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庶女翻身做王妃
字:
关灯 护眼

第10章 身份存疑

        青楼女子若要赎身,所需银两并非一般人能拿得出手的。

        牡丹相貌清纯可人,又擅长弹琴唱曲,现如今已是这醉花楼赫赫有名的头牌,不知有多少人来这都是为了牡丹,区区二百两银子,不用猜也知道妈妈不会放手。

        看到夏云婉眼中的哀伤,牡丹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你别急,我先叫妈妈过来。”

        “找我有什么事啊?”不等牡丹出门,妈妈已推开门走了进来,“牡丹,客人们可还都等着你呢,你居然跑到这里躲清闲?哎呦,这位又是哪家的小娘子,长得可真漂亮!”

        牡丹闻言起身,微微屈膝行礼,“妈妈,牡丹找您,有一事相求。”

        妈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夏云婉,又看了看牡丹,轻轻点了点头。

        “妈妈,跟了您这么久,突然要说这种话,我也有些愧疚。”牡丹低垂眼睑,“当年若不是您倾力相助,牡丹恐怕早就死了,更不会有今天的一切。”

        “呸呸呸!动不动就死来死去的,一点都不吉利。”

        “牡丹想求妈妈放我离开,妈妈的恩泽,日后定涌泉相报!”

        见牡丹跪下去,夏云婉也跪了下去,“妈妈,求您放了牡丹吧,银子不够我可以再去凑。”

        妈妈坐下来,端起茶蛊,却没有接过银票,声音低沉有力:“牡丹,你这些年也不容易,从把你带过来那天我就知道,这醉花楼不过是你暂时落脚的地方,你迟早是要飞出去的。”

        “妈妈……”

        “你有更好的出路,我也不多打探,只要你心甘情愿,我就不会拦着你。你虽是我花了不少银子栽培出来的花魁,但这些年来,你也为我招揽了不少客人,让我赚了不少银子,终究是我们无缘,就当你我互不相欠,等下随我去取了身契吧。”

        见妈妈并无为难的意思,夏云婉和牡丹都有些吃惊。

        “我当年在街边遇到你,那模样真是可怜极了,你求我赏你口饭吃,我担心你真的会被官兵抓走,只好给你牡丹的身份将你藏匿于此。”妈妈回忆着往事,面色温和,“既然你已下定决心要离开,就别怪妈妈狠心,牡丹前不久染了风寒不再见客,今日香消玉殒了。”

        牡丹噙着泪,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这些年她虽然可以感受到妈妈的庇护,却从来没想过妈妈可能知道她的身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想到妈妈对她的宽容,她跪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夏云婉知道妈妈与牡丹之间肯定还有体己话要说,悄无声息掩门退了出去。

        “你果然在这里。”

        背后忽然传来嗤笑声,夏云婉困惑的循声望去,竟看到南宫喻站在几步远的地方。

        刚刚在赌坊她急着逃走,并未仔细观察他,现在看清了相貌,不由倒抽了口凉气。

        南宫喻,当今圣上的三皇子,被封为辰王。

        她曾听哥哥提起过此人,哥哥对他满是崇拜和敬仰,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顽皮,哥哥带他来家中做客,她还躲在屏风后面偷偷张望。

        只是后来朝廷风向大变,哥哥战死沙场,她便再也没有听到过这位辰王的事情。

        南宫喻眯了眯眼睛,冷声道:“不曾想你竟是女儿身,难怪刚刚那样羞赧。”

        “怎么?”夏云婉冷冷一笑,“为等我给你道歉,竟不惜一路追到这里?”

        “账还没有算完,自然是要来找你的。”

        “跟我算账?你有没有搞错?是你弄坏了我的衣服!”

        “身为青楼女子,私自外出混迹赌坊,竟还有十足的底气在这里叫嚣?”

        南宫喻挑挑眉,望着夏云婉又气又恼的样子,心中满是鄙夷。

        夏云婉瞪圆了眼睛,“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青楼女子了?说话要讲凭据!”

        她今天还真是倒霉,想尽办法翻墙出府,冒着风险去赌坊赢钱,厚着脸皮来这醉花楼寻人,现在竟还被人莫名其妙指认为青楼女子,下次出门要好好翻翻黄历才是。

        南宫喻好笑道:“不是青楼女子,为何要乔装男子外出?又为何逃到这里?”

        “我……”夏云婉才懒得跟他解释,嘲讽道,“王爷若想寻花问柳,在这里好好玩个痛快就是,何必非要揪着我不放?”

        “你?!”南宫喻气到语结。

        自从父皇立了兄长为太子,东宫就一直不太平,太子无能,别说是南宫喻,就是翊王他们,心里也是不服气的,几位皇子暗中相争之时,东宫突遭毛贼夜闯,太子妃受惊小产,蛛丝马迹的线索直指翊王,南宫喻想要彻查此事,也是为了给自己立功。

        夏云婉与自己的纠缠定被那小厮察觉,林泽遍寻不到那小厮踪迹,只得作罢。

        夏云婉占了上风,得意一笑:“麻烦让一让,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目送她离开,南宫喻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刚刚脱口而出叫了他一声王爷。

        “王爷。”林泽突然跑进来,急急问道,“臣看见那女子跑了,要不要追?”

        南宫喻有些头痛,“不用追了,随她去吧。”

        他常年驻守边境,才刚回来不久,长安城里能认出他身份的人屈指可数,可他并不记得自己在哪个正式场合见过夏云婉。

        越想越觉得奇怪,两人走出醉花楼,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早已没了夏云婉的身影。

        南宫喻脸色微沉,问道:“林泽,你可觉得刚刚那女子面熟?”

        “不觉得。”林泽连连摇头,“臣从未见过。”

        “她刚刚称呼我为王爷,想来并非青楼女子,可她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她。”

        “王爷,臣这就去查查她的真实身份。”

        “顺便也帮我打听一下,她来这醉花楼,所为何事?”

        “是。”

        林泽亲眼看到南宫喻上了马车,这才安心去打探消息。

        马车缓缓前行,南宫喻撩开帘子,目光掠过醉花楼的牌匾,唇角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女子,还真是有趣。

        就像当年沈靖常常提起的妹妹,调皮又不失聪慧,他还一直想要见见,只可惜……

        手掌触到腰间挂着的玉佩,手指轻轻摩挲着玉佩上的“靖”字,他沉沉叹了口气。

        他曾答应过沈靖,会替他照顾好家人,那么,沈府的事,他也定会帮忙彻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