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庶女翻身做王妃
字:
关灯 护眼

第11章 夏府寻人

        离开醉花楼,夏云婉去买了芦荟膏,匆匆返回青禾所在的糕点铺子。

        “小姐!”见到夏云婉,青禾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青禾等了夏云婉约莫三炷香的时间,想去寻,又怕夏云婉回来找不到她,一个人坐在铺子前的台阶上,抱着买来的点心,想哭又不敢哭,委屈极了。

        夏云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家卖芦荟膏的铺子,他家铺子人多,耽搁了些时间,我们快点回去吧。”

        “小姐,你的衣服……”

        “不要紧,回去再换干净整洁的就好,我出来时穿的那套你可别弄丢了。”

        青禾本想问她去买芦荟膏为何会把衣服弄破,见夏云婉会错了意,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小姐放心,连您吩咐奴婢去买的点心奴婢都好好的拿着呢!就是,我们等会儿不会还要翻墙回去吧?”

        “怎么出来当然就要怎么回去。”夏云婉不由莞尔,“不然当值的婆子丫鬟问起来,我们要怎么解释自己在外面?”

        “那这些点心怎么办?”

        “咱们自己留着吃就好了,总不能真的拿去堵祖母的嘴。”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的,才刚走到青云胡同,夏云婉便敏感察觉到了异样。

        青云胡同这边大多是朝廷官员居住,一直冷冷清清的,早上出来时还好好的,此刻却人声鼎沸,百姓成群结队奔涌而来,人人脸上带着看热闹的表情,夏云婉皱了皱眉。

        “青禾,最近可有谁家要设家宴,或是家里要办红白喜事?”

        青禾好奇的踮着脚张望,闻言摇头道:“不曾听说,小姐,要不奴婢去问问?”

        “快走快走!听说夏府的六小姐丢了,我们去看了画像,定能把人找回来!”

        “夏府六小姐丢了关我们什么事?”

        “听说赏金有十两银子呢!”

        有百姓从两人身边走过,叽叽喳喳讨论着夏府的事情,夏云婉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青禾却被吓得不轻,“小姐,大太太定是发现您不在府上,这下可怎么办啊?”

        “先过去看看再说。”

        夏云婉不由分说拉着青禾混入人群,即便隔得远,却依然能清楚听到王莲雪的叫嚷声。

        “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找!绿茵,快叫肖总管备了车马,我要去报官!”

        一群侍卫领了命匆匆去寻人,王莲雪在家门前不安的踱步,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样。

        夏云婉就听见身边百姓议论道:“这个夏六小姐可真不是个省心的,听说是婢女生出来的孩子,果然是随了她娘,枉费夏夫人对她的教导。”

        “我还听说她前不久被蒋家退了婚,估计是没脸见人投湖自尽了吧?”

        “蒋家的小公子据说还等着与夏家其他女儿说亲,她这么一闹,姊妹们可怎么出嫁?”

        流言蜚语层出不穷,青禾急的团团转,“小姐……”

        “嘘!”夏云婉压低看了声音,“我问你,你可知道家里的祠堂在哪个方位?”

        “在后院那边,小姐问祠堂做什么?”

        “你跟着我来就是了。”

        ……

        换下小厮的衣服,夏云婉理了理裙摆,点燃三炷香,毕恭毕敬的跪在了蒲团上。

        “娘,女儿不孝。”她正对着陈氏的牌位,磕了个头,“女儿冒昧借您的名义撒谎,可女儿实在没办法了,您在天有灵,不要责怪女儿。”

        青禾恭敬的守在一旁,待夏云婉给陈氏上过香,两人便沿着小路返回清婉苑。

        王莲雪闹到了李氏面前,李氏早就派人在清婉苑守着了,见青禾扶着夏云婉缓步而来,宋妈妈难掩惊讶,忙快步迎上去,“六小姐!”

        “宋妈妈?”夏云婉故作惊讶,“您怎么过来了?”

        平日李氏有什么事情都会让红柚来跑腿,宋妈妈是李氏身边最得力的,她不敢怠慢,不等宋妈妈回答,忙吩咐青禾道:“青禾,快去给宋妈妈沏杯热茶,请宋妈妈到屋里坐。”

        “六小姐。”宋妈妈苦笑,“奴婢是奉太夫人之命来传话的,请您随奴婢过去一趟。”

        “祖母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

        “奴婢不敢多言,太夫人已等候六小姐多时,六小姐还是快些随奴婢过去吧。”

        “宋妈妈稍等片刻,我刚从祠堂回来,换件衣服就去祖母那里。”

        青禾心里打着鼓,宋妈妈就在院里等着,服侍夏云婉更衣梳头难免有些手忙脚乱。

        夏云婉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别慌,咱们不过只是去了祠堂而已。”

        “小姐。”青禾低垂眼睑,“奴婢知道。”

        “那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瞧着你的唇都快被你咬出血了。”

        “奴婢就是不明白,小姐为何要绕到祠堂,又见到宋妈妈,奴婢怕回错了话。”

        “母亲把事情状告给祖母,定是把府上翻了个遍都找不见我。”夏云婉轻声解释,“母亲闹得这样大,肯定早就猜到我是翻墙出了府,清婉苑这边也一定会有人盯着,我想来想去,只有祠堂鲜少有人过去,那里安全,也好让我有个合理的理由。”

        “小姐真聪明!奴婢怎么就没想到……”

        “以后慢慢学吧,人与人的相处,学问多着呢。”夏云婉对着镜子插上了簪子,“若是青歌她们问起来,你也只能说我们去了祠堂,记住了吗?”

        “是,奴婢记住了。”

        许是原主太过懦弱,连带着身边的丫鬟也都畏首畏尾的。此刻得了夏云婉的肯定,青禾的脸因兴奋而红扑扑的,眼里渐渐有了神采,整个人也鲜活起来。

        不知怎的,夏云婉忽然想起沈燕玉的话:“偌大的沈府,又有谁真正在意过我的感受?”

        庶女就活该做人下人,活该被欺压吗?

        原主老实本分,恐怕到死都不知道是自己尊重的母亲害了自己,想到这里,夏云婉忽然对原主生出一丝同情,要替原主讨回公道的决心也更加坚定了。

        她深呼吸,调整好情绪,转身坚定的朝青禾点了点头。

        “你现在就去禀了宋妈妈,咱们一起到祖母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