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梦里有个深渊入口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章 友人是个修真奇才

        “那就决定喽,你打地铺,我睡床上。”

        星星说道。

        “好的,容嬷嬷,嘶。”

        1hit

        随着刘荣关上店铺,二人从菜市场走出,清冷的月光挥洒而下,薄雾弥漫,黑猫从明亮窗户前的围墙上翻上翻下,胡同口还有写完作业在跳皮筋的小孩。

        两人走在路上,星星那加厚的笔记本手提包,让刘荣很懵,城里现在流行这么大的手提包了吗?

        “要不要我帮你拿呢?”

        “不用。”

        女孩1米65左右,个子不高,身材贫瘠,但空灵宛若布谷鸟的嗓音和如若凝脂的肌肤是很好的加分项,单手拿起巨大手提包的力气更是落在刘荣的好球区。

        “咚”

        巨响是星星笔记本手提箱甩到刘荣三轮车上的声音。

        刘荣心疼的扭头看去三轮车铁皮产生了凹陷,对绕过半个车身想要和他一起坐到主驾驶座上的楚云星开口说道。

        “要不?你坐后面,这边有点挤,你比以前胖了,坐不下了。”

        “不行。”

        2hit

        “哎呦呦,姐姐你咋那么喜欢拽我肾上那块肉呢?”

        尽管刘荣这次有所防备,可是身旁的人儿,好似专精于此,如白蛇出洞般轻盈,绕过他的双手,准确的掐到那块,能让肾隐隐作痛的肉。

        “出发。”

        刘荣钥匙一拧,女孩青丝甩动,开向距离县城农贸市场十二公里的塔塔村。

        “你平常都这么晚吗?”

        女孩撩拨着青丝,双手转动,想要将茂盛的青丝盘起来。

        “不,只是,县城养老院今天进行志愿者活动,以前曾经有过老人在志愿者照看不周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农贸市场度过一夜被野狗咬死的事情,所以我想着晚一点关门。”

        刘荣才不会告诉她,自己是想要在微弱的心灵感应中,提前告知家里的那个从梦境中跳出来的妖怪,藏好自己。

        3hit

        肾上隐隐传出来的痛苦,让刘荣咧着小嘴。

        “咋地了为社会做贡献,还妨碍着您了”

        “我最近学了通心术。”

        女孩眼睛直视着前方,歪歪扭扭的盘山公路,头上的头发被盘成了两颗朝下的小牛辫。

        “好啦好啦,知道你妈妈是正道圣女,爸爸是魔道巨擘了。”

        刘荣看着面前七八个月没见的女孩,自打认识她起,她就以自己常年修炼,不谙世事,来掩盖自己干的傻事,最近两年越来越严重,还经常在谈论未来发展时用自己家庭父母在修真界中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我要继承他们的衣钵来掩盖自己想在父母的产业下混吃混喝等死的摆烂心态。

        如果不是想要回馈到村里那些曾经抚养他长大的那些叔叔婶婶,申请了政府的扶贫村官计划,刚毕业的他也许会去星星家里玩上两天。

        三轮车驶向了黑幽幽的隧道,挥洒在道路和人身上的月光逐渐向后消失,探照灯因为没有及时更换电池,也无法穿透层层的黑暗。

        “嘀嗒,嘀嗒”

        那是隧道中水雾凝结成的水,滴滴在路面上的声音。

        “呜呜呜嗯嗯。”

        呜呜,但声调不断升高,宛若女鬼提叫的声音,是在隧道草丛里的鬼蚱蜢叫声。

        毕业多年的大学生,刘荣用自然科学杀死神学的修行境界早已半步成仙。

        一双冰冷浮若无骨的小手环在刘荣腰间,那是害怕的星星的双手,虽然对于人体来说,这双手有点过于冰冷。

        “你手好冰啊,别放我腰上。”

        “别说话,好好开车。”

        旁边黑暗中看不清身形的女孩并未过多解释,诡异的气氛在两人中间展开。

        刘荣很想再次问问,这是不是你的双手,但思索到与以前触感完全的不尽相同,那双手上彻骨的寒意蔓延到他的脊髓,让他不禁汗毛倒竖。

        长达三公里的幽闭隧道内,只留下昏暗的探路灯和三轮货车的嗡嗡声,冷汗从刘荣发热的头上分泌出来,经过耳畔的冷却,逐渐滑向脖颈,流到胸口,腰间的双手仅仅只是作环抱状,并未动弹半分,哪怕三轮车晃动两下。

        旁边的女孩也一声不吭,在这路上行走两年多的刘荣,第一次遇到如此的情况。

        “昨天撞花妖,今天撞妖手”

        刘荣心中嘀咕着,默默祈祷着,如果这次能够活下来,就彻底不管自己身为人的责任,直接去寺庙里交点香火钱,剃头当个和尚。

        就在刘荣思索间,那双长着长长指甲的冰冷双手逐渐顺着脊椎从身后向上摸去,双手环绕着刘荣的脖颈。

        “要遭。”

        刘荣心中虽然紊乱,但是还是保持着稳定的车速,看着前方,毕竟他也曾在抚养他长大的叔叔婶婶怀里听说过鬼怪并不能直接伤人,都是让被影响者心神意乱,从而发生车祸。

        但,逐渐合拢的双手,越来越难以呼吸,让刘荣大气不敢喘一下,只能拉满三轮车的所有速度,疯狂的向隧道外驶去。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tmd,这妖手能杀人。

        刘荣只想在妖手杀死他之前,将楚云星送到隧道外面。

        “天地玄黄,役鬼通神。”

        只见刘荣旁边空灵的口诀响起,三轮车货兜里,沉重的笔记本手提包散发着茂盛黄光,浑圆的阴阳鱼和八卦浮现于手提包之上,一个类似古代招魂幡的法器,从手提包中浮出,飞向了楚云星的手中。

        “啊啊啊。”

        只听得一阵刺耳的尖叫,刘荣身旁楚云星役驶手里散发着幽幽蓝火的黄色魂幡,将一双妖手吸入幡中。

        浑身暴汗的刘荣将三轮车停下,眼珠浑圆的瞪着旁边,手握着50厘米长招魂幡的楚云星。

        “谢谢。”

        刘荣嘴唇干巴巴的,不知从哪里开始说起。

        “这肯定是我父亲放的。”

        楚云星再次用手掐起口诀,阴阳鱼和八卦从黑色手提箱上升起,招魂幡从楚云星手中浮动着,没入手提箱。

        “父亲,魔道巨擘,他想杀我?”

        刘荣本来震惊的瞳孔,再次放大,满满的充满疑惑等待着解释。

        “有可能,以他那性格,估计是喝醉了,随手招的这种只有一双手的妖怪,然后夹杂着一点他对于你的恨意,所以就来找你了。”

        “所以你之前说的父亲是魔道巨擘,妈妈是正道圣女,爷爷是千机道人,你是修炼天才等等是真的?”

        “嗯嗯,好困啊,我想回去睡觉了。”

        刘荣看着打着哈欠,眼神微眯的楚云星,想了想,还是早点离开隧道为好,指不定他爷爷也招出什么恐怖的魔鬼。

        三轮车再次发动,楚云星把头靠在了刘荣肩膀上。

        发动法器一定很累吧,瞧瞧她刚刚还精神奕奕,现在她都想睡觉了。

        “哦哟,我说这丫头咋攒着五年的假期今天用,原来是找到小情人了呀,哟,他父亲还吃醋了。”

        原本在县城的那只黑猫望着黑暗隧道里逐渐远去的刘荣与楚云星二人,在空无一物的环境里幽幽开口。

        “哼,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堪,不行,到时候身为魔道巨头的我肯定会在那群老怪50年一度的酒会中抬不起头,得想个办法,让他有点修为。”

        一个袒着胸脯一米八七左右重量约在220斤的肌肉大汉从黑暗中浮现,来到黑猫的面前。

        “那咋整?找点洗精伐髓的丹药?还是说找个熟读玄天经法的灵魂替换掉?”

        黑猫跳到那壮如猛牛的大汉肩膀上,三条黑色的尾巴摇晃着,眼神微眯提议道。

        “恶心,ntr离我远点。”

        大汉一手攥着黑猫的三条尾巴,将它甩到地面。

        黑猫空中诡异的翻身,轻盈的落在地面,舔着前爪,眼神幽幽的看向刘荣离去的方向。

        “我说,200年一度的森罗秘境是不是要开了?”

        那大汉思索一阵,也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

        “这个提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