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庶女翻身做王妃
字:
关灯 护眼

第202章 面对自己



    唇畔是森冷笑意,周氏凝视着呆呆出神的夏云婉,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以为我对你的好真的是因为我喜欢你吗?夏云婉,你太单纯了,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我自己,我是在替自己恕罪,我是可怜枉死的陈姐姐,你懂吗?”

    双目泛红,夏云婉声音近乎嘶吼:“你不配提起我娘!”

    “我不配?”周氏目光森冷,她抬手指着夏侯远,低吼道,“他才是你该恨的人!”

    夏侯远眉头紧锁,声音异常平静:“你先冷静一点,我从没有看不起那个和你深爱过的人,我只是一直想让你知道,我的付出不比他少,可你从来都看不到,是你的误解酿成了大错,逼你走上这条路的人,也只有你自己。”

    “你胡说!如果不是你放任王氏对我的打压,陈姐姐就不会死!”

    “你什么意思?”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周氏苦涩的笑了,“陈姐姐去世的那一晚,并不是王氏不给她请大夫,是我骗了你们,是我一直在拖延她的病情!”

    “你?!”

    “可你知道吗,即便如此,她还是那么信任我,她将她唯一的孩子托付给我,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后悔吗?”周氏眼含着泪喃喃自语,旋即又忽然笑了起来,“但我的坚持终归没有错,王氏受了罚,她收敛了性子,你的妾室们,也终于有好日子过了。”

    或许一切矛盾的根源都积压在夏侯远身上,但孰是孰非,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判断。

    爱就是一柄双刃剑,它能浓情蜜意,也能恨之入骨。

    想到原主悲惨的遭遇,夏云婉攥紧了帕子,琥珀色双眸冷的仿佛可以射出箭来,“所以,你为了让父亲体会到众叛亲离的痛苦,就觉得我也是你的绊脚石,希望我也能消失吗?”

    脚下发软,眼前发黑,周氏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一时间有些愣怔。

    夏云婉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不得不承认,为达到目的,周氏怀抱着愧疚之心利用了夏云婉的单纯善良,可她已经因一念之差害死了陈氏,她怎么还能狠得下心去伤害夏云婉?

    见周氏不说话,夏云婉哽咽着说道:“我若嫁去亲王府,便有了足够强硬的身世背景,你担心我会对你不利,所以你安排在我的汤药里放下少量致我过敏的物质,对吗?”

    “你怎会这样想?”周氏脸色惨白,“陈姐姐那时还好好的,我怎会忍心对你下手?”

    “我一直以为,庶母是我娘的朋友,同样也是帮扶我在这个家平安活下去的亲人,可我却从未想过,庶母竟是我娘身边最大的危险,我那场蹊跷的病,真的与庶母无关吗?”

    “我只能说,我知道王氏在偷偷做手脚,她想让她的女儿嫁过去,我只是没有将我看到的告诉任何人,我已经被王氏算计了,我不想再给自己惹麻烦,难道这也有错吗?”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周氏身子忍不住的发抖,一颗心不自觉越跳越快。

    事已至此,她除了坦白,再无其他选择了。

    夏侯远阴沉着脸,声音冷冰冰的:“那也就是说,王氏虽犯下错事,但却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夸张,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你暗中栽赃陷害给她的?”

    “是,我就是想把整个夏府都搅散,我就是想让你也尝尝分离的痛苦!”周氏双目血红,她愤恨的咬着牙,情绪再次失控,“我说过,该说的,我今日都会告诉你们,我本不想如此,是你们逼着我选择和翊王勾结的。”

    “我什么时候逼过你?周氏,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些年,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老爷待我不薄,可老爷从没问过我想要什么,这一切都是老爷自以为是的爱!”

    “我让你过上了锦衣玉食的日子,你还想要什么?”

    “我从不奢求富贵,我只想要自由!”

    周氏发自肺腑的呐喊声震撼到在场每个人的心里,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是了,在那个时代,身为女子,究竟被束缚了多少自由呢?

    始终不安踱步的夏侯远也在这时停下了脚步,他懊恼的垂着头,最终沉沉的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清楚?”

    周氏苦涩一笑:“如果我早点说清楚就能改变老爷对王氏的态度,如果我早点说清楚就能让王剑活过来,那我为什么不说呢?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了,是我勾结翊王制造了紫珍珠的事情,也是我试图让翊王阻止老爷和太子的关联,老爷可还有什么想问的?”

    “我就是不理解。”夏侯远屏住了呼吸,“你为什么要选择翊王?”

    翊王起初并不是与夏府站在对立面的人,或许一开始就选太子,才能更快解决问题吧?

    周氏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因为,我辅佐他上位,他便可以给我想要的自由吧。”

    “所以你劝我让婉儿嫁给翊王,为的就是逼迫我去支持他?”

    “是,但我不得不承认,辰王才是婉儿的最佳选择,陈姐姐没能如愿看到婉儿出嫁,也因我的一念之差让婉儿错过了小蒋公子,也许是因祸得福吧,至少她以后,也是个王妃了。”

    心脏骤然抽紧,夏云婉抬眸直视着周氏,鼻子莫名发酸。

    没有爱,何谈很?

    周氏的错,或许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错,更有她内心深处的错爱和错付吧。

    泪水模糊了视线,周氏踉跄着爬到夏侯远脚边,抬手紧紧攥住了夏侯远的衣摆。

    夏侯远身子一僵,“你又要做什么?”

    “老爷,我所犯下的罪行,皆由我一人承担。”周氏语速极快,却仍在发抖,“我不管老爷接下来要如何与翊王对抗,我只求老爷能放过云珠,可以吗?”

    “我……”

    “云珠自幼跟在我身边,她很听话,她做这一切都是在我的授意下,恳求老爷放她一条生路,让她回到江南的家乡,让她从今往后无忧无虑的生活,好不好?”

    不知怎的,此时此刻,夏云婉在周氏的眼眸中读到了绝望。

    夏侯远迟疑片刻,无奈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了,那你可有准备好受罚?”

    “多谢老爷,惩罚一事便不劳老爷费心了,我想做回我自己。”

    话音未落,周氏忽然从袖子里掏出一小药瓶,仰头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