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南宋末年特种兵
字:
关灯 护眼

第八章 黑夜袭杀

        自从点燃了大火之后,江澄便躲在了一旁边不远处的一处黑暗之中。对于自己他是自信,但是绝对不会自大。如果自己站在火光之下,元军的斥候转过身来第一时间就能发现自己踪迹,到时候敌暗我明,自己可就成了他们的活靶子了,而如果自己躲在阴暗之处,情况则完全相反,自己才是那个猎人。

        当然,他也不能确定对方今天晚上会真的回来。虽然从现场痕迹,他可以确定这个村子惨案发生没有多久,但是对于元军的斥候能不能回来他也没有足够的自信。只是眼下对于饶州的情形他几乎算得上是两眼一抹黑,饶州府城虽然不大,但是也不算小,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尽量多地寻找到元军斥候的踪迹,自己主动献身反而是更好的办法。

        如果对方今天晚上没有过来,则说明其很可能已经离开了这片区域,江澄也准备在明天一清早就起身离开。

        江澄还是太高估了元军斥候的耐性,本来在他想来,对方斥候如果真的返回这里,至少要在子时左右,人最疲劳的时间,但是不过半个来时辰左右,江澄就听见了一连串马鸣声,在这寂静的野望异常的响亮,紧接着,在朦胧月色的照耀之下,江澄就见到数人骑着战马,耻高气昂地走进了通往这个村子的小路。

        不过在即将到达村子之时,这些人终于都下了马,其中有个人看了看四周,立即和同伴们说了几句江澄都听不明白的话,江澄猜测这应该是蒙古语,只是可惜在后世他虽然精通多国的语言,但是对于本国少数民族的语言还没来及接触。

        但是即便听不懂,看着这领头人的手势,江澄也能大致明白这人应该是在安排其他几人的布防以及进宫方向。

        只是在江澄看来,这人的布置也太不在意了,似乎完全不像个战士,反而更像是社会上小混混打架一般。

        其实这也是江澄对于这个世界最底层民众不了解造成的。元军虽然强大,在最上层的将军也有懂得兵法的存在,但是对于一个大字不识的大头兵,能让你更期盼他懂什么兵法?

        更何况对于乌力罕等人而言,南人无非都是圈养的小绵羊而已,他们从最北的大草原出发,一路攻城拔寨,几乎没有遭到像样的抵抗,而对于普通的百姓,他们曾经一人押送着数百人去往刑场,这群人之中还有不少正是青壮的男人,但是即便知道自己面临的是死亡,但是依然没一人站出来反抗。

        而且在这几日的屠村行动中,除了下午在另外一个村子有一个男孩稍微出现了那么一丝举动,其他过程之中他们都没遇见过半分像样的抵抗,因此,也难怪乌力罕明知道这场大火出现得稍微有那么一丝诡异,但是依然大大咧咧就出现在了这个区域,至于所谓的防御以及打探情况,则完全就没放在心上。

        江澄再次观察了一番。确认附近应该不会再有其他的元军,也不再等待,伸手从背后取出弓箭,瞄准还站在火堆边无所畏惧的其中一人,经过他的观察,他已经确认这人应该是这群人中的领头人。

        站在火堆旁边的乌力罕此时心情更加不好了,原本在他看来这场大火应该会引来不少的其他村子里的人的,但是他们来了半天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发现,又想起还在另外一个村落中水灵灵的姑娘,心中暗骂一声晦气。正准备叫上众人回去时,他的心中突然一惊。

        乌力罕算不上高手,真是高手的话也不至于从北方到江南,还只是个小小的什长了,但是这样经过大小数十战的人也有个特别的本事,那就是对杀气的感应。

        乌力罕万万没想到,原本在他看来绝对不会出现危险的地方竟然还隐藏着图个高手,难道是其他地方的宋军赶到了?作为一个什长,对于南宋的军队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知道在饶州附近有一支南宋最为强大的军队,但即便如此,大小数十战从未遭遇过一败。早让乌力罕心中对于南宋最为强大的军队不屑一顾,即便是赛罕将军也至少交代他们留心下有没有大量的宋朝军队赶往往饶州的方向。

        乌力罕才想躲避,但是却感觉到对方已经死死地瞄准了他,他又一种预感,即便自己往任何一个方向躲闪,都不可能躲过对方这次袭击。

        “有……”乌力罕大喊一声,他原本想说的是有危险,大家小心,只是江澄那能给他那么长的时间。

        随着“砰”的一声,身材要比江澄大出一倍的乌力罕轰然倒地,只是他那似乎是为了要拔出喉咙之上的箭矢而伸出的双手以及像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显示出他此时多么的后悔。没能死在战场上,结果反而把命丢在了江南这个不知名的小村庄之中。

        “乌力罕!”其他几人都大吃一惊,更有几个人立即从搜索之处冲到了乌力罕的身边,江澄哪会放过知名好的机会,随着“嗖嗖”几声声响,再次有三道人影倒在乌力罕不远之处。

        “快闪开,尽量躲在阴暗之处。”巴根喝道,他运气比较好,见到相继有几位袍泽相继倒地,立即一个驴打滚缩了回去,几乎同一时间,一支箭矢就从他的耳边飞过。

        江澄暗道可惜,为了增加效率,他刚刚都是一次发射两支箭矢的,只是四支箭矢射出之后,才带走了三个人的性命,如果有枪在身边就好了,省下了将箭矢放进弓箭的时间,如果之前是用枪支,他保证绝对不会让一个人落网。

        巴根也是个老手,在躲过了这支箭矢之后立即再次在地上滚了几圈。只是他绝对没想到就那么一句话让他再次领到了通往十八层地狱的门票。

        江澄何等之人,如果巴根不说话,他一时之间还真不好判断巴根的准确位置,偏偏巴根要做这个大好人,结果就是和乌力罕一样,还没完成自己的心愿就成功领到了盒饭。

        “五个!”江澄轻哼一声,对方有十人,但是自己才不过留下一半,只是剩下的人或者是被之前的意外吓破了胆,一个个都龟缩在阴暗之处。

        江澄暗道可惜,如果之前这些人一进入到火光照射的范围自己就主动出击,说不定眼下这些人都成了自己的箭下亡魂,只是那时候自己也是担心对方后面可能还有其他同伴。这才不得不放弃了那么大好一个机会。

        当然,即便是换到现在,江澄也不会后悔放弃了前面这个机会的,毕竟现在他孤身一人,绝对不能冒半点风险的。

        不知道是被江澄吓破了胆还是如何,其实江澄在射杀巴根之后就立即轻悄悄的转换了个位置,在江澄看来,对方绝对可以通过自己除箭方向判定自己的大致位置,但是眼下几分钟过去了,却没有半支箭矢射向自己刚刚隐藏的位置。

        对方不出箭,江澄就无法判定他们的位置,想到这,江澄决定还是自己行动。

        想到这,江澄猛地从隐藏之处站了起来,随即突然朝着火光处冲了出去。

        江澄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有一定的把握,在后世训练之时,怎么躲避子弹都曾经接触,更不要说弓箭了,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对方的乱箭,毕竟对方还有五个人。而元军大都来自草原,他们可都是天生的骑在马背上的弓箭手。

        五名隐藏在暗的元军还在庆幸自己躲过了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杀神,又为袍泽的死而哀叹,毕竟来自一个部落,很多人都还是沾亲带故。他们倒是有心为死去的几人报仇,伟大的成吉思汗的后人不应该被如绵羊般的南人吓破了胆。

        正想着如何要联系自己的同伴,就见到江澄冲了出来,几人大喜,如果江澄一直躲在黑暗之中,他们还真没有办法,至少在天明之前如此,但是江澄既然自己找死,那就不怪他们给他送上一程了。

        毕竟都是共同生活了多年之人,几人虽然还没办法沟通,但是却也在同时将弓箭的准头对准了江澄,只是千分之一个刹那,五支箭矢就几乎不分先后落到了江澄身边。甚至于还有两支是擦着江澄衣服而过的。

        江澄吓了一跳,他可是连子弹都能躲过的,当然,那是在对方只有一支枪的情况下,却没想到差点丧命于此,果然还是太大意了,虽说对方还有五个人,但毕竟只是五名普通的战士,真遇上五名像孟钊这样的高手,那自己刚刚就绝对无法幸免。

        要说起来这五人还是不够心灵相通,五个人同时射箭,虽说一次性给江澄呆来了不少麻烦,但是和第二箭之间必然就产生了一个时间差。如果五人能有先后顺序,即便江澄有通天的本事,也绝对能逼得手忙脚乱。

        果然,趁着几人换箭的时间,江澄猛地往地下一扑,随即就拖起地下的一具尸体挡在了自己面前,几乎再同一瞬间,背上弓箭就已经被他拉开,发射,比起五名元军士兵,他的动作就快上太多了。

        等到他箭矢射出的时候,对方的五支箭矢这才又不分先后地落在他的面前,当然,更多的都是射在了挡在他面前的尸体之上。

        但是对面的元军可就没他这么好的运气了,江澄一箭可不是随便选择一个方向,而是在通过箭矢前进的方向,还有速度等因素判断出了其隐藏的位置。

        随着这支箭矢的射出,剩余的元军再次少了一个。

        “卑鄙无耻!”黑暗中有人怒喝道。

        江澄躲在他们袍泽的身后,让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还要不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