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庶女翻身做王妃
字:
关灯 护眼

第203章 以死谢罪



    随着手中的瓶子应声落地,周氏整个人已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小茹!”

    夏侯远神色慌张,他急急抱住倒下去的周氏,脸上的神色已由震怒转变成了惊恐。

    茹是周氏的字,周氏甚至还清楚记得,这个字,是夏侯远曾深情凝望着她时给她取的。

    夏云婉也被周氏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青瑶率先捡起药瓶,无可奈何的朝夏云婉摇了摇头,夏云婉这才伸手接过药瓶,声音微微发颤:“父亲,是鹤顶红。”

    话音未落,已有血顺着周氏的嘴角缓缓淌下来,她大口喘息着,竭尽全力抬起手,冰冷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夏侯远的面庞,而她的唇边,也终于有了一丝释然的笑意。

    “你怎么这么傻!”夏侯远眼眶泛红,“婉儿,快去找肖总管,让他去请大夫来!”

    周氏气若游丝,可态度依然坚决,“没用的,来不及了,老爷,我只能以死谢罪……”

    “小茹,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你虽有错在先,可我却没想过让你……”

    “最后几句话,请老爷安静听我说完,好吗?”

    她声音越来越轻,身体也忍不住颤抖,可她却知道,这是她最后说出心里话的机会了。

    或许濒临死亡的那一刻,人真的可以无条件的原谅一切吧。

    夏侯远点了点头,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一滴一滴,落在周氏脸上,凉意直入心底。

    周氏拼命喘息着,唇角却微微向上扬起:“小茹这个名字,老爷多久没叫过了?”

    呼吸一滞,夏侯远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我……”

    “只是很可惜,枉费了老爷给我取的这个字,我没有撒谎,从始至终,我都没爱过你。”

    “你别这样,我们……”

    “不知道在老爷的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爱也爱过了,恨也恨过了,老爷对我现在应该也只剩下埋怨了吧?可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我的所作所为,我更不后悔嫁给你。”

    全身骨头似散了架的疼,周氏瞪大了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大口呼吸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事已至此,她说这些有的没的,还有什么用呢?

    但若不是为了那一句难以说出口的道歉,此时的她,也必然不会有这么强的求生欲了。

    “我听到了陈姐姐的召唤,我知道她不怪我,可我却没办法原谅我自己。”泪流干了,周氏几乎发不出更大的声音,“我不求老爷原谅我,我也不求婉儿原谅我,但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陈姐姐,我希望婉儿……婉儿……”

    “庶母。”夏云婉红着眼睛跪在周氏身边,声音哽咽,“我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

    周氏的手在空中胡乱抓了几下,在抓到夏云婉的手时,她终于放松的笑了。

    “好孩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怨我恨我的,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句对不起,愿你以后的路都顺顺利利的,要和辰王好好的,要永远保持快乐,知道吗?”

    “是,庶母,我都记下了,我不会怪你的,娘也不会怪你的。”

    “但愿吧。”周氏双眸空洞,她偏头望向夏侯远,眼前已是一片黑暗,“还有老爷,我也欠你一句对不起,是我太过偏激,让我忘记了你曾对我的好。”

    夏侯远对周氏的爱,是比任何人都要浓的,即便他从不提,她却也感受得到。

    如果她没有先爱上王剑,或许,她也能爱上他吧?

    夏侯远抱着周氏的手微微有些发抖,他泣不成声的盯着她,已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周氏唇角微弯,她再次摸到夏侯远的脸,细细的抚过他的眉眼和嘴唇,声音已细小如蚊蚋:“老爷,我要将你的容貌深深刻印在心里,这辈子欠你的,我只能下辈子再还了,我不恨你了,真的,我不恨了……”

    最后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滴落在他手背,她头一歪,无力的垂下手,再也没有了呼吸。

    “啊——!”

    压抑了太久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夏侯远仰头嘶吼着,将怀里的周氏抱的更紧了些。

    此时此刻,他只恨不能与她融为一体,只恨不能拥她入骨,更恨自己的怯懦和无知。

    这个他爱而不得的女人,这个他唯一深爱过的女人,就这样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了,他甚至来不及和她道别,甚至来不及说他不曾怨过她分毫,如同一个暂时借住在夏府的旅客,她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她的身影,也终于化成了泡沫。

    泪水霎时涌上眼眶,夏云婉在青瑶的搀扶下站起身,默不作声的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面对夏侯远的悲痛,除了安慰,她或许更应该给他和周氏一点独处的空间。

    “我从来都没怪过你,你听见了没有?”唇角微翕,夏侯远苦涩的笑了,“哪怕我怀疑了你,哪怕我对你发脾气,但我却从未怨过你,你却如此狠心,什么都不愿留给我。”

    周氏没有孩子,这件事,将成为夏侯远终身的遗憾。

    若不是刻骨的爱,他又怎会在醉酒后,错把陈氏认作周氏,从而有了夏云婉呢?

    只可惜,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曾在他的世界里留下一点一滴的色彩。

    夏云婉吸了吸鼻子,“父亲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父亲也要尽快打起精神才是。”

    “是我们逼死了她。”夏侯远恋恋不舍的望着周氏毫无血色的脸,“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变故,如果没有夏府的危机,她的这些小事,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滴水能穿石,就算暂时平息,日后,也终将会有夏府承担风险的一天。”

    “折腾了半天,想必你也累了,夜深了,你早点回清婉苑休息吧。”

    “父亲,太子那边……”

    “放心吧,该有的计划一样不能少,周氏身份为妾,她的丧事不可大办,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原本要给翊王的那封信,我会尽快烧掉,府里,一切如常。”

    “那云珠,父亲可有了决定?”

    “你让你的丫鬟去找她,然后带她去见肖总管吧,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夏云婉给青瑶使了个眼色,两人调整好情绪,不动声色的退出了正厅。

    周氏以死谢罪,在大家小小的悲伤几日后,这段爱与恨,终是画上了句号。