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南宋末年特种兵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章 无名小村庄

        几乎同时,就听见“砰”的两声,这是外面斥候被江澄两人射中之后落马的声音。

        两人都来不及和江忠等人告辞,立即冲出了山谷之外。看见外面两个和他们一样长相的人躺在地上,还要两匹骏马木然地站在路边呜呼。以他们的智力实在想不明白本来骑在他们身上的主人这么就突然栽倒在地。

        孟钊忍不住上前踹了几脚。很显然,这些斥候算不上真正的元兵,而是和他们一样,都是真正的汉人,孟钊平生最讨厌的自然就是这些吃里扒外的主,如果不是人已经死了,他绝对会将这些人擒回去点天灯。

        江澄倒不至于有这样的想法,何况他也不认为这些汉人就是饶州本地人,很有可能这些都是生活在北方的汉人,而事实上在这个年代,整个北方在一百多年以来都是属于金人的统治,金国被蒙古消灭之后,这地方自然就归属于蒙古人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作为普通的最下层的被统治阶层,又有多少人认可宋朝才是他们的归属地呢?

        再着即便这些人是饶州本地人,江澄也不至于说有多么的痛恨他们,统治阶级无能,没办法保护他们的子民,也难怪这些子民背叛这个国家了。

        和孟钊不一样,江澄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说起来也是他大意了,就像他能通过烟雾找到这个山谷,从而发现孟钊等人,这次进犯饶州的军队自然也可以,而且他们人多,如果不是江澄恰巧掉落在这附近,第一个发现他们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些元军。一旦被元军发现此地,不要说这里本就是个天然的口袋,即便地势广阔,他们又能逃往何方呢。

        也幸好自己之前让他们先扑灭了火势,并且让这些人按照自己来的路程再往深山躲避,而且这两个斥候又被两人截杀在此,那么至少在短时间内还是比较安全的。

        不过他们还必须尽快截杀其他方位的斥候,否则时间一长,饶州城的元军将领必然会发现异样,一旦追查到这座山谷,江忠等人面临的依然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江澄再不犹豫,直接喝道,“快走!”至于还留在山谷中的众人的撤退问题,他自没有去管的计划,毕竟有江忠这位江家的大管家在,这些事情都是他的特长。

        江澄虽然生活在极度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但也不至于就认为自己方方面面都要比古人强。

        “江公子,我们比一比谁截杀的斥候数量更多,”孟钊说完,立即飞身跃上一匹战马,他也没去骑自己的战马,虽然那批战马跟随自己多年,甚至于达到了心灵相通的程度,但毕竟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不少地方都受到伤害。之前因为没有其他的选择,他这才准备继续征用自己的战马,但是现在既然有了两匹无主战马,当然要让自己的爱马好好休息一番。

        被孟钊挑选的这匹战马虽然刚刚失去了主人,但是面对孟钊这样的高手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孟钊只是轻轻一拉缰绳,这批战马立即调转了方向,只是这毕竟属于山路,战马的速度也快不起来,这让孟钊一肚子怒火无从发泄,但也只能强忍住了,现在他唯一期盼的就是遇见元军的斥候,好让他全身的怒火有个发泄之地。

        江澄无所谓的答应一声,作为受过最严格训练的军人,他自然没有这样的意气之争,但眼下的情况,孟钊愿意和他比赛,这也证明其绝对会以最大的能力去追杀在外的斥候,这对于目前的饶州城以及即将到达的张世杰大军都是一件好事,江澄自然没理由反对。

        山路崎岖,路程也远,江澄骑着战马,也是走走停停,即便如此,等到他从山谷中来到平原之后也是一个多时辰之后的事情,江澄仔细翻遍自己的记忆,却也不知道在饶州城管辖范围之内会有这么大的一座大山,倒是在江州境内拥有一座丛古至今都算得上网红的名山。因为距离你远的缘故,那座网红名山江澄曾经去过多次,事实上景山蹦极就位于那座名山的一座山峰之上。

        难道这里并不是华夏历史上的那个朝代,只是又为何其中的事情何华夏历史又完全的相同?

        想到这,江澄也懒得去想了,毕竟这么多年,山地变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江澄倒没想到他这一猜测倒完全家是个事实,在古代饶州,还是有几座雄伟山峰的,只是经过一千多年的沧海桑田,这些山峰在几次的地壳运动之中,也被削去了菱角,成为了典型意义上的丘陵。

        见到孟钊往北面而去,江澄也只好选择了西边,虽说他的计划是要全歼饶州城四个方位的斥候,但是饶州城东南两个方向都是湖泊,对于来自北方的元军,自然不会下到湖水去观察有没有宋军的动静。

        所以事实上江澄两人要围剿的也只有西北两个方位。

        元军的战马果然非同凡响,江澄在前世也不是没有骑过战马,不仅骑过,而且技术还算不错,毕竟做为龙队,很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所以也要求其队员尽可能多地掌握各种技能,而对于江澄而言,上至飞机,下至潜艇,所有的交通工具,就没有他不会的,更不要说区区一匹战马了。

        但是他骑过的几十匹战马,和眼前的战马相比,却还是差了一个等级,这当然也和后世更重视科技的力量有关,毕竟,有了飞机,有了高铁,汽车,还有谁愿意将精力花在这华而不实的马匹上呢。

        骑上战马,江澄顿时有一种咬随风飞扬的感觉,饶州西北部更多的是丘陵,虽然比不上北方草原那随意驰骋的感觉,但是战马飞奔,江澄依然能感受到天高任鸟飞的气势。

        辨别地形,江澄隐约记得自己来过这个地方,除了那记忆中没有的大山之外,眼下的饶州和千年之后似乎并没有两样。江澄相信,如果自己感觉没错,这应该是后世的五十里巷附近。

        五十里巷,顾名思义,就是这地方离饶州府城距离五十里路。与之对应的是在饶州府城,还有诸如十里亭,二十里廊、三十里湖、甚至还有百里长街这样的地名,江澄不清楚这个年代是否就是如此称呼,但是在他那个时代,这些地名都是真实存在的。

        思绪之间,江澄突然感觉到马匹驰骋十多里之后,道路两旁竟然还是寂静一片,此刻正是下午时分,正常来说,这个时候两边的稻田都应该少不了农民耕作的身影。只是眼下,不要说人影,就是鸡狗牛羊,江澄都没能看见一只。

        “糟了!”江澄暗叫一声不好,随即看见前面似乎有个村庄,他急忙调转方向,偏离了官道,朝着这个村子奔去。

        起先还好,不过片刻,江澄就闻到了淡淡的血气。越往村子方向,血腥味越重。

        几个呼吸之后,江澄就看见在路边有一道趴着的人影,他明白,心中那丝不好的预感此刻正变成了现实。

        等到战马即将到达这人影旁边之时,江澄立即“吁”的一声,还没等到战马停下,江澄一个纵身飞跃,立即落在了地面,此刻躺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或者说是尸首,其背朝上,脸朝下,趴窝在一个小水沟之上,他的背上正直直地插着一支箭,这也正是至他死亡的原因。

        江澄蹲下身来,伸手将其背上的箭矢拨起,用手一量,赫然发现其入肉超过了五寸,这个深度几乎能穿透两个人的身体。

        拔出箭矢,江澄又将这人翻转了过来,只是一刹那间,江澄脸上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原来这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只有一两岁的婴儿,只是此时,这个婴儿也早没了气息。

        江澄此时眼神之中顿时涌现出了一幅画面,一个平静的小村庄,大家都过着平静的生活,男耕女织,还有淘气的孩子不时弄出一场恶作剧来,也有正在嘤嘤学语的婴儿和垂垂老者。虽然生活说不上富足,但是也算得上安静平和。

        只是这样美好的一幅生活画卷,在几天前就一切变了,一群强盗闯进了这个村子,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眼前这个年轻的父亲知道对付不了这群强盗,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可能舍弃了自己的父母,也舍弃了自己的妻子,甚至于连其他的亲人都一一被他放弃,只为了能够带着自己的儿子逃离这里,他所有的希望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或者在这之前他还有可能知道自己不可能逃离这群人的魔抓了,所以才找到了个有小水沟的地方,希望借助这个地形能保护小孩的性命

        但是,天不遂人愿,在他快要逃离村口的时候,依然被万恶的强盗追上,一箭两命。

        江澄看着眼前男人。即便已经死了,但是眼睛依然睁得老大,这是死不瞑目的标记啊!江澄右手抬起轻抚,试图让男子闭上他的眼睛,却发现这完全是徒劳无功。

        将男人和小孩的尸体背上,江澄朝着村子走去,随着越来越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江澄也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尸体,这些尸体之中,有男的,也有女的;有老人,也有小孩,甚至于还有一个婴儿,眉毛都还没有长开,江澄怀疑这个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还不到三天,但是却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的阳光。

        在其中的几个房屋之内,江澄甚至于还发现了几个身无村缕的妇女,毫不例外,这些妇女都是年轻而且稍有姿色的存在,只是相比于外面这些,她们临死之前显然更受到了非人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