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庶女翻身做王妃
字:
关灯 护眼

第201章 爱恨情仇(5)



    在周氏看来,没有夏府的提亲,就不会让她产生私奔的想法,王剑更不会因此而死。

    所有的事情一环紧扣着一环,周氏对从未谋面的夏侯远,起初是恨不起来的。

    她顺从家里的意愿顺利成了夏侯远的妾室,她也读懂了夏侯远眼中对她的喜欢和爱,她相信他是无辜的,她也只能努力让自己不去恨,但却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他。

    或许是因为真心喜欢,夏侯远对周氏的百依百顺,反而让周氏的心逐渐冷静下来。

    在夏府,至少吃穿不愁,还有人伺候着,她为什么不接受这样安稳的生活呢?

    打定主意安稳度日的周氏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在夏侯远的安排下,她很快住进了清心苑,有云珠陪在身边,她每日抚琴绣花,舞文弄墨,倒也别有一番雅趣。

    然而,夏侯远对周氏的喜欢写在了脸上,这让身为正妻的王莲雪产生了嫉妒之情。

    王莲雪本就是天生好妒的性子,一向蛮横霸道的她本想给周氏一点颜色瞧瞧,奈何周氏对夏侯远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的,她没办法拿夏侯远撒气,也只能暂时将周氏晾在一旁。

    殊不知,周氏最喜欢独处,王莲雪的打击报复,恰到好处的成全了周氏的心愿。

    只不过,周氏从来没想过,夏侯远会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她的若即若离落在他眼里偏生成了欲擒故纵,仕途上才刚刚起步的他有事没事就跑到清心苑来找她,她越是冷漠,他就越觉得有趣,每天变着花样给她送礼物,从衣服布料到美味佳肴,他送多少她扔多少,却依然没能挫败他的锐气。

    那时,性格清冷的周氏因反感夏侯远,常称病不肯出门,少了问安的她也彻底惹恼了王莲雪。

    王莲雪身为当家主母,即便有李氏的压迫,她也丝毫不肯收敛自己的嚣张气焰,妾室们惧怕王莲雪,每日固定问安,唯有周氏不肯,以至于王莲雪一直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周氏对夏侯远的恨意,最先就是从王莲雪身上开始的。

    王莲雪以公谋私,故意克扣周氏的吃穿用度,彻底打乱了周氏宁静生活的节奏。

    夏侯远为得到周氏的爱,对王莲雪的所作所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面对周氏三番五次的恳求,夏侯远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反而威胁周氏,希望周氏能成全了他的心愿。

    周氏气鼓鼓的不肯再跟夏侯远低头,她咬牙坚持熬过了冬天,却在夏天迎来了致命打击。

    一直以为夏侯远不知晓她过去的周氏,在夏季的夜晚,意外听到了夏侯远的酒后真言。

    夏侯远因爱而不得常常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那一晚,他神志不清的揽着肖总管的肩,一边摇摇晃晃的前行,一边苦笑着讲自己的经历。

    “你知道吗?父亲当年为了帮我定下这门亲事,不惜一切代价拆散了他们,我知道她心里没有我,她心里只有死去的那小子,可我凭什么比不上那个人?”

    肖总管满脸堆笑,“大少爷,您喝多了,夜深了,您还是小声一点吧,老爷若是听到了,又该跟您发脾气了,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的。”

    “怎么不值得?像她这样的女子,长安城里不多见了,江南甚远,她思念家乡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可她既然已经成为了我的妾,她心里,怎么还能装着别人?”

    “大少爷,您别想太多了,周氏只是还没能从悲伤的情绪里缓过神,您再给她点时间吧。”

    “对,我应该给她时间,我等得起,我比那个叫王什么的人有福气!”

    夏侯远最后这句话犹如一根毒刺,狠狠刺痛了周氏的心。

    恨意在心底生根发芽,随着漆黑的夜肆意生长,周氏暗下决心,她一定要为王剑复仇。

    要复仇,就要整垮夏侯远,而整垮夏侯远最好的方式,就是整垮夏府。

    就是那一晚,醉酒的夏侯远错将婢女陈氏当做周氏,心疼陈氏悲惨遭遇的周氏在见到王莲雪那如出一撤的打压之后,便滋生了要将王莲雪拉下水的念头。

    只可惜,夏侯远并不喜欢陈氏,陈氏的病故并未因此给王莲雪带来影响,这让周氏愈发痛恨夏侯远的冷血无情,这些年,她虽不喜参与家中事务,但却从未放弃寻找机会。

    周然的突然出现让周氏起了警惕心,与翊王的合作,几乎可以算的上是水到渠成。

    一门心思扑在辅佐翊王上位上的周氏,万万没想到王莲雪会误入陷阱,紫珍珠反倒成为了压倒王莲雪的诱饵,为避免露出马脚,也为弥补心中的亏欠,被指认为当家主母的周氏开始对夏云婉讨好。

    毕竟,只有从夏云婉嘴里套出秘密,周氏和翊王的计划,才能顺利推进。

    可笑的是,夏云婉非但不接受她的好意,反而开始与她为敌,这让周氏瞬间慌了手脚。

    因爱生恨,因恨生邪,她步步为营,却终归,还是败了。

    她也曾问过自己,若让这一切重新来过,她会后悔吗?

    答案是否定的,她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她所走的每一步路,哪怕是误打误撞害惨了王莲雪,哪怕是心狠手辣害死了自己的好姐妹,她,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如果没有他们的伤害在先,这样的悲剧,又怎么可能在夏府上演?

    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故事讲到这里,周氏已然情绪失控,她抬手捂着脸,竭尽全力保持最后的优雅和冷静,但却不知,她在他们眼里,早已是泣不成声。

    夏云婉只觉得心痛到快要窒息,她怔怔望着周氏,声音清冷:“所以,我娘是怎么死的?”

    “是我害死的。”周氏声音沙哑,“这是我始终无法原谅自己的原因,这是我认为我唯一做错了的事情,可这一切,都是他们逼我的,就连我自己,都很讨厌现在的我。”

    是了,她也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她,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王剑的死,夏侯远的伤,所有悲伤的情绪压抑在周氏的心中,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命运的齿轮推动着时间这条长河中的每一个人,任何的偏差都可能改写故事的结尾,往事的尘埃随风消散,孰是孰非,早已分辨不清,但唯有那份情,永恒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