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庶女翻身做王妃
字:
关灯 护眼

第12章 祸从天降

        夏云婉没想到宋妈妈的消息这么快,她赶来时,王莲雪正陪着李氏喝茶说话。

        见到夏云婉,王莲雪眼中飞快闪过一丝不悦,但旋即,她满是担忧的上前携了夏云婉的手,苦口婆心道:“婉儿!你可让我好找,我和祖母都要为你担心死了!”

        宋妈妈就是再不多嘴,来的路上,也免不了要简单跟夏云婉透露些事情经过。

        王莲雪这假惺惺的样子让夏云婉浑身起鸡皮疙瘩,可她此刻却不得不忍。

        李氏面色微愠,抬眸淡淡扫了夏云婉一眼,声音透着威严:“跪下!”

        宋妈妈一怔,见夏云婉已规规矩矩跪在李氏面前,不由抬眸望向王莲雪,微微蹙眉。

        她去清婉苑之前,太夫人还在担心夏云婉,派她过去守着,也不过是想在第一时间弄清楚情况,她好在中间做和事佬,以免让夏云婉受了委屈。

        怎么王莲雪过来陪着说了几句话,太夫人就动了怒?

        李氏问道:“婉儿,如实告诉祖母,你不在院子里,跑去了什么地方?”

        “祖母。”夏云婉没有任何停顿,直截了当的回道,“婉儿去了后院的祠堂。”

        王莲雪原本还幸灾乐祸的等着好戏开场,万万没想到等来了这样一个答案,“去祠堂?你好端端的跑去祠堂做什么?”

        “回母亲的话,婉儿去祠堂给庶母上香。”

        见夏云婉提起了陈氏,王莲雪脸色微变,端着茶蛊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李氏紧锁的眉略舒展,“婉儿为何突然要去给庶母上香?”

        “祖母,庶母身体一向不好,不曾想在我病倒昏迷的时间里就这样走了,庶母一向疼我,可我却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夏云婉声音里带了几分哽咽,“母亲常常教导我,百善孝为先,婉儿错过了庶母的丧事,大病初愈,就自作主张带了青禾过去给庶母烧香诵经,回来才听说母亲四处找我,还让祖母跟着担心,都是婉儿的不是,请祖母责罚。”

        想到夏云婉刚生下来那瘦弱的样子,又想到陈氏最后的骨瘦如柴,李氏眼角微湿。

        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可怜的,父亲不待见,母亲顾不上,庶母也一直病恹恹的,若不是有她这个祖母照拂,能不能顺利长大都难说。

        偏偏陈氏未等到她成亲就撒手人寰,去祠堂给她上香诵经,是夏云婉做女儿的本分。

        “好了,你先起来吧。”李氏点点头,“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慢慢说。”

        “娘!”王莲雪着急起来,“咱们找婉儿,这么大的动静,她怎会不知?”

        千算万算,王莲雪偏偏漏掉了后院的祠堂。

        接到消息得知夏云婉在府外,王莲雪来给李氏问安时顺便提到了她,好不容易说服李氏叫夏云婉一起过来用午膳,让前去传话的丫鬟找不见人,她这才开始全府上上下下的寻,为了抓到夏云婉跑去赌坊的确凿证据,她故意将消息散播在外,想要报官也不过是虚张声势。

        这一切可是她精心布下的天罗地网,怎能轻易就让这死丫头钻了空子?

        只要给夏云婉扣上不贞洁的帽子,蒋府再来提亲,她就再也不会成为威胁!

        夏云婉被青禾搀扶起来,柔声道:“后院偏僻清净,婉儿并不知道母亲在找我。”

        “娘,您可不能听她一面之词!”王莲雪说着便掏出帕子擦眼泪,“我嫁过来这么多年,府里上上下下哪件事不是我尽心尽力去做的?何况还要教养这么多的孩子,每一个我都操碎了心,婉儿这边,就算是我曾有疏忽,可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冤枉了她啊。”

        李氏点点头,“我知道,这些年辛苦你了,但孩子们都长大了,也该给他们点空间。”

        “娘,您要相信我,这府里我全都找遍了,婉儿确实不在,不信您可叫了丫鬟来问。”

        “若依你所说,婉儿确实不在这府上,她又跑去了哪里?”

        “娘,我刚刚不是跟您说了嘛,志明瞧见婉儿身着小厮装扮进了弈言坊。”

        话一出口,屋子里服侍的丫鬟身体俱是一颤。

        弈言坊,可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大赌坊!

        见李氏脸色又沉了下去,宋妈妈笑呵呵的打圆场:“大太太,那弈言坊可不是女子该去的地方,六小姐娇生惯养的长大,想要什么,您和太夫人都会给,又怎会跑去那地方做交易?恐怕是四少爷眼花了,那人或许和我们家六小姐身形很相像呢。”

        “让红柚去把志明叫过来。”

        李氏并未领情,唇紧抿成一条线,固执要见夏志明。

        王莲雪眼珠一转,忙吩咐绿茵道:“绿茵,还不快给你红柚姐姐带路。”

        “姐姐请随我来。”

        绿茵和红柚用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把夏志明带了过来,见到母亲和祖母,夏志明本能反应打了个哆嗦,但一想到绿茵偷偷在他耳边说的话,他昂首挺胸快步走了过去。

        “祖母,母亲。”他问了安,挑衅似的看了夏云婉一眼。

        李氏招了招手,“志明,到祖母这里坐,祖母有几句话想要问你。”

        “祖母有什么直接问就是了,志明定当知无不言。”

        “你今天可曾看见过你六妹?在什么地方看见的?”

        “见到了,祖母,我很确定那就是六妹,她穿着一身小厮的衣裳,身边没有丫鬟服侍,独自一人进了弈言坊,还在里面玩了摇骰子猜点数的游戏,玩的可厉害了,引了不少人围观。”

        青禾垂手立在夏云婉身后,睫毛轻轻颤了颤,仿佛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煎熬。

        四少爷天性顽劣,不学无术,整日混迹于赌坊酒家,那里面的情况,没人比他更清楚。

        青禾一直等在糕点铺子,并不知道夏云婉去过哪些地方,见夏志明十分笃定,她不免神色的慌张看向了夏云婉。

        夏云婉端坐在椅子上,神态自若,闻言看向夏志明,反问道:“四哥怎肯定那是我?”

        “我当然肯定了,那么多人围观,我也过去凑了个热闹,我还听到你说话的声音呢!”

        夏云婉望向夏志明的目光,原本盛满了温柔乖顺,此刻却转为同情怜悯。

        “四哥既然说自己去凑了热闹,那就证明不是身边的小厮说给四哥听的,四哥莫不是喝多了酒又跑去弈言坊,认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