不爱出房门也不爱讲话,今日如此能言倒有些奇怪。

        此时李翠莲已经坐到了一旁的木凳子上,将鞋袜脱了个干净。

        辛夷走上前去打算仔细看看,这不靠近还好,一靠近...我的娘诶,这味可真冲!可她还不能捂住鼻子,再怎么说这李大娘也算是个长者,捂鼻子这种行为对她来说未免显得不太尊重...

        辛夷只好屏住呼吸,大致的看了一下。她的指甲上有着黄绿色的斑点,这些斑点异常的浑浊,而且在指甲的下方也出现了一些粉碎性的角质。

        “行了大娘,你快穿上吧。”她往后退了几步,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随后接着问道:“你这脚指甲是不是每天都会又疼又痒?”

        李翠莲连忙点头,她穿上鞋袜道:“这到底是什么症状?”

        “别着急,只是鹅爪风而已。”辛夷挥手扇着空气中的酸臭味道:“你只需取上十朵凤仙花的花瓣,把它捣碎再混合上白醋,之后敷到你的指甲上,用树叶包上,每天一次,一周之后要是还不好就再来一次医馆。”

        “哦,还有,”她补充道:“最重要的就是多清洁清洁指甲,勤换鞋袜,避免这鹅爪风变得更加严重。”

        “我,我每天都换鞋袜的好吗!我脚干净的不得了!”李翠莲眼神有些飘忽,她快速的挠了挠鞋面,心里纳闷着难道这是因为自己犯懒两个多月都没有洗脚导致的?

        “啊,是是是...”辛夷一脸‘我都明白’的样子。

        李翠莲看到后臊的脸通红,她扯着嗓门道:“一周后我脚要是还好不了,我就让你们这医馆开不下去!”

        蜚零转过身,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这病要说也不严重,怎么到李大娘这里就像刚截了肢似的?想来应该是她碍于面子隔了好久才来医馆医治,所以才疼成这个样子。

        辛夷接话道:“大娘,您就赶紧回家去把脚包上吧,再迟些估计包凤仙花都没用了。”

        蜚零听后笑了笑,他之前怎么就没发觉自己的小徒儿这么能说会道?

        李翠莲瞪了辛夷一眼,又转过头叉着腰对蜚零说:“你个眯眯眼笑个屁的笑,从我刚进门到现在就没睁开过眼,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蜚零无奈的笑着解释,“我只是眼睛不好使。”

        李翠莲并不想听解释,她连着冷哼了好几声才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赋春堂。

        辛夷看着她的背影,轻佻了一下眉,终于把这尊难搞的大佛送走了。不,应该是说终于把这股子酸臭味送走了才对。

        她正乐呵的在心里吐槽着,忽然肩上感觉到了温热。

        蜚零将薄外衫披到了她的身上,“你刚大病初愈,见不得风,今日怎么从房间内出来了?”

        辛夷连笑了两声,道:“屋子里太闷了些,我出来透透气。”她总不能说自己是被李翠莲那大嗓门吵得睡不着吧?

        他点了点头,“也好,那你便在院子里四处走走。”

        “我可以出去转转吗?”

        蜚零听罢愣了一下,之前辛儿可是撵着出去也不愿出去的,现在怎么就想着出去转转了?难不成这一场大病还能改变人的心性?

        “去吧,”他蹙着眉头想了想终究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要不我今日先关了医馆,陪你出去散散心。”

        “不用,”辛夷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咱们医馆附近转转,用不了多久。”

        “行吧,你要是觉着有些累了就找处地方坐着歇息,外面风大也别待太长时间。”

        辛夷听着他千叮咛万嘱咐,心里涌上了一股暖流。

        “知道啦!”

        蜚零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逐渐的离开了他的视线,他便回过神眯着眼睛继续整理手边的东西。

        辛夷走在青石街道上,可能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的原因,路上并没有太多行人。

        她拢了拢身上的外衫,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叹。想来她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应该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小小的年纪就在那场大病中被折磨的去世了,这才好巧不巧的让她钻了个空子。

        不过辛夷本身的身体素质并不差,穿过来后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异常,看来她和这副身体契合度很高啊。

        “你说那一脸苦相的小丧星现在病死没有啊?”

        “谁知道呢,不过我现在可就盼着她死了,到时候说不定能见上剑宗宗主和他的首传大弟子一眼!”

        不远处传来了两位女子欢快的谈话声,辛夷却没有注意到,她仍低着头边想事情边缓慢的走着。

        恰逢一个拐角处,“砰”的一声,两人相撞了。

        ------题外话------

        求多多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